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境中的独立个体——读《私人生活的变革》有感

作者:森林

个体是组成一个家庭、组织、社区、国家的不可再分割的单元,它一直存在着,只是因为处于不同的情境之中,其所表现出的独立性程度有所不同。

由王茜华主演的电视剧《女人当家》与阎云翔的《私人生活的变革:一个村庄里的爱情、家庭与亲密关系》一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其共同之处在于国家成为了个人转变的推动力,用书中的话来说就是国家推动了私人生活的转型。

《女人当家》一剧从女主人公菊香的视角,讲述了菊香以“进门当家”为条件嫁给了穷困老李家的二儿子李二柱,并由此引发了一系列的家庭矛盾。贫穷困窘的家境,让菊香不断想着方儿去致富。她到窑上背过砖,给医院送过氧气罐,也偷偷摸摸养过兔子和羊。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对菊香来说是个好机会,她开办养殖场,带领大家致富,过上好生活。该剧中还出现了有关择偶、分家、老年人再婚、离婚等话题。这些在一定程度上都能反映出个体自主独立的发展。

阎云翔的书讲述了下岬村在集体化时代到非集体化时代这一期间,公共生活不再是个体生活的中心,家庭生活变的更为重要。家庭生活模式从以联合家庭为主逐渐转变为核心家庭为主。家庭的权威下移,青年自主性上升,青年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伦理道德的约束作用降低。虽然老年人与青年人之间都着观念的矛盾,但个人确实成为了重要的人。

国家政策的变化发展对于个体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情境。当国家处于集体化时代,每一个人似乎都是为了集体而活,个体所接收的观念更多的是个人利益服从于集体利益。“集体”似乎成了一个不可逾越的地界,无论个体做什么都和集体有关。集体化的时代,人们没有其它的时间去思考自己的个性与独立,对那时的他们来说必须想尽办法填饱肚子。当国家进行改革开放,开始非集体化时代,个体不再只是集体中的一个人,他们成为了独立的人。有了时间和空间去更多的思考自己,做一个独立的人。电视电影的发展、打工潮的席卷以及文化教育的普及,带给了村民更多的启发——原来我也可以这样做!

国家政策的转变还影响着村民的观念。从集体化到非集体化,村民的关注中心从集体变成了家庭,他们有时间去休闲,有时间去接触新事物。当人日益成为重要的个体,他便努力去争取权利为自己打算,因而分家成了不可阻挡的趋势。平等观念的传播普及,年轻人不再认为父母有绝对的权威,他们不再被伦理道德紧紧捆绑,用自己认为好的方式去处理与父母的关系。父母们也从变化中得出新的相处方式,虽然免不了会有不孝顺的方式出现。

在集体化的时代,个体的独立性较低,个体更多是集体的组成部分,总为集体而活。而在非集体化的时代,个体的独立性因国家政策变化和观念转变而日益明显。

个体一直存在,只是情境不同,独立性程度不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