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的哲学》读书笔记

作者:王辉

作者不拘泥于某个群体和阶层,而是从整个人类的角度来看待社会问题,从整体性视角剖析日常生活问题。从其论述中看到了寂静主义、悲观主义等,但是他试图去理解一切,进而超越现实。

眼睛是人体最重要的器官,研究在人际互动中能够看到脸部表情。脸部是个体生活条件的标志,过去岁月留下的痕迹永远刻在脸上,不可磨灭。脸部透露了人们的心理和行为。西美尔将眼睛和耳朵做了对比,认为前者比后者能够更为直观地感受世界,留下深刻的印象,但总体而言都具有较强的社会学意义。嗅觉会使人们模糊其他感觉,香的或臭的。

在《时尚的哲学》中,西梅尔对时尚作出这样的定义:时尚是既定模式的模仿,它满足了社会调试的需要,他把个人引向每个人都在进行的道路,他提供一种把个人行为变成样板的普遍性规则。但同时它又满足了对差异性、变化、个性话的要求。时尚是一种心理遗传,具有永久的吸引力和生命力。当时尚出现,会有无数人趋之若鹜成为时尚者,从而形成一个相对稳固群体。在通常的社会形态里,时尚者即贵族或上层阶级。时尚者进入他所在的群体,本身是模仿的结果,这可以保证他与大家的一致,从未获得某种安全感。他成为时尚的一个样板。同时,相对于更多的非时尚者,他是新事物的拥有者,宣示着自己的独特性,满足“对差异性、变化、个性化的要求。”伴随的别人对自己的“羡慕嫉妒恨”成为自己咀嚼享受的优越感。

时尚具有异常活跃的变动,一方面凭借个性化标记区别于昨天和明天,另一方面具有鲜明的等级性,“社会较高阶层的时尚把他们自己和较低阶层区分开来,而当较低阶层开始摹仿较高阶层的时尚时,较高阶层就会抛弃这种时尚,重新制造另外的时尚。”从这里可以讲,时尚是一个追逐时间的行为,是一个试图超越自身阶级特征或印记的行为。这行为一直持续,且总是归于徒劳。时尚是阶级分野的产物,它既模仿别人,又创造性地显示自我特性。因此,“时尚只不过是我们众多寻求将社会一致化倾向与个性差异意欲相结合的生命形式中的一个显著例子而已。”时尚像一只轮子,不断滚动。“时尚一方面意味着相同阶层的联合,意味着一个以它为特征的社会圈子的共同性,但另一方面在这样的行为中,不同阶层、群体之间的界限不断地被突破。”个体的奇装异服不构成时尚,“个性化的东西其实存在于既定社会圈子的共同特性在量上的强化。”

时尚赋予时尚者一种满足感、优越感,在别人眼中,他是特别的、令人惊奇的、有个性的、创造性的、先进的,同时是吸引眼球的和拥有财富、地位的。有一大群人在周围和后面跟随他。“时尚的人所面临的显然是赞许与嫉妒的混合。而且这种嫉妒在此有着特殊的色调,它的微妙之处也许在于:嫉妒者想象性地参与了被嫉妒的对象。”嫉妒者想象自己对时尚的占有,无异于一种恋物性“意淫”;而时尚者察觉到这一点,则获得更丰富的心理愉悦,他既享受着被人羡慕和嫉妒的快乐,又置换到嫉妒者的身份,享受嫉妒者的他者嫉妒。萨特设置的例子,一个人发现正被人注视,就显得不自然,是因为他已经失去了自性,置换成为注视者的视角。即他者化。而时尚的他者化还带有心理虐待和压迫的色彩。时尚者虽然走在潮流的前端,却仍旧依赖与之对立的嫉妒者而存在,就此而讲,时尚个体的“领导者实际上就是被领导者。”时尚其本质,无非是屈从或进入一种群体性规范,是“操控感与服从感的混合”。就其主体性而言,他既是我自己,又不是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