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假新闻为什么总比真相传播得更快?

虚假新闻的崛起很可能给民主、经济和公共卫生带来潜在的灾难性的后果,关于它如何以及为什么会在网上传播开来的科学研究目前才刚刚起步。直到2018年,绝大多数有关虚假新闻的科学研究都只能分析很少的一些孤立的样本,或者针对某个故事的传播进行案例研究,而且每次研究的对象都是一些孤立的个案。

继续阅读

如何看待原生家庭和夫妻家庭的冲突?

家庭中亲子轴倒置,或者说出现“下行式家庭主义”,子女的幸福成为父母关注的焦点。这有其现实根源,子女数量的有限意味着教养投入的增量,子女不再是过去“添一双筷子”,而需要社会化过程中更多的陪伴与互动,长期而深入的来往使父母多会以子女生活作为自己生活世界的着眼点和落脚点。

继续阅读

从家庭到医疗:谁做得“对”?

“社会衰落,家中原本的一家之主地位开始受到冲击。一方面,当收入降低,‘开源’不成,‘节流’就变得越发重要,于是善于节流的母亲的权重开始上升;另一方面,母亲更多地扮演赚钱角色——特别是在城市向消费转型的大背景下,她们抓住了为精英阶层服务的低薪外围劳动岗位的机会。”

继续阅读

从社会学角度聊聊死亡

我们知道,客观存在的事物要进入我们的世界、对我们产生影响,需要一个赋予意义的过程,死亡也不例外。死亡一方面具有世俗性的意义,如生命体征的消失、社会角色的终结;另一方面,死亡也具有象征性的意义。

继续阅读

我的二本高校

黄灯老师的《我的二本学生》记录了在高等教育赶超型的发展轨道中,二本高校学生在面临严峻的就业压力、稀薄的教学氛围、炫目的市场经济等现实时,所遭遇的困境和做出的选择。
这篇短文打算就近一二年的所见所闻,略陈对二本高校的观感。因为样本的特殊,所以叙事难免会有局限。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