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权力与国家》读书笔记

作者:杨新宇

严格意义上来说,杜赞奇的这本《文化、权力与国家》是一本社会史著作。作者利用史料(即满铁的惯调)对中国华北地区的几个农村进行了研究,而研究的方向则主要集中在权力的作用上。接下来分两个部分对本书进行一些总结。

第一个部分是内容和结论。作者在本书中提出了权力的文化网络这一概念,并将其应用于华北农村的权力研究之中,这是本书主要的学术贡献。对于乡村治理而言,本书最重要的观点就是,国家权力绝不是直接作用于农民身上,乡村的治理绝对不是国家完成的,这个过程一定要有地方精英的参与。这里的地方精英包括了宗族势力(宗族的族长)、宗教势力(包括中国的地方宗教、教会)、地方官吏(主要是一些基层政府的职员)等。而这些地方精英对于国家权力的态度也是不一样的,有些是站在国家权力一边,联合国家权力剥削农民,作者称之为剥削型经纪或赢利型经纪;有些则站在农民一边,联合农民对抗国家权力,作者称之为保护型经纪。作者对这两种经纪的分析对于我们今天的乡村治理仍然有着比较好的指导意义。而作者提出的乡村治理中的一些问题,比如基层职员贪污腐败的问题,在今天的中国依然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除了地方精英以外,作者还关注了文化的作用,即国家权力是如何与民众在文化信仰方面进行互动的,比如关帝和龙王的崇拜就是一个典型的互动过程,这也是本书值得关注的一个地方。

第二个部分是研究方法。这本书是社会史研究,所以在研究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要使用很多历史资料,这也是本书的一个特色。在阅读本书的过程中,我经常会想起王笛先生和他的几部经典之作——《街头文化》、《茶馆》和《走进中国城市内部》。将杜赞奇和王笛做一个对比,我们会发现,两人在各自的著作中所用的研究方法基本相同,而研究内容上,王笛偏向于下层民众、城市生活,杜赞奇则偏向于文化、权力和农村问题。当我们把这两个人放在一起看的时候,我们就更能体会到社会史研究的魅力和重要性。

具体来说,社会史研究为社会学和历史学的研究开辟了新的领域和合作空间。王笛先生将他的历史学研究称之为微观历史学,这主要是因为他研究的是下层民众的日常生活,相比于历史而言自然是微观的。而在杜赞奇这里,社会史的研究则是在社会学的研究中引入历史学的方法,将上层文化、机能、历时性、叙述等历史学的要素引进了社会学之中,为社会学研究做了一个很好的补充。而我们也能在杜赞奇的书中看到这样的补充带来的影响,即由于超越了传统的社会学的研究方法,我们需要一些新的概念与框架去对问题进行阐释,而权力的文化网络这一概念正是这种结合带来的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