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项在50年前就被废除的政策,在今天却依然让美国深受其害

事情要从1929-1933年的美国经济大萧条说起。经济萧条了,普通大众首当其冲的就是还不起房贷。所以罗斯福实施新政的时候,对住房领域也实施了干预。联邦政府成了一家“房主贷款公司”(The Home Owners Loan Corporation),为城市居民提供房屋的抵押贷款。

但是为了让贷款发放的更加合理,在1930年代,这家公司做了一件事情,他们对全国239个大中城市不动产投资的安全程度进行了调查。通过详细的问卷评估和分析,最后他们推出了一个“红线政策”(redlining)

这个政策其实就是一套分级系统,他们把城市的社区分成四类,并在地图上通过不同的颜色来标注,然后根据分类不同采取不同的房贷政策,类型越差房贷利率越高,甚至不发放房贷。第一类,A级地区,标上绿色。这类区域通常是住房情况最好的,居民往往是从事体面的专职工作的美国白人;第二类,B级地区,标上蓝色。这类地区是的还可以,房产情况比较稳定;第三类,C级地区,标上黄色,表示的是正在衰退的社区,而最后一类,D级社区,标上红色,表示的是处在困境中的社区。

佐治亚州梅肯市(MACON)的 社区分级

这些地图上被标上红色的地方,多半是黑人和少数族群居住区,居住的是非裔美国人、天主教徒、犹太人、其他洲的移民等,这里的住房老旧,空间拥挤,价格下降,租金低廉,没有吸引力。数据显示,这些标上红线的区域超过三分之二的社区主要是由少数族群所成的。这些居民很难获得贷款,或者需要以极高的成本才能获得贷款。从而让这些本就处于贫困中的少数族群更难获得房产置业,所以这是一项很明显的种族歧视政策,但直到1968年4月10日美国约翰逊总统签署了国会提交的《公平住房法》(Fact Housing Act),明确规定”公平住房法禁止在住房市场因种族、肤色、宗教或出生国的原因进行歧视活动”后,这项“红线政策”才被废除。

1968年4月11日,约翰逊总统签署了《公平住房法》

但问题是,这项政策距离今天整整被废除了50年,但他的影响是否就消除了?在今年的3月底,全美社区再投资联盟(National CommunityReinvestment Coalition)公开了一项研究。这份研究报告最重要的结论就是,虽然红线政策被取消了50年,但1935-1939年被标上红色的区域在80年之后,他们中的大部分相比其他地区依然是由低收入的少数族群所占据。好像这些地方在过去被锁定了,从而成为了集中的贫困区

研究人员发现,那些拥有更多“红色”社区的城市也保持更大的经济不平等。相反,91%的在1930年代被标为“绿色”的社区如今绝大部分拥有中上等收入水平,而且它们中的85%仍然是由白人居民为主。

下表是1930年代美国被标“红色”区域最多的十个城市。

其中佐治亚州的梅肯市(Macan)以64.99%排名全国榜首。现在80年过去了,该市91%的红色区域依然是由少数族群构成的,73%的红色区域依然处在中低收入群体。相反的是,当年梅肯市被标注“绿色”的区域,现在基本上全部还是白人为主,而且且部是中上收入阶层。这种种族的差别也反映在城市的贫穷统计数据上,差不多35%的梅肯黑人依然处在贫困状态,而白人只有12%是贫因者。

梅肯市73%的红色社区依然是处在中低收入 

梅肯市91%的红色社区依然是主要由少数族群构成 

而在巴尔的摩这个最早采用限制少数族裔向特定社区迁移的限制政策的城市,基本上每次统计调查,那些在1930年被标记为“红色”的社区都是处在中下收入。唯一有变化的就是巴尔的摩港口周围,这个工业区已经被重新开发以吸引商业投资和旅游者。在这个城市当年被标记为“红色”的社区,如今超过70%都主要是由少数族群居住,也有更低的收入。即使在当年被标注为“蓝色”的巴尔的摩的西部,随着中产阶级白人迁往效区,这里也被中低收入的少数族群所占领。

2015年在巴尔的摩进行的一项关于房产抵押和小额借贷的调查表明,种族比收入对于放贷者决定是否放款的影响还要大。贷款更多的也是流向那些大量白人居住的社区,白人平均获得的抵押贷款差不多是黑人的2倍。

在今年2月,由非盈利组织“调查报道中心”(Center forinvestigative reporting)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控制了申请者的收入,贷款金额和社区之后,在所调查的61个都市中依然存在着当代的“红线政策”,白人更容易比黑人更容易获得贷款。

在这份报告里同时也分析了30个进行了大规模旧区改造的城市,那些曾经补标红色的社区的民在的房屋价格和教育程度都要明显提高。旧区改造比率越高的城市,也有更多的标红色的社区达到中上收入,也有更低的种族隔离水平。

关于美国房贷“红线政策”可参考:王旭《“红线政策”与美国住房市场的反歧视立法》,刊登于《社会科学战线》2016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