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马克思•韦伯《学术与政治》之一“以学术为业”

作者:宁

初次读马克思·韦伯《学术与政治》,针对行文特点以及自己的理解能力,还是有一定的难度,这本书计划先初步梳理内容,然后再进一步的加工深入了解。先奉上以学术为业,后续增加以政治为业。

学术生涯的外部环境

德美学术的区别之一:德国的学术生涯从编外讲师开始做起,除了学生的讲课费并无薪水,所以德国的学术建立见金钱支配的前提上,且编外讲师没有被解雇的风险。美国的学术生涯从助教开始,有一个官僚体制,年轻人一开始有微薄的薪水,但有被解雇的风险。

区别之二:德国的编外讲师的讲课少,主要开展次要课程上,这样在年轻时有做研究的自由。美国的讲师年轻之时是超负荷工作的,且以来官僚规划课程表。

相同的趋势:大型医学和自然科学研究机构是国家资本主义形态的企业,大量经费得以运转。

机遇的作用:在学术选才的过程中,这是人类合作,特别是若干组织间合作的规律中所固有的。其根源一是在于集体决定这种选拔方式的不恰当;二是同时具备学者以及一名合格教师的资格,将这两种才能集于一身纯粹是靠运气。

最后得出:学术生涯是一场鲁莽的赌博。

学术工作中的机遇和灵感

学术的内在志向:学术专业化:个人只有通过最彻底的专业化,才有可能具备信心在知识领域取得一些真正完美的成就。

科学灵感:取决于我们无法了解的命运,以及“天赋”的有无。个性,发自内心地献身于学科;

科学的命运:科学成就会随着时间过时,每一次科学的完成都意味着新的问题,科学请求被人超越,在科学中不断赶超,这样的进步是无止境的。

理智化的过程

科学的进步是理智化过程最重要的一部分

智力的理智化在实践中的实际意义:理智化和理性化的增进,并不意味着人对生存条件的一般知识也随着增加;但只要想知道任何时候都能够知道。从原则上来说,再也没有什么神秘莫测、无法计算的力量在起作用,人们可以通过计算掌握一切。这就意味着为世界除魅。

科学不涉及终极关怀

以科学为业的意义:科学没有给我们提供科学是否有些用处。科学没有预设的前提。

逻辑法则和方法的有效性是有前提的,学术工作同这些预设性前提的关系因其结构而有很大差别。自然科学预设:在科学所能建构的范围内,掌握宇宙终极规律的知识是有价值的。现代医学的预设:医学科学有责任维持生命本身,有责任尽可能减少痛苦。历史和文化科学:这些学科教给我们如何从其源头上理解政治、艺术、文学和社会现象,不会告知这些文化现象过去和现在有无存在的价值以及是否值得花费功夫去了解。

学术与政治

在课堂里没有政治的位置,党派政治不属于课堂,因为对实际政治问题所持的意见,同对政治结构和党派地位的科学分析是两码事。

在课堂上,教师要用自己的知识和科研经验去帮助学生,而不是兜售自己的政治见解。

价值的多元性

无预设前提的科学对信徒的期待不多不少,只是要他承认,加入对事件的解释不需要哪些超自然因素介入,那就必须用科学所尝试的方式进行解释。信徒即使不违背自己的信仰,也可以做到这一点。

教师的首要职责是教会学生承认“令人不舒服”的事实,那些相对于他们的党派观点而言不舒服的事实。避免把个人观点强加于人。

教师不应是领袖

一个人的价值观并不取决于他是否具备领袖的素质。使人成为杰出学者或学院教师的那些素质,并不是在政治领域里造就领袖人物的素质。

科学对信仰所能做的贡献

科学对现实的和个人的“生命”的积极作用:首先利用一些技术知识的计算,可以对生活进行控制。其次是思维方法,以及这种方法所必须的手段和训练。第三头脑的清明。

科学职业是通过专业化学科的操作,服务于有关自我和事实间的知识思考。

通过对内容的初步梳理,然后结合网络共享的资料,与大家分享和学习一下以四个问题的角度深入了解以学术为业的条件和目的:

第一个问题:一个决定献身于学术并以之作为职业的学生,他的命运会怎样?

