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学术

何雪松:病毒与流动社会

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特别拍摄制作“学人论疫——你需了解的社会科学知识”4集主题系列短视频,邀请专家从历史、社会、法律、心理四大领域,介绍、解答本次疫情所涉及到的社会科学知识与问题,更好地让人们从思想上高度重视,在知识上破除疑惑,共同应对疫情带来的挑战。

Posted in 学术

我唾弃插队

排队关系着一个古老的话题:怎样分配资源?是根据权力,所以“让领导先走”?还是依据崇老文化,以长者优先?先到先得,是公平伦理的叙事:排在前面的人等待的时间最长,所以他可以拥有先获得资源的机会。

Posted in 学术

疫情中的家庭生活

听到过关于子女在外的两种声音:一种认为距离远了,双方的心反而近了,距离过滤掉冲突,牵挂联结彼此;一种认为离得远,说的少,生活交集变小,相互的话题也少了。

Posted in 学术

宠物的社会学

对待宠物,就像对待婴孩或失能老人一样。一方面,宽容的背后是人格降级:我们包容他们的随时随处大小便,是因为他们不是完全的“成人”,身体有不受控制之处——这是自然主义/本质主义的身体观,自然态的身体决定了社会性的处置。

Posted in 学术

澎湃新闻对话阎云翔:亲子关系在现代中国家庭中愈发重要

2019年12月底,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田汝康人类学纪念讲座的第一、二期邀请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人类学资深教授阎云翔,以“新家庭主义”为中心与听众分享其最新研究成果。讲座结束后,阎云翔接受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

Posted in 学术

我们这代人和我们的父母

父母年近半百,怎么想起来要二孩呢?新闻里的父母说:“我们生二胎也是为了你好,第一是你能多一个有血缘关系的亲属,第二是政策放开了不要浪费,能多生一个肯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多生一个更保险,你看现在失独家庭那么多;家里的一切你想要的都给你。”

Posted in 学术

疫情中的社会现象(之五)

家门口发现了疫情,还是瞒报:“大量接触医生、护士等医院工作人员、其他病患者及陪侍家属,致使上述60余人被紧急隔离”。人们对此的反应,可分成“恨”和“慌”两类:恨他明知而故瞒,于是去骂他,说要公开他的全部信息;慌他带来的可能风险,于是一方面自我保护与隔离,一方面把消息传播给身边人。

Posted in 学术

疫情中的社会现象(之四)

道德绑架是一个挺模糊的词,有时候一通慷慨陈词、义愤填膺,却可能侵犯了他人的自由,而有时候贴个道德绑架的标签,或许就完成了对当事人的洗白。

Posted in 学术

春晚语言类节目的性别歧视

春晚语言类节目,对女性的“敌视”真的很深。几乎每个相声与小品,都能找到物化、刻板、污名女性的点。

Posted in 学术

赵万里:谣言是如何被操纵的

近年来,各种天灾人祸仿佛多了起来。这些灾难性事件不仅使我们深刻体会到大自然的可怕威力,而且也让我们认识了各种谣言的制造和传播所带来的大众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