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作者:雷

“封建”与“专制”

说到古代政治,我们的第一个印象就是皇帝最大,皇帝专制。这种印象是从何而来?我只能推测,首先是来自于我党的意识形态需要。当初的共产党是激进的,要斗争要革命,自然一下子就把古代的东西一棒子打死,而清朝恰好又是几个主要朝代中最专制的,正好成为靶子。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就告诉我们,古代中国就是“封建社会”。我们的文学作品、不严肃的影视作品很少表现皇室与政府的协商过程,而只是表现了皇室与政府、民众的冲突一面,更是加深了我们脑中关于“专制”的印象。钱老抱着“温情与敬意”,告诉我们古代政治并不能简单粗暴地用“封建”和“专制”来概括。以现在的眼光去评价古代,这是“时代意见”。我们需要时代意见,这样才能进步。但同时我们也需要“历史意见”,即当时人的意见,这样才能理解历史,而不是一味地批判。

地方官难做

汉代的的地方政府共分两级,即“郡”和“县”。而郡长官叫“太守”,地位居然与九卿平等。官员的升迁比较快,有盼头。而唐代的州分三级,县居然也分三级,小级别很多,“由下到中,由中到上,升了几级,还如没有升”,影响官员的积极性,从而“影响行政实际效力极大”。而到宋代,虽然没有像唐代那样把州县细分诸多等级,但每一路有“帅漕宪仓”四个监司官,州县要奉承的长官更多,地方官难做。“明代更不行,一省分成三个司:一个布政使司,一个按察使司,一个都指挥使司。前两个藩、臬二司,又再分许多分守、分巡的司。这许多官下面,才是府、州和县。县官压得太低太可怜了。他服事奉承在他上面的长官还来不及,那有工夫去亲民?”

地方官难做的另一个问题在于胥吏问题。两汉时期官和吏的出身没有明显的区别,但“到明成祖时,便规定胥吏不能当御史。”且“胥吏不能考进士。这样一来,便限制了胥吏的出身。‘官’和‘吏’就显然分开两途”。于是官和吏就分出了清浊高下的不同“流品”,吏被看不起。但胥吏虽被看不起,却熟悉各项业务,可以说是业务骨干,如有名的“绍兴师爷”。不妨揣度一下胥吏们的心理:反正做了吏这辈子也没有做官的指望,干脆就好好利用职务之便发财。仅一个“事出有因,查无实据”和“查无实据,事出有因”上面就可以做文章,胥吏们可以上下其手的地方实在太多。“县官不如现管”,作为各项政策实际操作者的胥吏,往往挟持主官,阳奉阴违,暗中掣肘。《红楼梦》中贾政一心想做个好官,严格管理,以致手下的人没机会捞好处,于是,他们开始找碴儿了。又是集体告假,又是没人打鼓、吹号筒、抬轿等等。地方官又要应付上头,还要讨好下头,实在是难做啊。

人才选拔

汉代的人才选拔使用察举制,选拔的权力掌握在当地官员的手中,缺乏客观的标准,导致士族门第的产生。至于九品中正制,将人才划分为九个品级,试图将人的能力进行量化,表面上看很客观,但实质依然与察举制相同,都是靠人主观衡量。隋唐开始采用科举制,到了宋代更加趋于成熟,相对于察举制,更加的客观公正,但也要他不好的一面,那就是太过僵化死板。后来宋代由考诗词歌赋转而考经义,本义是好的,可惜王安石规定了指定参考书《三经新义》,其结果就是不但没有“变学究为秀才”,反“变秀才为学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