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男性统治?

作者:高志奇

是不是自父系社会代替母系社会后,男女不平等就必然产生。女人从属于男人,是自然的弱势所导致,还是社会建构的,应该是二者兼有,但后者的影响更大。今天的男女关系已经实现了理论上的完全平等,现实生活中尽管也有一些不平等的现象出现,但也是少数的个别情况,城市中的女性,大多都有自己独立的经济地位,也有很多女性有较高的社会地位,社会事务不再是男人的专属,女性不再是主内的唯一人,她也可以主外,而男性也必须承担一些过去只属于女性的事务,比如做家务。从人们对男性和女性的刻板印象与职业期待来看,现在依然是男性统治的社会。当女性打算做一些行政性的工作时,父母或其他人总是觉得不合适,不如做个“教师”,而对男性则持相反的看法,总认为男性做教师是无能的表现,不像个男人,没有事业心。男人就要像男人,女人就要像女人,这种看似与男性统治没有任何关系的现象其实就是在按照社会已经形成的统治规则去教导人们怎么做。男人把属于自己的女人当成一种炫耀,婚姻中昂贵的彩礼由男方出,房子由男方买。女人被当成花瓶或展品,如模特,幼儿园老师由女性组成,护士、酒店、餐饮、秘书等从事服务工作的人,基本也都是女性。与此相反,男性从事服务工作的人非常少,要是有的话大家觉得很稀奇。因此,今天男女即便是已经实现了各方面的平等,但社会依然处于男性统治之下。法国社会学家布尔迪厄的《男性统治》对男女不平等进行了独特的解释和分析,这对研究性别平等有巨大的启发意义。《男性统治》一共仅有三章内容,但看问题的角度和分析的透彻性,使我们对这本小册子不由得不刮目相看。一些在我们看似平等的男女关系,甚至是男弱女强,但是经过作者分析,却不难发现男性统治的痕迹,比如女人爱打扮,总是花费很多时间用于整理自己的脸蛋和衣服,她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因为“女性是一种吸引力和诱惑力与一种有选择的拒绝义务之组合”(P39)。她们这样做,是为了迎合男性,而不是给女性看,用这种办法证实自己的弱和优势。

从身体的构造上来讲,男女是截然不同的,这种天然的不同也是导致男女不平等的根源之一。不是说身体构造必然引起不平等,而是说身体构造不同为男女不平等提供了一个前提,为人为构造不平等提供了素材。男人总是作为力量的象征而存在,而女人因为弱恰好需要有力量男人的保护。当社会构造出对男人和女人的性别要求时,女人也会按照社会的要求去做,从而成为男女不平等,并形成男性统治社会的帮凶。“男性与女性性器官之间的明显差别,扮演的远非人们分配给它们的创立者角色,而是一种社会构造”(P16)。可以这样理解,身体构造最终演变成社会构造,差异变成了距离。“家庭是有教养的场所”(P22)。家庭在形造男女性格和行为方面有着非常重大的作用,我们发现很多家庭父母辈和子女辈有很多矛盾,比如婆媳关系不融洽,婆婆对媳妇有很高的要求,甚至连生孩子这样的事情都要表达自己的看法,生男孩会怎么样,生女孩又会怎么样。其实这不是简单的家庭矛盾,而是男性统治的表现,因为按照社会构造,没有男性的家庭是有问题的,不仅意味着力量弱小,甚至意味着没有可延续的香火,毕竟女性嫁出去之后,孩子都得随父姓。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就有了倒插门,表面看解决了这个问题,实际上还是没有,无论姓什么,都不能改变孩子叫男的为爸爸,女的为妈妈,而在男性统治的社会里,这种做法无疑只是在自欺欺人。当孩子长大后,对没有随父姓会感到是一种耻辱,有些人后来就更改姓氏,随父姓,有些虽然自己没有改,但是要求自己的孩子再改回去。这是大家对男性统治的认可,也意味着男性统治根深蒂固。

