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村经济》读书笔记

作者:River

本科的时候看王小波的作品,经过他的介绍才知道人类学这门学科。稍微了解后便对人类学和社会学的兴趣一发不可收拾,其中费孝通的《乡土中国》着实令我印象深刻,也让我反思了很多自己对于城与乡的偏见。再加上后来读到的《战争与革命中的西南联大》,费孝通先生在我心目中的形象简直是闪着光芒的。特意从图书馆借了英汉对照版本的《江村经济》来阅读,想膜拜一下前辈们的英语水平。嗯,结果我还是只看了中文……

在近现代,农村和城市的关系不如古代的时候那么紧密了,在很多方面甚至是隔断或者对立的。所以费孝通先生的著作不但帮助我客观地了解了农村,也让我对经济和文化产生了很多思考,尤其是伦理方面。我自认为我不能理解古人或者他人的原因之一,就是我不在他们的伦理之中,所以对于他们的很多行为有难以理解之处。

《江村经济》如同它的另一个名字《中国农民的生活》一样,不单单是只讲经济的,农民的生活状态也是本书的重点。本书的写作对象是太湖东南岸开弦弓村,也就是“江村”。

从第三章“家”的内容可以看到,无论从婚姻制度还是继承制度来说,女性的处境非常弱势,只有成为一个合格的“生育工具”才能获得相应的社会地位。这种思维根深蒂固到现在妇女和儿童的拐卖还这么猖獗,检测胎儿性别还是违法。舅甥关系特别有意思,结合之前看过的其他文化的材料,舅舅像是结合了父母双方的特性,既像父亲说话有分量,又像母亲可以宠溺小孩。

关于财产、所有权、使用权,大概是因为人际关系过于紧密,所以这些权力中存在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也是为什么有人觉得可以私拆别人快递的原因。至于祭祀祖先和宗教活动,灶王爷是当地最经常得到祭祀的神,因为人们相信灶王爷是玉皇大帝派来监察每家每户的。所以在祭灶的时候准备糯米团子,可以让灶王爷吃了嘴巴粘在一起,就不能说这家的坏话。给小孩子取名以及对小孩子“轻视”的态度也似乎可以发现,人们和鬼神打交道的时候总会耍点小心机,大概是生活实在太辛苦了。

蚕丝业在太湖周围的村庄尤为发达,江村农民的主要收入就是依靠农耕和养蚕,女性也必须掌握缝纫技巧来得到认可和一定的社会地位。但是这样的繁荣却因工业革命而不复存在。从1909年开始,日本的蚕丝出口便超过了中国,虽然出口量增加了,但是价格却下降了,1923年以后连出口量也一蹶不振。

对靠天吃饭的农民来说,土地和水源是重要的生产资料。土地的所有人和实际耕种的人不一定是同一个人,所以地主、自耕农、佃户、雇农之间的关系密切,至于土地的交易,则是非常复杂。因水源不足而导致的冲突时常发生,这同时也是考察公家机构的执行力的时刻。

在中国的大门逐渐向世界敞开的时候,江村的农民为了维持正常的生活,走上了变革之路,采取了建学校、学技术、开合作工厂等等一系列的措施。其中,村长等开明绅士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