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江村——读《江村经济》有感

作者:KKSQ

北宋年间,才华横溢的画家张择端挥笔洒下了中国乃至世界绘画史上都是独一无二的著作——《清明上河图》,生动记录了中国十二世纪北宋都城东京的城市面貌和当时社会各阶层人民的生活状况,见证了北宋一代繁荣与古代中国的矍铄风姿;近千年的历史更迭、风起云涌,在长江流域的一个小乡村,著名社会学家、人类学家费孝通先生在国内首创田野调查、微型社区等研究方法,记录下了中国农村的缩影——《江村经济》,开创了人类学研究开化文明的新视角,并且运用功能分析的方法,分析了各个部分和环节在整个社会经济生活中所起的作用。不同时代,相似的表达手法,让人感慨不已。

早在入学之初,老师就向我们推荐了费老的三大著作——《乡土中国》、《江村经济》和《生育制度》,大一第一次打开纸质书尚不知其魅力何在,直至快到毕业再重读江村才有更多的收获。作为一篇博士论文,《江村经济》详细地讲述了以开弦弓村为个案的中国农民的消费、生产、分配和交易等体系。以开弦弓村的村庄的经济等问题和该村庄的历史发展变化为前提。本书既有纵向层面由“异域”到“本土”,由猎奇兴趣导向到民族认同导向;又有横向静态地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复述,以“局外人”的视角完整地、动态地完成了对中国社会发展变迁的镜像描述,用人类学的研究方法分析中国农民的生活。

费老在整个行文结构上清晰明了,总体分为三大部分:第一部分是对社会调查对象的基本介绍,遵循的是人类学田野调查和社会研究方法中定性的逻辑思路;第二部分是对乡村结构性背景的描述,横向发散和宏观展现相结合;第三部分是切入本书的主体,乡村的经济生活,从消费系统与生产系统,到更大的流通系统。最后是结合时代背景,对中国农村问题整体升华性的总结。从解释为何要选择开弦弓村作为调查对象,到讲解最基础的社会结构即家庭(里面涉及的婚姻、生育、财产继承以及亲属关系等问题),再扩大到整个社区,从血缘到地缘的链接总体上向所有读者描绘了一个生动形象的江村。在第三部分的叙述,无疑是最生动形象的部分,从文化、住房、运输、穿着等几个维度去细致刻画乡村居民的生活状态。第十一、十二章的内容,即土地占有和蚕丝业更是本书的核心,具体的描述了农村变革的背景、条件、力量和这种变革所带来的困难和挑战。最后对于中国农民问题的总结,无疑是升华和对当时战乱时代下的中国前途发展问题的专业审视与反思。

随书记载了几个笔记,让人感受颇深。第一是中国传统农村女性的地位。“在父系社会里,女人没有权利继承她父母的财产。她的前途,即使是一个安定的生活,也只有通过她的婚姻才能得到。”、“挑选(媳妇)时主要考虑到两点:一是身体健康,能生育后代;二是养蚕缫丝的技术。这表明了对一个儿媳妇所要求的两个主要职能,即是,能绵续家世及对家中的经济有所贡献。”以及一些关于女性有时不能上桌吃饭,不能与祠堂先辈同间等要求,甚至有“童养媳”制。古代历来,在男权的社会里,女性的社会地位未能得到充分的重视,束缚于婚姻、家庭、村规民俗和三从四德,哪怕在当下男女平等的社会背景下仍有“性别歧视”思想。但随着社会分工的细化和家庭制度的变迁,女性对于家庭和丈夫的依赖程度逐渐减少,思想上逐渐开放,更多新时代的女性正在重构不同领域间性别权力的定位。这也是中国社会文明动态地变迁与进步。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一章还是最后一章。毛主席曾经说过“土地问题是中国革命的中心问题。”费老,“广义地说,农村问题的根源是手工业的衰落,具体地表现在经济破产并最后集中到土地占有问题上来。”这就不难理解我党在夺权人民政权中在土地问题上的所有努力了。在大革命时期、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所到之处以土改得民心,保证农民的土地问题,就是保证中国基数最大群众的生活问题。在小农经济逐渐解体下,原有的经济传统衰落,土地所有权使用权是根本,也是民心之本,更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当下三农政策,农村振兴战略无不体现此智慧。

结束本书的阅读,再审视本书对于中国社会、学术及忐忑中的中国人的意义。从学术的层面看,费老“功能论”的视角向展示了一个村庄蚕丝技术的革新,是如何“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正如马克思的经典论断“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人们的经济活动影响社会行动、人际交往行为以及松散又紧密的文化结构,反过来,人们结构性的社会行为和文化规范又会反作用于经济行为。本书并不是一本消逝了的历史的记录,而是将以百万人民的鲜血写成的世界历史新篇章的序言。费老总结道,“在现代工业世界中,中国是一名后进者,中国有条件避免前人犯过的错误。在这个村庄里,我们已经看到一个以合作为原则来发展小型工厂的实验是如何进行的。与西方资本主义工业发展相对照,这个实验旨在防止生产资料所有权的集中。尽管它遇到了很多困难甚至失败,但在中国乡村工业未来的发展问题上,这样一个实验是具有重要意义的。”,也注定了此书的现实意义。

最后,引用书中的一句话“在这个村庄和其它许多村庄的废墟中,‘内部冲突和耗费巨大的斗争最后必将终止’, ‘一个崭新的中国将出现在这个废墟之上’。”而我们,都是这个新中国的建设者,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