Posted in 未分类

我们都将活到100岁,长寿时代,我们的生活和工作要怎么办?

21世纪初出生的人有一半的概率活到100岁,这在发达国家已经成真,发展中国家也正迎面赶上。这就是长寿时代。

Posted in 未分类 群学精读会

教育中的“拟剧论”

《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一书主要介绍了作者戈夫曼的拟剧论,即用戏剧表演的观点来说明个体在普通工作情境中向他人呈现他自己和他的活动的方式。在这本书中的最后一章,作者对这本书做了总结,并介绍了一些可行的分析框架和视角。本文即是试图借鉴作者戈夫曼的拟剧论及其在“分析的背景”一节中介绍的分析视角,基于自己的经验,从而简单地谈一下教育场域中的“拟剧论”。

Posted in 学术 未分类

“可逆的城市化”是城市化政策的底线

人的城市化,关键是要有农民工可进可退的城市化,是可以选择的城市化,不是只让农民进城,其中大多数人却无法获得基本的体面生活所需收入与就业,而要沦落到城市贫民窟的城市化。

Posted in 学术 未分类

西方人类学家解读恐怖分子行为:有集体归属感

有许多可以用于打击恐怖主义的学科,如:情报学、政治学、信息学和心理学等。著名科学杂志《自然》近期刊登了一系列文章,这些文章解释了为何一个人会放弃他的正常生活变成杀人凶手,并尝试预言恐怖主义的发生。

Posted in 学术 未分类

罗家德:辨析“圈子”现象

关系与圈子就和法律一样,都是工具,可以用来为恶也可以用来为善,且都是一个社会治理机制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只是一个是非正式机制,一个是正式机制,各有功能,也各有利弊,需要相辅相成才能带来好的社会治理。

Posted in 学术 未分类

周晓虹:幸福感从哪里来

即使在我们现时的社会生活中,那些成功的艺术家、体育明星、专业工作者甚至商人们,大多也是打造意义感的能工巧匠。比如,商人们通过将有形的商品转化为某种符号或象征,从而赋予其促使人们追求的意义感。

Posted in 学术 未分类

不靠谱的言论是如何产生的——超越社会变革中的观念陷阱

知识分子,如果是有方向感的经验主义者,就能避免左与右各种激进主义的、极端主义的思潮对思想的支配,避免陷入观念陷阱。

Posted in 学术 未分类

开放社会及其数据敌人

根据最流行的说法,如今我们身处的信息时代有了一个新称号,叫作大数据(Big Data)时代。随着IT技术的迅猛发展,数据的快速增长成了不争的事实。二零一二年十月,《纽约时报》刊发了《大数据时代》一文,此后普通民众开始意识到大数据的存在及其对日常生活的影响。

Posted in 学术 未分类

开放:中国人社会心态的现代表征

来源:《江苏行政学院学报》 作者:周晓虹 在所有关…

Posted in 学术 未分类

范可:向上流动是衡量社会善治的指标之一

我们甚至可以这么认为,全球化的主体实际上就是流动。这种流动不是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的纯粹直线式运动,而是全方位的互动、扩展与传播。流动的另一社会学意义在于社会阶序间的纵向流动,其中,向上的纵向流动是否活跃可以成为衡量一个社会是否是善治的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