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政治得失读书笔记

作者:maggi

从纵横来看,纵向将中国划分为汉、唐、宋、明、清五代;横向讲政府组织、考试和选举、政府的税赋制度、国防与兵役制度,政府组织又讲皇权与相权的关系、中央与地方的关系。

如何评价一代政治的得失?要看它的利弊,看历史意见与时代意见,不能一言以蔽之。从前就真的认为中国的政治是专制腐败的,因为在心理上是抵触所以学习起来也是不尽心。然而每一代的制度都是由当时的环境而生,由当时的人事而为,其本初的理想精神在当今也是应当传承敬畏的。钱穆先生说,要讲某一代的制度得失,必须知道在此制度实施时期各方意见的反映。其中,历史意见指的是制度时代人们切身感受发出的意见,而时代意见是后人据自己的环境和需要发出的意见。历史意见最能体现当时的客观事实,时代意见则能表现时势的变换,两者结合才能助我们最客观地评价历代制度之得失。

制度的变与不变。一个新制度的创立是依据当时的环境与需要,这个新制度无论是只为解一时之忧还是高瞻远瞩都不能不变,因为环境是在变的。制度若恒久不变会导致积弊难除,不仅此制度覆灭还会留下病根为祸后世。若是只图便利而变,则就是把明面上理不清的东西转移到了暗处,自然没人注意到它,只能一积再积最终威胁根本。制度要变,要顺势而变,同时也应该有理想与本原,有道德意识与服务忠诚。

传统权威与法理权威。我原以为中国古代的政治是典型传统权威,后一细想应是介于传统权威与法理权威之间的。传统权威是人治,但根据钱穆先生来说中国古代政治是重法治轻人治的。就是说古代制度太依赖于规章制度,缺少灵活性。传统型统治的人治是专断独裁,没有合理的职权分配,人才选拔全由一人决断。而中国古代政治又不全是这样的,汉代相权的职权范围大,相权大于皇权;唐代将相权由领袖制转为委员制,对相权进行分割;宋代开始相权衰落,到明代正式废止相权,最后到清代皇权达到了顶峰。汉唐宋明清的政治介于传统型统治与法理型统治之间,但占到的却是法理统治的弊端,形式主义与文牍主义,但是它的理性与程序精神却全然没有。

中国的古代政治虽然说不上全是由皇帝专断独裁,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皇权在其中是非常重要的。从汉到清,相权衰微皇权巅峰,虽非一人所为,但终究是历代皇帝们的共同努力。一个生来便拥有权力的人,怎么会不希望总揽一切权力。我们不能总是渴望一代贤主一位明君,这样将一代人的未来,一个国家的未来寄托于一个的能力德行,太危险也太悲催。正如孟德斯鸠所言,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一条万古不变的经验,有权力的人们使用权力一直到遇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