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入门的反思

      《学术与政治》这是韦伯的两篇演讲,因而里边的内容都比较的简单易懂,并且是结合当时的具体情况做的一些点评以及回应,读起来也不乏趣味性。没有艰深晦涩的内容在阅读的过程中更加的容易进入到状态之中。本书的序中说道,这两篇演说不但浓缩着韦伯学术思想的精华,也是他对身边的思潮做出的十分个性化的回应。对于政治,当前的了解实在是太过表面,在阅读过程中未能有太多的感受,但是对于学术,这篇文章带给我很深刻的启示。
        在“以学术为业”这个题目演讲的开篇,韦伯便提出一个问题:“以学术作为物质意义上的职业,是一种什么情况呢?“韦伯以有志于献身科学研究的并任职“编外讲师“的年轻人作为例子,美国和德国在这个职位上有着完全不同的待遇,这种制度上的偏向致使年轻人在学术上的发展形成一定的障碍;但是相对于责难选拔方式的不恰当,准备在学术这条路上行走的年轻人更是应当认识到摆在其面前任务的两重性,不但必须具备学者的资格,还得是一名合格的教师。要想在学术的路上走好,就要把这并不是完全相同的事情都做好。也正如韦伯所说的那样,能够将教师的教学技巧与学者的学术素质这两种才能集于一身的人,纯粹是靠运气的。
        关于韦伯一开始提出的问题,大学教授这一职位无疑就是符合“以学术作为物质意义上的职业”。尽管对于大学教授,大学里的学生,不论是本科生、硕士研究生还是博士研究生,都并不陌生。但是,对于本科生来说,大学教授更多承担是教师的角色,作为一名学者的意味并不浓厚;而对于硕士研究生来说,大学教授则是他的导师,学术路上的引导者,介于教师与学者这两个角色之间的身份;对于博士研究生来说,大学教授于他们而言教师角色的色彩就淡了许多,更多的是作为一位学者的身份。于是乎,大学教授在同样工作中需要多重角色的变化,这无疑就又增加了大学教授成为一个好的大学教师并同时成为一个好的学者的难度。
       韦伯提到,学生在课堂上对教授的企求超出了教授的所有,所要的不仅仅是一位教师,而是一位领袖。在中国的现实情况中,确实是有诸多的大学生延续着中小学应试教育的习惯,无限地依赖着大学教授在课堂上传递的知识。然而,这个还不是最糟糕的,甚至许多的大学生在逃离了高考的魔咒后,对学习产生了极为厌恶的心理,失去了高中课堂那样严格的纪律束缚,甚至连基本课程的学习都开始厌弃,更加别说学术上的追求了。研究生考试成为一个分流器,考上研究生的基本上是徘徊或者是刚刚进到学术门口的年轻人,而没有考上研究生也没有继续出国深造的本科生多大都开始自己的上班生活,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大部分的人都开始与学术越走越远。进入到硕士研究生,一些是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把硕士研究生学历当作一个跳板;有些则真的是热爱学术,于是继续考博士研究生。当然在博士研究生中也不乏一些将学历当作就业平台的人,但是总的来说博士研究生的学术涵养是高于硕士研究生的,在学术的路上也走得更远,认识得更多。一般到这个博士研究生这个学历,更多的机会可以从事学术性研究,也就更多的面临韦伯所说的“以学术作为物质意义上的职业”所面临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