“性关系是以主动的男性与被动的女性之间的基本区分为原则形成的,而且这个原则建立、组成、表达和支配欲望”(P25)。也就是说性关系也是男性统治的表现形式之一,那些自以为是优质男的人,希望有貌若天仙的女性来到自己身边,其实这只能是白日做梦,因为社会对男女行为有了大家所认可的规则,谁违反规则谁就是受害者。当男人不主动时,其实是男人在违反规则,所以郎才并没有女貌,美女总是跟着野兽。“男孩应该完成一种心理变化:以脱离于母亲几乎相依为命的原始关系,并显示自己的性别身份,这种心理变化是明确而清楚地由某个集团伴随甚至筹划的”(P32)。这个集团就是男性统治者。男性统治者通过对男人的要求以彰显男性统治的合法性和权威性,而女性则服从于这种安排,是因为她们受到男性统治者的影响并接受这样一种筹划,甚至认为这种筹划是天经地义合理的,甚至她们遵守这种筹划甚于男性,比如重男轻女的念头女性比男性还激烈,这是因为当生下女孩时,她在这个家中的地位便迅速下降,而生下男孩则可以母凭子贵。“女人们只能依照虚构的理由变成她们现在的样子,因而她们首先在自己心目中承认,她们本来就注定是低等的、柔顺的、渺小的、琐碎的、无关紧要的,等等”(P40)。女人总是在寻找一种依靠,婚姻是寻找依靠的非常好的方法,“女怕嫁错郎”就真实反映了女性的柔弱心理,而那些所谓的白金女,其实不是在抬高自己,而是在贬低自己。不得不说,当我们按照现行社会对男人和女人的要求认识她们时,总是在感慨这个男人不行,女人活得很累,从根本上讲,这种看法是站在男性是强者和守护者的角度去看问题。

“历史超验性由于被普遍认同,所以被作为先验的东西强加给每个行动者”(P45)。先验的东西未必就是真的,但是我们习惯了,而女汉子的出现则是在打破现有认同,并证明先验其实是错误的。为什么女性如此愿意并认同男性统治呢?这是因为“被统治者把从统治者视角出发建构的范畴用于统治关系,因此使统治关系看起来是自然而然的”(P47)。不难看出,女性是从男性统治的角度看问题,这样她们必然不会对男性统治有多大的异议。女权运动争取的仅是太过明显的男女不平等,但实际上,男性统治观念已经深植于每个人的神经,它已经形成一种思想观念,而思想观念是最难改变的。进一步讲,被统治者“思考自己与统治者的关系时,只拥有与统治者相同的认识工具”(P47)。因此,要彻底改变现状,就必须有新的认识工具。

婚姻是一般正常人都会经历的,中国人把婚姻称作终身大事,是因为婚姻对人的影响非常大,大到什么程度,“成家后立业”。中国人认为,没有成家的人可能也立不起来,不会有什么大的作为和出息。这种观点虽有特例打破,但整体来看,还是具有信服力的。在今天,“婚姻对于妇女而言,仍旧是获得一种社会地位的特殊手段”(P50)。那些为了追求更高地位的女人,选择了背叛,义无反顾投入地投入到别人的怀抱,那些为了爱慕虚荣的男人也做过类似的事情,不过女人总是受伤者,这是因为她把自己当成一件物品出卖了,她没有为自己赢得平等的爱,仅是家庭内的落差和外面人的不解。门当户对是制约获得更高社会地位的瓶颈,当不遵守门当户对的规则时,门第所产生的的问题并不必然会提高妇女的社会地位,如果有的话,也只是外人看到的,也许在家里,女人充其量不过是一个保姆或工具。婚姻是两家人的事情,那爱着你的人也未必能抵抗住来自于整个家庭的力量。所以,女人选择对象,不能选择为父母命是从的男人,这样的家庭,女人一定是受罪者。婚姻与爱情有紧密的关系,而爱情是什么呢?“爱情在某种程度上常常是命中注定的爱情、社会命运的爱情”(P51)。命中注定的仅是认识和在一起的机会,最终的选择权受制于社会,很多人没有能逃过社会规则,她为社会选择,而没有为自己选择。如果说她后悔的话,那她如果选择的是爱情,她依然会后悔,甚至比选择背叛爱情还要后悔,也就是说,她后悔选择爱情的悔意大于她后悔选择背叛爱情的悔意。因此,她一定会背叛爱情,哪怕她也痛苦不堪。这种情况不能怪任何人,只因她中毒太深。女人“她们从自己遭受的待遇中‘得到享受’,因为她们天性中有一种受虐狂的成分”。(P54)这样说好像有点过分,但是现实中的情况与此又是多么的契合。爱情是势均力敌平等的,一方的犯贱并不会赢得对方的心,只会让对方更加看不起你,看轻你,正所谓谁在乎谁付出多谁就是受伤者。所以,不要做无谓的牺牲,把无私的奉献给不爱你的人。

