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评《私人生活的变革》

作者:Juno

一个东北的村庄,下岬村,在这个村庄里,有着中国乡村的缩影,人类社会的一角在这缩影里得以窥探。

作者在书里提到这本书的目的在于“研究中国农民的个人的私生活”。私生活在现代人眼中通常是神秘的,人们常说“隐私”,这个私生活一直是藏匿于背后的一面,现在把这个隐秘的东西拿到阳光下探查研究,自然能看到许多不同于往常的,值得人反思的事情。

书开篇是从家庭的角度切入,研究了个体与家庭之间的关系。中国人似乎对于家庭的概念很执着,比如“成家立业”成家在立业之前,“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齐家也排在很前的地位,可见家庭对于中国人来说是很重要的。然而家庭是由个人组成的,这可以算是一个小团体,在这个团体里个体和家庭的关系究竟是什么样的?让人想接着探究,但是随后我们就看到了一个家庭模式,“合作社模式”以及缺席的个人。“合作社模式”的核心在于大家把家庭看成是由理性的家庭成员构成的经济合作体。家庭统一收支,是个经营单位。在所有这些研究中,均强调的是家庭的合作性。这种新模式就是从家庭等公共领域中分离出的私人生活领域。

私人的生活领域又包括很多方面,就像书的副标题所说的作者研究的是“爱情、婚姻和亲密关系”。从导论笼统地表达出作者想要表达的学术旨趣后,作者又从下岬村的经济体制、公众生活与社会消息、择偶、情感、两性互动、夫妻关系、家庭财产、老人赡养、生育等方面去描绘这种私人生活领域的变化。

体制的变化永远都是民生之本,是最让人的关心的问题。书中通过4位党支书的变化描述,来说明国家及其代理人的权威下降。这里概括起来,就是国家力量的弱化。政府对基层的控制越来越弱。除了体制的变革,作者对于公共生活的起落也有描摹。作者的各个案例描述了以下趋势:休闲时间增多,但公共文化生活的内容减少;政治参与下降,会议减少;公共物品的提供减少;公共治安的恶化;社会文化生活的没落; 以家庭为中心的休闲活动为中心。从这个趋势中可以看出公共领域的活动在减少。随后是亲缘结构与社会关系。这里面提到的趋势有:宗族势力大大削弱,家族祭祖活动减少;关系网络增多;以前只注重亲缘网络,现在是更多关系的生成;朋友交往,同事关系,乡亲等;以个人关系而非继承性的亲缘关系; 个人关系的功利化;宗教团体的出现。以上的内容,给我们从宏观上展示了下岬村的社会结构和关系的变革。这些都为私领域的兴起埋下了伏笔。从下面开始,作者就开始从不同的角度来陈述著作的主题。

生殖繁衍是人性本能,择偶是永远绕不开的话题。择偶这章就是从“青年人是如何择偶的”这个话题来为我们呈现一些新变化。第一节,通过“说媳妇”、“找婆家”、“找对象”这三种关于择偶的本土说法出发,来看下岬年轻人的择偶类型。有“父母包办”、“介绍婚姻”、“自由对象”三种。作者通过数据说明,从1949-1995年,这三种择偶模式的变革。其中父母包办模式从1980年之后就没有了,而自由恋受则逐渐增多。然后作者把这种择偶变化分成三个时间阶段。从1949-1962年,国家关于婚姻政策的变化已经有了,但传导到私人生活还很慢。唯一的变化在于,开始有父母在婚姻问题上咨询年轻一代的意见。如果有意见冲突,父母会去说服,一般还是以父母的意见占上峰。但到了60年代初已经出现了自由恋爱的苗头。整个这一节的案例表明:公众领域的变化不会立即反映到私人领域。但是政府的的社会改造也开始通过宣传领域对年轻人产生了影响。第二个阶段是从1963-1983,中国正是集体化时代。集体化时间为农村提供了稳定的经济基础。农村相对稳定。而且这种集体生活也为私人接触提供了更多的机会。自由恋爱越来越多,同时当父母与儿女意见相左的时候,子女的意见越来越重要,父母基本上不能逼迫儿女了。第三个阶段,1984年之后,改革开放的结果开始显现。但非集体化时代,私人接触有所减少。导致80年代的自由恋爱有所减少。但之后就开始增长起来。

择偶话题之后作者回顾了不同时代青年在性爱和情感方面的行为和语言表达,随后切入到夫妻关系。从情侣到夫妻的转换,其中要历经很多,例如彩礼的问题,夫妻两人事实上可以组建一个小的家庭,于是问题似乎又回到了家庭上。这种家庭结构的变化是一种更为简单的,以夫妻关系为中心的家庭结构的发展趋势。核心家庭增加,主干家庭减少,原因是对于更为深情、亲密、平等的理想夫妻关系的追求。其实在东北,尤其是东北农村,很多小夫妻是和老人住在一起的,但是也有很多人选择“分家”,这也就引发了老人赡养的问题,然后作者发现了乡村孝道衰落,赡养危机迭起,不复从前模样。

一场关于爱情、婚姻和亲密关系的私人关系变革,在这场变革里,将隐藏的私人生活拿到台面上,从此便知晓了私人生活永远不可忽略。但是当我们将私人生活与社会接轨的时候,我想作者在前言中得出的这条结论我们应该知道:

“走出祖荫的个人似乎并没有获得真正独立、自立、自主的个性。往往表现出一种极端功利化的自我中心取向,在一味伸张个人权利的同时拒绝履行自己的义务,在依靠他人支持的情况下满足自己的物质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