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异性和同一性的统一

作者:等于零

在学西方社会学理论的时候,老师提到齐美尔对于时尚的研究时,就说了一下,时尚是下层阶级对上层阶级的模仿,但是当时尚在下层阶级常见之后,上层阶级的时尚又会发生改变,时尚就是这样多变的,它使阶级间的差异变得明显,同时使同一个阶级的人的凝聚力加强。

看完《时尚的哲学》原篇后,觉得齐美尔对于时尚的刨析绝对不是那么容易被一句话概括。

他不仅从群体的角度分析了时尚,同时也从个人的心理方面解释了不同的人对于时尚态度不一样的原因。

时尚同时满足了人追求独特性和统一性这两种看起来矛盾的特质。第一次感受到这种矛盾是在看一个关于青春期的心理特质的描写的,它说青春期的人会既想要和其他人不一样,同时又十分害怕自己不合群,被身边的人抛弃,感到孤独。

齐美尔对时尚的分析是以生活风格客观化与消费扩大等现象为背景,这些现象又可以归诸于货币经济与劳动分工对现代社会生活的影响。生活风格客观化与去个人化的发展倾向同时突显了现代人个体性的缺乏与需求,造成个人主体心理过程的个性化转变,最终表现为现代人对独特性的强烈呼唤。时尚作为表达个性的一种社会方式同时兼顾了个人对个体性与群体性的需求。它是一种社会可接受和安全的方式,使个人从他人中区分出自身,同时能够满足个人对适应社会和模仿的需求,成为对个体性缺乏的一种补偿。然而在中产阶级与城市居民崛起以及货币经济流行等影响之下,时尚的发展速度与广度皆快速增加。在现代,时尚发展的先决条件更多地取决工业生产而非个人。时尚的有效性不再依赖于个人,逐渐成为脱离于个人的独立的运动,反映了主客观文化分离的进程。

齐美尔对时尚的分析与他所描绘的现代性都来自于他对货币经济流行、商品汇集的现代大都会生活的体验与反思。在现代的场景中,时尚最显著的反映了文化的继替分化。时尚的分析事实上构成现代性研究的一环。透过时尚,齐美尔勾勒出现代生活独特而快速的节奏。时尚的形式实现了变化中的不变,它持续地、剧烈地变化,一方面刺激现代人疲惫而衰弱的神经,一方面对比出个人自我感的相对稳定性,从而对现代人构成强大的吸引力。时尚在各种领域逐渐扩展的影响力,标示的是这些领域经历了与传统的断裂以及对短暂、变化因素的强调,在此齐美尔处理的正是现代性作为一种对世界非连续性的、片断的时空经验的最重要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