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思想者

孙中兴,讲“爱情社会学”的老顽童

孙中兴蓄着灰白山羊胡子,怕热,就拿把羽毛扇,便于上课时边讲边扇。选课学生最喜欢的环节是孙中兴在课堂上抽纸条。他让学生在小纸条上写问题,投进箱子,抽到问题就回答,结合讲义开讲。

Posted in 学界

风笑天受聘担任贵州民族大学人文科技学院客座教授

风笑天教授在讲话中表示,对于社会学学科建设就是八个字:师资、方向、课题、成果;对于专业人才教育就是四个字:术业专攻,即找准自己的优势,不断专攻磨练。他也希望在座的老师和同学能够多多交流学习,为社会学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贡献自己的力量。

Posted in 理论

社会组织研究新方向:社会学与历史学融合

回顾社会学界近二三十年来的社会组织研究可发现,学者多以新中国成立为分水岭,着重关注当代中国社会组织的理论与实践,基于时代及社会变迁的视角开展全面而深入的分析,但对传统中国社会组织形态的研究却付之阙如——他们未能将之纳入社会学的研究视角并给予解读和解释。

Posted in 研究

对特权的思考

曾经有网络暴力的提法,互联网既可以发出声音(利益高),而且还不受限制(成本低)。与之相似,面对特权,我们的应对不仅需要结果的正义,还关乎程序的正义。

Posted in 研究

人民日报关注结婚率再创新低

把这种不正常的现象以及它可能产生的后果放眼到整个社会,就会发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晚结婚、不结婚,对社会来说是一件不容乐观的事情。

Posted in 研究

从社会学角度看老二

老二的有无反映了国家对人口的干预。不论是过去的独生子女政策,还是如今的全面放开二胎,都在国家的计划之中,是国家的现代化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