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村经济》读书笔记

作者:命中水

《江村经济》的问世是中国应用社会学和人类学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也是中国向世界展示最真实的民族和传统文化的一个窗口。费老笔下的开弦弓村丰满而鲜活,虽然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但读起来仍如同身临其境,甚感亲切。

本书建立在详实深入的社会调查的基础之上,从农业、财产、交通、亲属关系等多个方面勾勒出了坐落于太湖东南岸的开弦弓村人们的社会生活。正如作者在序中所言,贯穿本书的两大主题是:土地的利用和农户家庭中的再生产的过程,集中体现在九到十二章中。在阅读的过程中,开弦弓村跃然纸上,仿佛可以看到买糖的小贩在大声的叫卖、田间的男人正卖力插秧、亲戚们在婚嫁的宴会开怀大笑……我逐渐感觉到,在平行世界的另一端,开弦弓村的人们迎来日出送走日落,和我们正一样为了生存、生活而忙碌着。

作者以一种平实的语言记录着处于巨大变迁中的开弦弓村的点滴。很多看似平常的举动,背后却蕴含着沉淀了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人们聚集于此,生活于此,交往于此,形成了较封闭却联系极为紧密的社会单位。开弦弓村的外来户全部从事特殊职业,没有土地,保留着自己的语言和文化差别。在他们身上,原始的乡土烙印很难去除也不愿去除,这也造成了其在社会融入上的困难。本村人似乎也在观念上对他们有所看法,例如在很多涉及切身利益的经济事件中,村里人并不希望他人的介入。由此可见,乡村社会在变革的洪流中仍在极力维持着传统社会人际关系和秩序的平衡。人们安土重迁,做任何事都以家族利益为第一出发点,并不会给每个人同样的发展机会。在书中的财产继承一节中,作者就详细地谈到了这个问题。孩子的性别、数量、顺序都影响着这个家整体的发展。传统的家族观念、男孩情结等因为拥有资源的有限而更加固化和稳定。

人们不仅以家族为本位、有浓厚的乡土情结,还重视人际关系的和谐、人情关系的建立和维系。一方面,村中的老年人认为,交租是一种道义上的责任。另一方面,老的文人阶层地主不愿勒索佃农。在开弦弓村中,传统的行事准则不是纯理性的,也不是纯依靠法律约束和执行的,而是带有人情味的,讲求关系的长久效用。道德感情在大多数情况下比法律更具有行动的持久力。书中还提到了以亲属关系为核心的互助会。一个亲戚关系比较广的人,在经济困难时,得到帮助的机会也更多。人际关系在农村经济上由此可见一斑。于是,人们为了扩大亲属关系淡化了“小媳妇”制度,无子女或缺子女的夫妇更愿意采用名义领养的方式与更多的村民建立亲属关系。

在全书的最后,费老将目光聚焦于中国亟待解决的土地问题并提出了救国方案:发展乡村工业,振兴成千上万个像开弦弓一样的正陷入困境的乡村。一位青年社会学家在那时的高呼,如今已成为现实。

世事在变迁,社会学人的心也应随之沉浮。着眼真实的社会,投身热爱的工作,感谢费孝通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