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章节梳理及感悟2018

作者:李舟

这篇读书笔记为初次读钱穆先生《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感想和领悟,具体为一些个人认为有灵感的片段和一些感悟。同时,包含了一些觉得通过查证就可以明白的点,但是因为时间关系和阅读的连贯性没法查证。这篇读书笔记并不包含对每个朝代政治制度或法术的梳理,但是对政治生态和人民有影响的制度或法术有所简述。笔记的内容多为这些制度或法术的影响。

黑色为直接文中内容总结,粉色为个人延伸,蓝色为感想待查

  1. 前言:

政治制度几大要素:

  • 政治制度与人事息息相关
  • 制度间相互配合
  • 制度是灵活且会因人事而变化的(制度的消亡与出现)
  • 制度有其时代的设计与用意
  • 制度利弊兼有。政治得失依据实际利弊判定。而利弊应该依据当时的影响判断。(用阅读历史的时代为标准是马后炮行为)
  • 地域性
  • 文化意义与政治制度之间的联系

2. 汉代:
秦汉是统一政府的起点

皇位世袭制在中国的合理性(地域性)

西方特色:小国寡民(人民民主专制时代,新时代的人口更多但是还是名义上实现了民主,信息收集手段的进步和通讯的方便也许是重要因素,那么是不是科技生产力的进化总会引发信息传递的进步,进而提升民主或者说权力进一步分发给大众的可能性呢?海洋文明,向外扩张。

中国:幅员辽阔,向心凝结 (?) 

中国政治中民主的体现方式:除了皇帝,别的官职一律不能世袭。

皇权:皇帝是国家元首,象征着国家统一。汉代皇帝只有个秘书处(尚书),后面皇权加强,这个秘书处权力变大。

相权:宰相是政府首脑,负责政治上一切实际的责任。汉代的权力主要在相而不是皇帝。宰相管内(皇帝家事)也管外(国事)。汉代宰相下有十三曹,主要的国事都有对应部门了。

三公九卿制:三公丞相管行政,太尉管军事,御使大夫管监察。九卿很多职位都是为皇室生活服务的,无实权。

中央与地方相对平等(薪水一样,地位也差不多,不存在中央比地方拽),地位上,太守(郡长官=省长)=九卿

刺史(监察)多为小官。

官员选拔制度:士人政府。政治路径如下:

1.太学 2.地方服务3.长官推荐4.中央考试

经济:轻徭薄赋。文帝曾免收田租。原因是地多,少收也能养活政府。

土地自由买卖,导致土地兼并。董仲舒试图改变,但失败。王莽试图共产均分,也失败。

轻税率加上土地兼并,肥了地主,穷了农民。(所以在土地可以买卖的今天我们有了70年所有权制。)

关税:起源是进入非耕地地区,在该区域的所得需缴税。秦代后,非耕地属于皇室(最大地主),税收也属于皇室。盐铁收入大幅增加之后,非耕地收入>耕地收入。因此,赋税情况市场改变(关税在清末成为关键收入。)

税赋制度落后于时代,多为出现新的征收点之后对应反应,因此税负越高的国家掌握时代未来的人越能获得大量财富。从事新产业时,不再缴纳原有工种的税赋,而新的税种还在路上所以也不用缴纳新的税赋。 所以,是否税高到一定程度成为新产业出现的催化剂?

汉武帝时,盐铁专卖。钱不够,没人捐,断财路,归国营。

役:三种兵役(中央南北军,地方国民兵,边疆戍卒),一种力役

三年农,一年兵.(地力修养,人文关怀)交钱可以不去。

人口税:人人包括孩子都交,没给经济来源但是要求人人尽义务。不交就要去做苦工。做奴隶成为一个好选择。奴隶主负担这个税,奴隶主成为“包工头”,将人力用于挖煤等高回报工作 (奴隶主提供了就业机会)。(类比下现在企业交五险一金,然后找人干活,没人会觉得工作是在出卖人身自由吧,想象成签了劳务合同。最终还是一种将资源集中于少数人而进行所谓有意义分配的过程。联想下劳动剥削理论,奴隶出卖劳动力被奴隶主剥削剩余价值)

汉代政治问题:

土地。军队不好调,训练不够。皇权壮大。选举制度腐败,学习成本太高(书贵,知识成本的增加导致只有有钱人–有钱买书和有权人–原来就有书籍积累的人才有掌权的可能性)。 (联想现在的culture capital 的概念,都是一种文化资本的累计,但是从有形到无形。知识的廉价化使得为官的竞争加剧人民素质提升更有可能实现民主。)

3.唐代:

相权有所改变(细分为三个相)(唐代造纸术普及,是不是让更多人掌握知识,可以掌权和想要掌权的人变多,于是官员的人数有了整体的增加。还是因为人口增加,一个相不够用?)

