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村经济》对社会研究的一些思考

作者:杨梓聪

《江村经济》给我的初次印象是如同《清明上河图》般生动的乡村生活场景,它非常具体地展现了近代社会剧变时期的中国农村生活。全书围绕着“经济变迁”展开,正如前言里所说:“它旨在说明这一经济体系与特定地理环境的关系,以及与这个社区结构的关系。”书中用了大量的笔墨描写经济关系折射出的开弦弓村的社会生活以及人们之间的社会关系。格兰诺维特的经济嵌入理论在这里得到完美体现,毕竟中国独特的差序格局社会经济决定人际关系的作用很强大。于是乎在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中,经济作用可见一斑(详情可参见第四章有关财产分配问题的描述,尤其是家产这个小节。)在这里非常佩服费老先生的论证思路:为了全方位展现中国农村的生活,以经济为出发点,然后再写它决定的政治以及文化。在社会变迁过程中,经济是最敏感的因素。

这是关于《江村经济》的基本描述,很多人看完这本书都说里面浓浓的乡村烟火气息让人感动。作为一名社会学的大一新生,我最深的体会是它日后可能给我带来巨大帮助的社会学研究思路。

首先从研究主题讲起,此书研究的是近代社会变迁过程中的中国农村生活。关键词是“农村”“变迁”两个词语。在当地的特殊环境下,传统的蚕丝业开始衰败,社会关系发生变化。在这里我看到的是一种典型性,书里面说:“选定一个研究范围不可以太广也不看可以太窄,一个村子就可以做一个很好的切片。”当时的开弦弓村位于中国东部,毗邻太湖和沪宁地区。加上龙头产业传统丝织业,跟作者的研究主题几乎完全契合。其实也很简单,社会学研究划定主题之后就可以深入这个问题的中心去,典型性和同质性并存。背景的分析也是一个必要的工作,通过这本书可以看出一些文化地理学以及地理里面典型的区位分析,画出思维导图,以及各个因素之间的简单关系,前期的准备工作也就差不多了。开玩笑地说,可能费老先生只是在研究后期加上的原因呢,因为他姐姐在他的研究给予了巨大的帮助。

第二就是研究思路的发散,在第二张里面讲到:“以一个村子为研究中心……如何综合以决定这个社区的合作生活。”这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理论框架的参考。在这里也能提炼出社会学研究的四个层面:个人——家庭——社区——社会。这四个层次互相渗透互相解释。在第四章里面的财产分配,在传统社会里面家庭财产由大家长统一分配,个人享有的自主分配的空间很小或者几乎没有。文中提到:拥有秘密储蓄的媳妇最终会因此跟婆家产生冲突。当社会变迁时,相应地会引起个人所在的社区的变化,最终也会影响作为终端的个人。在第十二章的第九节蚕丝业改革对女子经济地位有了一定的改变。个人的行为亦可对其上面的三个层面发生反作用。譬如一些特殊的案例。

第三就是调查方法了,调查方法大致分为两类:定性和定量分析。当时在读书群里也有过讨论:现在社会更多的是认可定量分析,因为它更加地科学。受美国社会学的影响,一些社会调查更像在做实验一般精确。与之对应的定性研究推导过程必定没有定量研究那般精确,甚至受调查员主观思维的影响,推导过程可能不是真的。可信度就直线下降。定性研究中间的观察法不是有完全参与的分支吗?完全参与其中不是也很客观吗?定量研究里面最常用的问卷调查也是有一定的限制。没有定性研究就没有了具体的呈现,无法真正呈现社会问题的全貌。定性和定量研究两者应该结合起来,至于两者之间的平衡点恕鄙人才疏学浅暂时找不出来。

最后就是关于情怀这个方面。社会学是应社会变迁而产生的一门学科,是具有问题意识和发展意识的学科,所以很多社会学的研究是找问题,求发展。《江村经济》里面也说:“如果要组织有效果的行动……以达到对情况的适当的阐述。”社会学研究者就是做一名社会的守望者,守望将来,把握未来,检视过去。而且也为研究的社会问题作出自己的见解。譬如费老先生在这本书里面关注的就是如何振兴乡村经济,他说:“我工作的目的是,通过引进科学的生产技术和组织以合作为原则的新工业,来复兴乡村经济。”这本书出版到现在已经三十多年了,却还保持着卓越的生命力,个人认为它为如今的城乡规划和工业反哺农业有很大的帮助。社会学研究者现在极其需要强大的行动力和影响力,他们如同哥谭市的蝙蝠侠一般,用别人察觉不到的力量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