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研究

弗洛伊德错在何处?

精神分析学派只是批判理性主义的力量之一。在众多思想潮流的联合围剿之下,学术界的风气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然而,居于主流地位的理性主义并没有倒下。由此造成的后果是不幸的,就是学术界集体的失语,因为难有突破,许多议题就都不再继续讨论了。

Posted in 研究

手机如何影响了我们?

齐美尔关注的陌生人,通过技术条件,拓展了其应用范围:陌生人今天在并且会待到明天,他距离我们既不近,也不远。同质化与异质化是相对的,一个个团体联盟的同质,就是彼此间的异质。运用手机,我们也会遭遇不同的人物,这一条条的互动仪式链,将人们整合在了一起。这一点力图从微观过渡到宏观。

Posted in 学界

硕博论文,台湾今年开始也要查重了

据报载台湾政大、清华及交大规定2019学年度起硕博士论文要先完成「原创性比对」之体检,才可申请学位考试。这是原本就该做的事,虽然慢了些,但永远不嫌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