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飚:《跨越边界的社区:北京“浙江村”的生活史》

作者:张路尧

项飚在青年人类学圈中有“人类学男神”之称。在此前曾拜读过他的博士论文《全球猎身:世界信息产业和印度的技术劳工》,其中探讨了印度IT劳工全球移民的问题,以及这个过程对印度种姓制婚姻的冲击。这本《跨越边界的社区:北京“浙江村”的生活史》,则是他在北京大学读研究生时的作品。每每读他的作品,都是一次我对于人类学者如何运用理论,如何进入田野,如何处理研究者与被研究的关系的“解惑之旅”。

本书提出的主要观点之一是“关系”或者“系”是如何透过人们的日常生活影响个人和群体的行动,从而形成改变整个社会的力量的。本文所关心的居于北京的“浙江村”是一群主要从温州来的移民人口,而这种“移民”现象,正是与传统社会解构,现代社会建立这一过程息息相关。(这里说的传统,不一定指我们头脑概念里常有的“儒教传统”,而是在社会大变革之中相对的“传统”与“现代”,例如革命传统与改革开放的现代化进程。)例如“江村”和“浙江村”就是两个比较的对象。在这里,“江村”似乎正是作者在第一章所提及的传统,而“浙江村”则是现代的生活模式。“社会运行的重要逻辑恐怕已经不是经长期共同生活而积淀下来的结构,而是人们充分利用自己的知识和策略而进行的建构。”尽管作者饶有创意的创造出“老乡帮”、“老乡圈”、“老乡系”的概念,我依旧觉得“系”的表述有些别扭。因为系既不是现代汉语中容易理解的概念,也没有外来词那种经过解释就能够被广为理解和广为应用的特质。所以尽管今天“关系”已经成为人类学、社会学同行中外的术语,项飚的“系”却不见得广为流传。

在后记中,项飚特意提到了这部书“怎么写”的问题。尽管他在前两章就指出,事实的逻辑、调查者理解的逻辑和最终写作的逻辑是不同的,而他主要以服务前两个逻辑进行写作,并着重从日常生活的角度表现浙江村人的“生活史”,但我更关注他小标题的用法。在每一章中,他都用关键词式的写法串联了他想要展现的所有细节,从这个角度讲他的写作就更像“志”而非“史”。

值得我学习的是项飚对相关理论表述时所展现出的清晰感,以及他在田野选取的策略。尽管他本人作为温州人,对于进入“浙江村”具有先天的优势,但他所展现的人类学的素质是为读者提供了一个关于移动人口的无限社会学的想象。正如他所说的,“浙江村”并非一个特殊现象,而是同安徽村、新疆村等等一样展现了移民社区可以被理论认知和表述的一面。另外一个让我觉得有趣的点是,通过阅读“浙江村”与政府的互动以及他们对“生意经”的表述,我也的确看得到“弱者”是如何影响和改变“全局”的。最值得学习的是项飚那些田野经验和小小的理论总结,都让人看到闪光点,如群体中向谁了解历史又向谁消除陌生感,怎样理解“外来人口”的“外”等等等等,都令人读来为之一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