三省(中书–草拟,门下–审批,尚书–执行)=宰相

唐代前,许多社会事务及国事已经归属与皇室管理,唐朝时还权于外朝。

中国人传统重质不重量,贤者的意见比群众的意见更重要。 (反对,西方之前或者说同时期也是重质不重量的啊,社会心理学上如果进行说服的人是专家即该领域的“贤者”,当事人就更容易被说服。而如果文化水平知识水平发展到一定程度,重量不重质会很厉害。)

尚书:六部–吏户礼兵刑工(名字的改变脱离了皇帝私人的感觉)。五品以下官员由户部任命。 (是否因为官员太多,不然任命的人太忙。)

《唐六典》:详述制度背后的思想理论;《周礼》:直至理想的全部制度化(如何让乌托邦现世)

总结:中央政府有进步。地方上官员等级变多,人事变动频繁,降低了行政效率。(是否中央政府的进步必然带来地方政府水平的下降,换言之,是不是总体而言是个能量守恒一样的东西。)

地方权力的下降:

  • 地方长官所辖人口下降,权力下降
  • 中央监察成为独立机构,监察使成为实际上的地方最高官员。而检查时来自中央可以视为中央控制地方的一种手段,中央集权增加。

中央集权的坏处:地方地位低于中央–地方无人才–地方垮台–中央垮台

商人不能为官是怕其谋私利(在中国,群众对官员有能力强,拿钱少的期待)

做官三条件:身份限制;礼部考察(才学);吏部考察(实干)

报考人数多,扩招,位置少人很多,开支上升。

抑制工商是变相的鼓励有识之士做官。

税收:从租庸调制到两税法

租庸调制:轻徭薄赋。问题在于,其一人事松懈,人口申报不及时。其二,豪强舞弊及阻挠。最后一点,实际困难(交通不便,纸贵等)

两税制:登记不麻烦,户里有多少人就算几口人,无论是什么关系。每年定额征税额度。问题是,土地兼并;定额收税使得人口减少的地方税率压力增大进一步导致人口外流形成恶性循环;只收钱,物品换钱过程中富商贫农。

消失的门第将传统知识分子放回“大自然”,从商成为一种选择(所以是知识分子数量过剩?)

为什么人人有耕地的理想最终破灭:以前耕地几乎是唯一切必须的谋生手段(占国民收入的比例) 社会政治结构比较单一:士农工商。农业科技的不断进步使得人们在政治不动荡的情况下,食无忧,更多人可以从事创造类活动(工的需求和地位上升)生产了大量货物,导致商人的地位提升。而有地的传统和买卖的客观需求,最终导致土地兼并的出现。

汉朝防止过富,不考虑下层人民;唐朝相反。原来认为可以颠覆政权的只有贵族,后面发现民众也可以。(一般造反的都是贵族,开国的除外,但是也少不得贵族拥护。从八王之乱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认为兵祸引起了制度的改变。

唐朝所有兵都种地但是所有农民不一定是兵。“下三等不可当兵”,国家免租庸调,但是没钱粮。环境的改变使得租庸调制破产。源于政治上的低效与混乱。以来外援也造成了外患。

4. 宋

君权侵蚀相权,相权大大衰落。皇帝的同意权变成参加意见权。但是皇帝还是尊重士人的。“宋朝缺点在于散与弱,不在专与暴”。谏官本来应该是监察皇帝或者将宰相不方便说的话,宋代谏官变成由皇帝任命,监察宰相,后变成为了反对而反对,给变法添乱。

地方官都是中央派发,中央过于集权。失首都则失全国。(对比安史之乱。)

宋代考生多出生贫寒,文章苦读,政治素养不足。考试制度更严谨(防止作弊),但是不利于人才的选拔。

重复征税问题,两税之后军队依然要土特产(调)

