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美尔《时尚的哲学》笔记

作者:maggie

西美尔没有给自己设限,他没有把在自己拘泥在任何一个学科里。他不在乎研究方法或结构内容的严谨,他一直在追求自己的终极目标。他说,如果对存在缺乏体验,对生命缺乏敏感,那么无论怎样的理论和材料,都只是外在的摆设,只是一种没有融化成最终价值的手段。人类永恒的悲剧就是,总是栖息在手段的桥上而忘了我们最终要到达之处。西美尔的话敲醒了我这个正在屁滚尿流写论文的人,不是研究方法不严谨,不是内容不具逻辑性,而是缺乏对生命的感觉。这个世界是手段对目的的殖民,我们一直在寻找最好的手段,却忘了最终要到达的目的。

西美尔其人:他是一个边缘人,这既是他的不幸又是他的幸事,他渴望制度的认同又不愿向制度屈服,正是这矛盾让他神秘又迷人。他知识广博,独具一格;不受经济的困扰;活跃于多个社交圈;不合规矩让他无法形成一个学派,却又让人无法模仿;他的思想无法归纳却总给人以灵感和启示;他在流动的现实中沉思,在喧闹中寻找寂静;他从细微中寻找终极;他从不作结论只给人提供可能的方向。

感觉社会学:他不研究那些庞大、清晰、固定的社会之网而是倾向于研究那些量多、难以把握、变化的细密丝线。正是通过这些丝线个人才与社会相连。他研究的目标是,感官的相互感知与影响对人类的社会生活、共存、合作与对立究竟有什么意义。(细微→终极)

感觉。人际间的感官效应是人际互动的前提。每一种感官都是不同的,同一感官在不同社会关系中有印象上的差别,感官印象影响个体交往。感官印象有两种趋势:一,主体的情感与情绪→主体实践;二,客体的知识→引向客体。两种感官印象的发展依赖于我们与对象的关系,依赖程度不同,混合情况不同。

视觉。注视就是互动,其特点是联系微妙、紧密,无客观性的空间,对人际关系十分重要。注视他人既是在获得(认识他人),又是在付出(表达性,使他人认识我们),是一种互惠关系(相互注视、交流)。认知是联系的前提,它以眼为媒介,以脸为决定性。脸所体现的个性形成了第一印象。个人的内在本质、私人经验通过脸来表现,脸是一种符号。例:盲人没有视觉,接触的是暂时连续性无过程,易安静祥和;聋子没有听觉,接触的是过往多重性,易无助迷茫。

人际互动的本质支撑物是感官结构、感觉对象、客观展现的方式与程度。

听觉。耳朵与眼睛的区别:耳朵是获得、是利己的、无选择性、它的给予需要语言和嘴的配合,与客体的关系不具有排他性,如听音乐会的人更能形成一个群体;眼睛是获得与付出的统一、是互惠的、有选择性,与客体的关系具有排他性,如参观博物馆的人较为分散。不同感官结合导致个体的关系不同,眼睛导致的是一种共同的抽象的关系。

嗅觉。嗅觉表达的是一种难以描述的感觉,会引起本能的同情或反感,具有主观性。文化越精致,感官的敏锐越低,对自身好恶的关注越高。文化越发展,感官对远距的感受力越低,对自身周围的感受力越高。因为嗅觉无法从人群聚集的地方感觉到诱惑力,所以嗅觉是对人际联系的瓦解。

交际社会学是齐美尔从流动复杂的现实中寻找人类本质的又一研究。

社会的现实性的双重含义:个人在相互感知、相互关系中形成团体(社会);个体的兴趣形成团体。社交性从现实中提取自身的形式,又将现实撇在身后。狭义的社交性:社交冲动是把交往与交往过程的纯粹本质,作为一种价值和满意感从社会生活现实中提炼出来。社交性是一种纯形式,以每个人的个性为中心且与之相适应,但个体不宜过于强调独特性。社交性赖以形成的原则:每个人应该在与他人的这种满足感保持和谐关系的范围内,最大限度地满足自我的社交冲动。形成社交性的基本条件是元素之间自由的互动与平等的地位。社交性的本质:从人们的互动关系中排除了现实性,并依照内部运作且不为外在目的服务的正式法则建造空中楼阁。艺术使我们自我拯救并非通过单纯地让我们看向别处的方法,而是艺术形式那种显然自足自律的游戏中,我们构建与体验生活最深层的现实性的意义与力量,同时又不失去现实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