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Posts published in “城乡”

游戏将把留守儿童带往何方?

相较于城市儿童,留守儿童面临更多生活无意义感的境遇,在城乡社会结构、寄宿制教育以及村庄生活环境的压抑和单调之苦中,电子游戏逐渐成为留守儿童逃离生活无意义感的唯一选择。

一个中国乡镇的赌博业调查

乡镇的赌博业,听起来不算什么大奸大恶。对于不少返乡人士来说,过年期间过几把“手瘾”更是很正常的事情。然而,不能忽视的是,因为赌博而闹得鸡飞狗跳、妻离子散,甚至家破人亡的事情,每天都在我们身边以不小的频率上演。

当博士们“回到”乡村

似乎有点意外,“博士返乡笔记”成了羊年春节后,舆论场中的第一个热点话题。继上海大学博士王磊光一则“返乡笔记”火爆网络后,相继又有多名博士,记录下他们眼中的乡村。

李培林:新型城镇化与突破“胡焕庸线”

我国在经济新常态之下仍然有巨大的发展潜力,是因为我国还有巨大的结构变动弹性,特别是城乡结构变动弹性。城镇化水平每提高1个百分点,都意味着资源配置效率的提高,而我国城镇化水平估计要达到75%才能稳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