宋代底子差,立国无国防,五代遗祸,积贫积弱。

王安石变法:保甲制,农可成兵。

宋重文轻武,兵养而不用,国策是守非攻(军人地位体现一个国家的外交倾向)冗兵冗吏,兵不识将,将不识兵。

即使这样,但是相对保守的文化政策还是保护了中华文明火种的传承。当然,作者鼓励以攻为守。

5. 明

宰相废除,廷议决策;给中事(七品,六部皆有)有封驳权。内阁大学士(五品)作为秘书兼顾问有一定权力。皇帝过于独揽大权,非常耗神,懈怠之后太监干政。

元代行省制是为了分割使各地不能反抗而存。在,通过空降中央领导对各地进行镇压。

明代管官的官多于管民的官。也就是说:官民脱节,层级过多。此外,中央会暂时派遣临时巡抚。

关于品流:西方无品流的概念有阶级。中国相反。品流是一种对某些特定职业和特定工种的排位评价。例如下九流;与出生无关于职业有关。

胥吏:地位极低的专家顾问,这个做法的问题在于将重要的文案等赋予一群没有政治前途的人们。(付出远远高于回报,谁都不会好好工作。理想又不能变成大米。)

考试方面,要考的次数变多,成为进士翰林才有政治前途。明朝以前,大家都是从小官做起,但是有成为大官的希望;明朝则进士直接成为大官;秀才举人的政治上升空间十分有限。而在翰林的这几年,国家对人才也是一种培养,避免只懂八股,不懂理政。八股文实际是为了有统一录取标准的选择。(但是过于死板单调的考试制度是不利于人才的选拔的,为了社会的公平而牺牲了一部分人才。)

黄册查户口,鱼鳞册查土地。里长收租,剥削穷人们。唐代以后散户太多,中央懒-,省程序。民间舞弊进行土地买卖的人很多,未能阻止土地兼并。钱认为贵族为了自己的利益破坏了井田制。实际的困难让中央只改变税收制度而不改变土地制度。

军事上,明朝久安而少乱,装备损坏,军旅疲乏去啊,穷还没装备。

6.清

清代只有法术,没有制度。法术是出于私,无节制的。制度是出于公,有节制的。(为什么东汉是出于光武帝私心。)

清朝是部族政权,即政权掌握在满族人手里。这与中国传统截然不同。

首先,中国没有主权归属的概念,也就是说,西方的主权在民或者君权神授这些东西在中国的地位远没有西方那么高。中国强调的是一种责任。如果成为了帝王,那么治理国家就是他的责任。茶杯的使用权就是我有这个茶杯的主权,我有使用的自由;如果是义务,那就没有自由。如果在西方语境下,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就可以理解成主权在民,而在中国语境下,这个就是如果皇帝不好好履行自己义务会受到惩罚。

其次,中国传统上是士人政权(士人为公)。

钱穆指责主权不在民(但是,中国传统上就没有形成主权这一概念,所以大家没反应过来主权的变更是正常的,由制度变为法术就更不可能察觉了。)

如果权力在贵族集团,那么控制或讨好该集团就成了必然,这种讨好的手段就是术法。在清朝具体而说就是捧满踩汉。比如四大禁地,预留了大量土地给满族。考试中种族歧视,就算科举成功也很难担任要职。人种上,使得满族优越于蒙古族,蒙古族优越于汉族。对外,怀柔藩属,压迫中国。对内,给予中国士人做官的希望,栓住他们。同时用过压迫他们来讨好下层民众。(为什么压迫他们可以讨好下层民众)

独裁:军机处是皇帝直接干预军事的代表,成为实际上的最高军事裁决机构。清代独裁成功的关键在于固定集团的支持(无固定集团的支持,独裁无法完成。)

党派:其实党派这个概念一直存在,国内的党派多是处于一个地方或者以某个人为中心的集合,这种党派是脆弱的,因为三观想法存在差异的可能性太大。而国内和国外的党派理想情况是因为信念相同而组成的,所以可以运营的更久。如果要说的话,可以将有治世理想的士人视为一个党派。

变法与革命:康有为变法失败的原因–触及了清朝的立国之本(贵族政治),因此变法不可能成功。孙中山–革命和变法(新制度)都是必需的。所以他的革命成功了,虽然袁世凯窃取了果实,但他不变发的想法注定了失败。

7.总论:

政治上坏的几个趋势:

  • 逐步集权
  • 社会各阶层逐渐平等(除明清),导致缺乏力量,平铺也是平散,冗官问题严重。(平铺社会:无贵族,官不世袭,政权公开,入仕机会平等。)
  • 铁打的皇帝流水的宰相,使得皇帝地位提升
  • 制度繁密化,用制度补制度的无限循环,人才的自由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