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学术

“社会疏离”是一种残忍而成本高昂的公共卫生策略

“社会疏离”即避免与他人近距离接触,理论上就是人与人相隔至少2米。根据这项原则,无论是体育赛事等大型公众集会,或是私人的小型聚会都要避免。

Posted in 学术

新冠病毒与经济不平等:一种恶性循环

在病毒肆虐的社会中,新冠病毒正在带来加深不平等的后果,将许多负担推到在如今两极分化的经济和劳动力市场中处于不利地位的人身上。研究表明,那些处于较低经济阶层的人更有可能感染这种疾病。

Posted in 学术

说说抗疫战士的脆弱

脆弱是一种挺有意思的社会心理,它以退为进,以弱抗强,算得上是“弱者的武器”。这次疫情中,有不少表现医护人员流泪的画面,如何看待他们流露出的脆弱呢?

Posted in 学术

周晓虹:希望那些最重要的东西不要被裁剪掉

疫情期间出现的这一类荒诞事件,如果是个别人的智力造成的,你换一个人,或者说让他经历一两次以后,他能汲取教训。但事实并非全是如此,这就是盲点了。明明看到了,他会装作看不到。你不敢做第一个吹哨人,因为要付出代价。

Posted in 学术

何雪松:病毒与流动社会

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特别拍摄制作“学人论疫——你需了解的社会科学知识”4集主题系列短视频,邀请专家从历史、社会、法律、心理四大领域,介绍、解答本次疫情所涉及到的社会科学知识与问题,更好地让人们从思想上高度重视,在知识上破除疑惑,共同应对疫情带来的挑战。

Posted in 学术

我唾弃插队

排队关系着一个古老的话题:怎样分配资源?是根据权力,所以“让领导先走”?还是依据崇老文化,以长者优先?先到先得,是公平伦理的叙事:排在前面的人等待的时间最长,所以他可以拥有先获得资源的机会。

Posted in 学术

疫情中的家庭生活

听到过关于子女在外的两种声音:一种认为距离远了,双方的心反而近了,距离过滤掉冲突,牵挂联结彼此;一种认为离得远,说的少,生活交集变小,相互的话题也少了。

Posted in 学术

宠物的社会学

对待宠物,就像对待婴孩或失能老人一样。一方面,宽容的背后是人格降级:我们包容他们的随时随处大小便,是因为他们不是完全的“成人”,身体有不受控制之处——这是自然主义/本质主义的身体观,自然态的身体决定了社会性的处置。

Posted in 学术

澎湃新闻对话阎云翔:亲子关系在现代中国家庭中愈发重要

2019年12月底,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田汝康人类学纪念讲座的第一、二期邀请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人类学资深教授阎云翔,以“新家庭主义”为中心与听众分享其最新研究成果。讲座结束后,阎云翔接受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

Posted in 学术

我们这代人和我们的父母

父母年近半百,怎么想起来要二孩呢?新闻里的父母说:“我们生二胎也是为了你好,第一是你能多一个有血缘关系的亲属,第二是政策放开了不要浪费,能多生一个肯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多生一个更保险,你看现在失独家庭那么多;家里的一切你想要的都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