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江村经济》

作者:wyq_1900

序言中提到贯穿此书的两个主题是:土地的利用和农户家庭中再生产的过程,由此描述了中国农民生活的基本方面。费孝通的研究开创了人类学者关注自己的人民和民族的先河,奠定了《江村经济》在学界的崇高地位,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一个情牵祖国的学者通过自己的方式为振兴民族所作出的努力。“中国越来越迫切地需要这种知识,因为这个国家再也承担不起因失误而损耗任何财富和能量,它不仅为我们记录了彼时的村庄及由村庄投射到的整个社会,而且它也时刻警醒社会学、人类学研究的担当和责任。

虽然全书的重点部分是土地的占有、蚕丝业、贸易、资金等章节,但是此书给我最大感触的是家、财产与继承、亲属关系的扩展等内容,大概是缘于读此书的时机。

2018年2月份正值农历新年,而我也将随着新年的到来迈入另一个人生阶段。新年是最传统的节日,自然少不了传统的习俗,而每一个新的人生阶段的到来总也免不了父母及其他亲属的指教。过年放假在家,在与家人相处的过程中,遭遇了一些纠结与痛苦,有时候一度想这世上最难的关系莫过于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二者之间在观念上的冲突,也一度让我心生惶恐,怀疑人生。人在情境中,每一个人现在的样子都有着时代的背景和环境的烙印。文化是看不见的规范,我们每个人也都会受到文化的影响。所以这种冲突是代际的冲突,是文化的冲突,是认知水平、思维方式的冲突,也是信仰的冲突。可这种代际的冲突也不是从来就有,至少在江村的那个年代不甚明显,但这种冲突随着社会变迁越演越烈,回归到自己,现在仿佛是年轻人最艰难的时候,但是很多时候我想,能不能在我们这一代身上看到希望,彼此之间更加理解,冲突可以在”理解万岁“面前瞬时溃败。

江村时代,农村中的家庭是扩大的家庭,在这种扩大的家庭中,父母与子女的关系比夫妻关系更加重要,而顺利的”香火“绵续也成了维系家庭的重要指标,在这种制度下,女性的社会地位取决于生育,姻亲关系也在生育后得以生效。生存的压力、劳动力的需求也进一步确认了生育行为的合法性。似乎生育才是女性的最大价值,那么如何挑选一个将来会令人满意的媳妇,也有一套原则需要遵守。儿女的婚姻大事完全由父母安排,严苛的婚礼流程也反映男女的社会地位,由经济因素最终决定。儿媳的地位也由习俗支配,如生男孩地位可以提高,养好蚕可以赢得婆婆的好感,这样的秩序没有人提出质疑,即使在婆家的生活处境艰难,社会给她的唯一选择是接受,但多年的媳妇熬成婆也说明人并非没有诉求,只不过难以跳出世俗的圈子,因为我们仍要一代一代生活其中。

现代教育崇尚自由、平等、发展,我们作为现代教育的产物,自然对传统的家及亲属关系的构成、财产的继承、婚姻的联结等都抱持不甚一致的看法,我们似乎像山洞里的人一转身就看到了亮光。我们自以为向着光明前进,但他们还在洞中享受黑暗。我们按照各自的方式渐行渐远,冲突越来越深。我们不愿意服从父母代言的传统的意志,父母也无法对未知开展可能的探索。

读了费孝通先生对江村进行了生动的描述,马林诺夫斯基在序言中也称之为”那可爱的河流,纵横的开玄弓村“,我似乎看不到生活在其中的人们对于生活本身有何种焦虑,我看到的是他们为了更好的生计齐心合作,共同发展,而传统就是维持团结的根基。所以彩礼的功能不是男女双方家庭的交易,而是为新的家庭提供生活基金,生育的功能不是对女性地位的弱化,而是延续后代,确保人类繁衍不息,养儿防老的功能不是毫无情感色彩的交换,而是使赡养老人作为一项社会制度和道德规范得以确立。今天自认为比上一代又进化了的高级的年轻人,我们一头扎进宣扬女权的浪潮,我们争取为人子女绝对的自由和权利,面临冲突,我们纠结,痛苦,但也应时刻注意,观念的对立与冲突有可能是自己过渡揣摩时代和人性,被社会变迁裹胁着思想和行动异化的结果。并非我要放弃我的独立意识,而我真正在意的是我有机会重新思考,这是读《江村经济》最大的收获。

开学之初,忙于生计,思路混乱,望有进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