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之《失控的世界》

作者:朱益青

安东尼·吉登斯的《失控的世界》这本小册子读起来很快,全书的主旨在于告诉我们针对目前热议的“全球化”是如何重塑我们的生活。为什么用重塑来形容我们的现今的生活,我想是因为全球化,使得我们的生活与以往大大不同了,有了变革性的改变,所以要用重塑一词来形容。

作者在开篇全球化的章节中,首先阐述目前围绕“全球化”争论的观点,一种是“怀疑论者”,而另一种是“激进论者”。在怀疑论者看来,所以关于全球化的讨论只是一种谈论而已,全球化并不是对现今的经济生活造成影响。在另一派激进分子看来,情况却不是这样的,全球化是一个非常真实的存在,而且它产生的结果可以被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感受到。在作者看来,激进分子的观点是正确的,笔者也是这么认为的,同时也指出了他们的不足之处——仅以一个经济学的视角来看待全球化这一现象。全球化不仅仅体现在经济方面、还与政治、技术、文化相关联。全球化不仅是指什么是“在那以外”、什么是遥远偏僻以及什么是远离个人的。它也是一种“在其中”的现象,影响这我们生活中的亲密的个人方面(吉登斯,2001:8)。因此,全球化是一系列复杂的过程,而不是一个单独的过程(吉登斯,2001:8)。

伴随着全球化而来的是风险,一开始“风险”这一词主要是指航行到未知水域这一空间方面的含义,后来慢慢转向时间方面,指各种各样的不确定的情况。作者说风险指的是在与将来可能性关系中被评价的危险程度(吉登斯,2001:18)。风险不只是听起来那样所带来的都是消极的一面,还有一些积极的作用。现在我们总是说现代性,在现代性中就离不开风险。作者区分了两种类型的风险:一种是来自外部的、因为传统或者自然的不变性和固定性所带来的“外部风险”;另一种是由我们不断发展的知识对这个世界的影响所产生的“被制造出来的风险”,这些是我们没有多少历史经验的情况下产生的(吉登斯,2001:22)。作者说我们是存在于自然终结以后的社会,被制造出来的风险已包围我们,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那何为“传统”呢?在我的脑海里,传统是一个有年代感的东西,可能有了上千年的历史,一路传承到了现在,时间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但是作者却说传统这个观念本身就是现代性的产物(吉登斯,2001:36)。认为所有的传统都是被发明的,而且传统总是与权力结合在一起(吉登斯,2001:37)。时间的持久性并不是定义传统的关键特征,也不是定义越来越与传统混合在一起的风俗习惯的主要要素。构成传统的与众不同的特征是仪式和重复(吉登斯,2001:39)。看到这里其实是蛮颠覆我的想法的。虽然我们生活在一个传统终结以后的社会,但是传统以不同的形式到处继续繁荣发展。但是以传统方式存在的传统越来越少,这里的“传统方式”是指通过传统的仪式和符号来定义传统活动,通过传统对真理的内在要求来定义传统。一开始看到这里其实蛮不懂的,后面又说道:传统和科学又是以一种奇特而有趣的方式交织在一起(吉登斯,2001:41)。传统是必须的,而且总是应该坚持,因为它们给生活予连续性并形成生活(吉登斯,2001:42)。作者拿学术生活作了一个例子来解释为什么传统是必须的,因为没有学术传统,思想或观念就没有了方向(吉登斯,2001:42)。笔者也是这么认为的,凡是都有根,都有所属之处。

转而作者讨论到了家庭这一层面。“传统的家庭”体现的是一个经济单位,而且一开始就存在着男女不平等,性的双重标准与传宗接代相联系。而现在,性生活与生育后代被看成是独立的两件事情,家庭不再是一个经济单位,以浪漫的爱情为基础的婚姻已经取代了过去经济合同式的婚姻。阎云翔在《私人生活的变革》一书中也讲到了农村年轻一代的择偶观念与家庭生活已经与以往不同了,现在更多考虑的是自由恋爱,体现的是一种浪漫的情怀。感情联系和亲密关系正在取代以往的人们生活的联系纽带,原因有三,一是性爱关系;二是父母孩子关系;三是友情关系。这是一种纯粹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中,隐藏着民主。

那么什么是“民主”?民主是一个有效的党派竞选体系(吉登斯,2001:64)。民主具有两面性,民主国家需要依靠民主本身,这是一种“民主化的民主”,意味着权利的有效传递方式,还取决于民主意识的大力培养。它不仅与成熟的民主社会有关,同时也有助于在民主不够发达和完善的地方建立民主制度。媒体与民主有着双重的关系,一方面,全球信息社会的出现是一个巨大的民主推进力量,但是电视和其他媒体通过将政治观点平民化和个性化,几乎摧毁了他们自己所打开的公众对话空间(吉登斯,2001:73)。民主是需要深化的,还需要更民主化的体制。

《失控的世界——全球化如何重塑我们的生活》

[英]安东尼·吉登斯 Antong Giddes 著  周红云译

江西人民出版社  2001年9月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