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韩丁《翻身》

路尧

在阅读这部700余页的作品之前,我搜索了韩丁的百科资料:

韩丁,原名威廉·辛顿(William Hinton),美国宾夕法尼亚州雷丁镇人。1945年,韩丁以美国战争情报处分析员身份目睹了重庆谈判。1947年,他随联合国救济总署到中国河北冀县,为解放区恢复生产培养出第一代农机人员。翌年,他以观察员身份亲历了山西张庄的土改,后创作了长篇纪实文学《翻身》。1953年,他从中国回到美国,被麦卡锡等人冠以”叛国者”罪名,遭受政治厄运。16年的独自耕种和与女儿卡玛的18年分离。1971年,他应周恩来之邀重返中国。后来的30年,他始终奔波在中国乡村,为农业、农村和农民洒下汗水。2004年5月15日,85岁的他在美国马塞诸塞州康克市悄然辞世,墓地遥向东方。

从简介中不难看出,韩丁是一个对红色中国充满挚爱的美国记者。本文虽然是一部长篇纪实文学,但充满了社会研究和历史研究的价值,同时也具有外国人看中国的异质视角与好奇之心。倘若不是外国记者,恐怕不会如此详尽地描述所到之处的地理和自然环境,也不会想到去解“翻身”之义。从西方视角来看地主,提到按照西方的标准,地主并不算过着多好的生活,但相比穷人,他们又着实借助封建思想、保安队等工具剥削着他们。韩丁在书中解释了为什么土地革命需要很强的暴力性,这种暴力性可以理解为以暴制暴。

这本书里我最关注的是其谈及打土豪分田地、农民翻身这一革命过程中天主教与天主教徒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这是一般史书中较少关注的点。以往对于天主教在中国的认识,多局限于史书上的“礼仪之争”,而清末以致建国前天主教在半殖民地半封建主义与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的互动关系,我未尝在其他书中读到过,也未尝看过相关的影片。在韩丁的描述中,天主教的育婴堂有一种人口贩卖中心的意味,而长治大礼拜堂也充当着某种高利贷中心的意味。教会与土地野心家合谋,充分展现了半殖民地反封建社会的性质,展现出土地革命的重要性和合理性。

日本人的到来对于当时中国社会复杂的权利关系又带来新的变数,但更重要的是改变了当时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如果说欧洲殖民者与本地士绅地主还存在共谋关系,那么日本人的到来彻底激发了中国民族主义的斗争激情。从这个角度讲,或许可以做出一个假设,说正是日本人暴虐的军事行动和野心勃勃的军事战略成就了中国革命的胜利。

本书大量引用了毛泽东选集、党政文件、地方民谣,以及作者本人的所见所闻,具有很强的农民阶级革命意识,展现出农民从受压迫、没有自觉意识,到翻身做主人这一过程中的艰难历程,以及这一过程中所展现出的以翻身为主线的话语与各种“话语”的交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