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城乡

中国乡土社会正在发生十大转变

乡村振兴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最强音,乡村要振兴,首先应认清乡土社会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

Posted in 城乡

乡村观察笔记:日常生活中的个体、村落与国家

对于当今的每个村民来说,国家已经成为重要的日常生活。吉登斯认为“日常生活”是具有重复特征的持续性,因而,正是在日复一日的平常之中,国家通过各种形式反复出现在村民的生活里,使之成为常态。

Posted in 城乡

保护土地流转下农村剩余人口生计

改革开放以来,由大规模工业化和城市化牵引的农村劳动力转移,一定程度上舒缓了原本紧张的人地关系,为农村土地流转乃至现代农业的发展创造了结构性条件。

Posted in 城乡

中国的户籍制度改革与城市化面临的挑战

最近的数据表明,中国政府已经取得进展。2月11日公安部宣布,2016年公安系统已向2890万人新颁城镇居住证,其中包括北京169万人,上海40.6万人,广州81万人,深圳171万人。

Posted in 城乡

杨春滋:全面二孩后 农村也望“儿”却步

人们已经形成了新型的生育文化,一是性别偏好的淡化,生男生女一样,很多独生女家庭也就没有了非得再生个儿子的意愿,在广大农村地区也是如此;二是很多育龄妇女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生育和照顾孩子,更多地专注于自己的发展和提高。

Posted in 城乡 未分类

当博士们“回到”乡村

似乎有点意外,“博士返乡笔记”成了羊年春节后,舆论场中的第一个热点话题。继上海大学博士王磊光一则“返乡笔记”火爆网络后,相继又有多名博士,记录下他们眼中的乡村。

Posted in 城乡 未分类

李培林:新型城镇化与突破“胡焕庸线”

我国在经济新常态之下仍然有巨大的发展潜力,是因为我国还有巨大的结构变动弹性,特别是城乡结构变动弹性。城镇化水平每提高1个百分点,都意味着资源配置效率的提高,而我国城镇化水平估计要达到75%才能稳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