韦伯说,他所处的时代,大学变得越来越官僚化。一些占有大量科研经费的名教授成了企业式的老板,而众多的助理、学生则成了严重依赖于老板的打工仔。大教授与小教员、导师与学生,跟资本家与工人的关系似乎没什么区别。这导致学术研究的目的和方法都发生了变化:古典的学术研究着眼于灵魂的追问和宇宙人生的探索,研究人员也不需要那么多实验设备和现代化的手段;而现代的学术研究则专注于对物质世界的分析,这样的研究必须依赖大量的经费支持才能有效地进行,研究本身沦为别一目的的工具。

韦伯认为,在这样一个环境背景,一位青年教师或者学术新秀,要想出人头地,晋升高级职称或当上学术带头人,纯粹受机遇的左右,与个人有没有才干没有太大的关系。所以,有志于学术的年轻人,若想同时成为一名真正的学者和一名教师,只能靠机遇和运气。

鉴于此,韦伯说:“学术生涯是一场鲁莽的赌博。”

第二个问题:一个决定献身于学术并以之作为职业的学生,需要什么样的品质?

按照韦伯的分析,现代大学中,很多人的学术地位的高低与个人才干不一定成正比。那么,那些青年学术才俊们要想继续坚持走学术研究之路,你得问自己:“你真的相信,你能够年复一年看着平庸之辈一个接一个爬到你的前面,而既不怨怼亦无创痛吗?”

一方面是组织严密、冷漠无情的官僚体制,使很多青年学术才俊上天无门,只能栖身其中,任由剥削。另一方面,人心不古,很难形成向善向学、探索真知的友爱氛围,学术研究者必然是孤独的踯躅前行。

所以,韦伯认为,只有极少的人能够忍受住这样的心态不平衡,以及冷漠与孤独。

第三个问题:一个决定献身于学术并以之作为职业的学生,需要什么样的个人条件?

首先,得有全神贯注投入的热情。他说:“任何人如果不能,打个比方,带起遮眼罩,认定他的灵魂的命运就取决于他能否在这篇草稿的这一段里作出正确的推测,那么他还是离学术远点好些。他对学问将永远不会有所谓的‘个人体验’。没有这种圈外人嗤之以鼻的奇特的‘陶醉感’,没有这份热情,没有这种‘你来之前数千年悠悠岁月已逝,未来数千年在静默中等待的’壮志——全看你是否能够成功地做此臆测——你将永远没有从事学术工作的召唤,那么你应该去做别的事情。”

其次,必须通过严格的专业化的训练。韦说:“个人惟有通过严格的专业化,才能在学术研究的世界里,获得那种确实感到达成某种真正完美成果的意识。”为什么呢?因为现代科学已经不是古代那种“沉思型的科学”,而是“力量型的科学”,首先讲究的是目的和效率,研究的方法是分析而不是综合。所以,韦伯认为,与日益专业化、学科化的知识体系相符合,学术研究必然要求专业化才有可能达到一定的学术高度。

再次,要有灵感和想法。韦伯认为,如果没有灵感和创新思维,他就只是一个按部就班的学术劳工而不是以学问为生命的学术人,也就不可能产生真正的学术成果。

那么灵感从哪里来?韦伯说,取决于命运和天赋。韦伯这么说,是有原因:在知识日益变得专业化和学科化的趋势下,唯有真诚地勇敢地面对它,才能可能走出困境,一方面要积极适应专业化的需要,另一方面不放弃感悟和整体思维。同时,也不能走入另一个极端,宣称所谓“体验”和“直觉”,从而走向神秘主义。

第四个问题: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大学教师?

韦伯进而认为,大学教师的主要职能在三方面:

首先,能够教给学生一些技术知识。

其次,能够教给学生思维方法,以及这种方法所必须的手段和训练。

最后,能够让学生头脑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