女人经常容易做把自己当成物品和象征符号的事情,“这些符号的意义是在她们之外构成的,其功能是帮助延续和增加男人所把持的象征资本”(P59)。现在这种情况依然非常多,到处都可见,曾经我以为这是女性地位提高的表现,现在看来,这更是男性统治的特征。在男性统治社会,男性尤其要有男子气概,“男子气概同名誉一样是由其他男人通过现在的或潜在的暴力事实所确认,并由属于‘真正男人’的集团的认可证明”(P72)。男子气概好像在丧失和减弱,对于没有男子气概的人,现在大家选择了接受和包容,就如同大家对女汉子选择了接受和包容一样。这是否意味着男性统治即将结束呢?我想说,这并不会对男性统治造成任何影响,因为女性并没有自己的认识工具,很多女性依然在做讨男人喜欢的事情。习得的软弱无助,就表明了女性已经适应了男性统治的社会,无论其真实想法是怎样的。“统治者的本性就是能够让人承认他们的特定存在方式是普遍的存在方式”(P87)。这样,大家就不会怀疑这种所谓的特定存在方式,实际上这种所谓的特定存在方式是人为认为的普遍存在方式,根本不具有普遍性。习惯性的就算不合理只要被人们所习惯,大家就会欣然接受,如果大家所表现的不满最终没能改变结果,只能从另一面证明特定存在方式的普遍性,同时说明对此种存在方式持怀疑态度的人是错误的。

“男性统治的作用是将女人置于一种永久的身体不安全状态,或更确切地说,一种永久的象征性依赖状态”(P92)。当女性依赖于男性,女性就处于被动依赖状态,而男性则可凸显其作用。男人的品味和能力如何,不用看其它的,就看他的女人怎么样?这种软实力所具有的象征影响力是不可小视的。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男女之间是不平等的,女性是从属于男性的。其实,良缘都是相互映衬的。在现今的社会里,女怕嫁错郎,男其实也怕娶错妻。在恋爱自由的时代,婚姻也并不一定就会建立的爱情的基础之上,如因相亲走进婚姻殿堂的,很少经历过自己所想象的爱情。这是因为他们过了有激情的年龄,变得世俗和浮躁,他们奔着婚姻只是为了完成作为成年人应该完成的阶段任务。那些没有完成任务的人,最后都演化成难以解决的问题。在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没有时间宝贵,什么都能耗得起,就是耗不起时间。爱情让男人和女人变得不同,使男女各有其鲜明的特征,“如果女人像男人一样行事,她们就有丧失‘女性’必备特征的危险”(P95)。没有了女性的特征,是否会形成女性统治,这不好说,但未必会让男人也丧失‘男性’特征。“事实上,妇女很难摆脱一切依赖性”(P113)。依赖性也是妇女的主要特征之一,这并不是为男性统治正名,而是在讲妇女的独有的特性。这种独有的特性也是女性受男性青睐的主要原因,当女性变得太过独立,不仅会让女人自己觉得男人窝囊,也会让男人望而却步。不难看出,这种状态是不和谐与不正常的。

男性统治表现为什么?“男性统治都表现为某种需要维护或证明、需要自我维护或自我证明的东西”(P126)。男性所要维护或证明的,其实完全是建立在以对女性要求的基础之上的。现实生活中,我们总是能看到各种各样不幸的婚姻,也会对一些情侣最终的结果感到惋惜。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们不允许有人破坏完美的规则。当不幸发生时,如果是男性先破坏规则,他的行为则是背离统治集团制定的规则;如果是女性先破坏规则,则意味着她在挑战男性的统治规则,破坏了男性所要维护和证明的东西。女人最大的资本就是注重自己本身的价值,“对女人来说,则倾向于张扬身体并使身体变成一种诱惑的语言”(P141)。这种情况在当今社会可以说是愈演愈烈,不知廉耻女人的炒作只为让自己能火一把。那些充当物品的女人背后总是会被挖出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她们虽然挣得很多,但却不独立,是男性统治社会的牺牲品。她们看着外表光鲜,实际生活未必就过得幸福。也许人与人的追求不一样,在纷繁复杂的社会里,没有一些让人觉得震撼的事情和现象恐怕也是不正常的。

女人的象征性也好,男人的男子气概也罢,都不过是男性统治的表现。那么有没有不属于男性统治的表现形式,其实是有的,那就是爱情。真正的爱情是平等之爱,它有取悦对方的行动,但却是发自内心的。“爱情在幸福抑或不幸福的激情中成了可接受的统治”(P154)。它不属于男女的任何一方,而是双方所共有,所以,它不应该属于男性统治形式,而是男性统治的例外。研究男性统治,不是为了巩固男性统治,而是寻求解决男女不平等问题的出路。

《男性统治》,(法)皮埃尔•布尔迪厄著,刘晖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本文引文都来自本书。

高志奇,延安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