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体呈献体系的社会模式 ——读书《礼物》

作者:又是小强

去年的时候,本书就作为一本“小书”,在一位老师的口中听到,建议我们抽个时间看看,这本书很有意思。后来又有一位老师提到了此书,说这本书很有想法,能够从“礼物”着手,一探整个“古代”社会模式。有幸的是,书单中的《礼物》总归是没有让“礼物”与我擦肩而过,更加幸运和巧合的是,师姐在离校之前把这本由上海人们出版社的“小书”送给了我。还有更加幸运的是,就在前几天,我居然见到了这本书的译者——汲喆教授,有幸听了他的讲座,听到了他关于翻译此书的感受。

这的确是一本“小书”,只有短短二百页,其中还有将近一百多页的注释(2002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发行的袖珍版本)。然而,此书真的是“不小”,虽然从小小的“礼物”入手,,却试图描绘出一个宏大的具有重要学术意义和历史意义的古代社会的社会模式——被称之为“总体呈现体系”的社会模式。之说以说是“试图”,是因为:要达到去勾勒古代社会的整体面貌,是一个非常宏大的工程,也需要更加详细、全面的资料,作者自己也承认“本文只是一项大型研究的一个片段”。尽管这只是一种“尝试”,但作者的研究还是形成一个大致完整的具有深层次的社会生活的法则,那就是总体呈献体系——古代社会的交换与契约总是以礼物的形式达成,赠礼、收礼和回礼表面上的自愿的,但实际上都是义务性的。

本书的篇章结构非常的明确,主要分为三个部分:先是分析波利尼西亚的几个古代族群部落的文献资料,从“夸富宴”、“礼物之灵”着手,解释了人们的交换礼物和回赠礼物为何是义务性的。这种将“物灵”、礼物、宗教或者说信仰交融在一起,即混融,这使得人们的赠礼或回礼都成为一种义务性的、不得不做的事情。同时,也将这种竞技式的总体呈献的交换方式统一于人与人之间和人与神之间,使人们的行为赋予神圣的意味。第二部分,即第二章,分析了这种总体呈献体系的延伸或者说背后的社会意涵:慷慨、荣誉和货币。通过对安达曼群岛、美拉尼西亚和西北美洲等古代社会的分析,揭示了这种总体呈献体系的循环是如何形成——这种行为背后包含着人们想要保全自身地位和权力的诸多要求或者说“保位指南”。人们的行为必须要通过这种“库拉”的方式,才能在自己部落内部保持在自己的地位和权力,同样,部落为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在众多部落之间保持自己的领先位置。换句话说,慷慨、荣誉和声望这些隐藏在礼物交换背后的含义或价值观念保证了这一总体呈献体系的循环的持续。在其中,作者还总结了夸富宴这种竞技式的全面呈现制度的内涵:基给予的义务的夸富宴的本质,接受的义务具有重要的约束作用,回礼的义务是夸富宴的根本。通过赠礼、收礼和回礼三个过程的衔接使得礼物的流动成为一种持续的循环过程。除此之外,作者对“物之力”的考察,也保证了这种礼物的循环。“夸富宴上所交换的事物具有一种品行,它使得礼物循环流通,既被给予,又被回报”,这里将事物赋予一种神圣或宗教的内涵,代表财富的记号和保证,是等级与赋予的宗教本原和巫术本原。本章结尾,作者还提出了一个设想,“对于那些业已超越了“总体呈献”阶段,但未形成个契约、货币流通的市场、确切意义上的销售,特别是尚未形成使用经过计算与命名的货币来估算价格的观念的社会,这种礼物——交换的原则也应该有效。”第三部分即第三章对这一问题做出了回答,即这些原则在古代法律与古代经济中的遗存,正是这些遗存见证了上述的那种礼物——交换的原则确实存在于古代社会之中。最后作者从道德、经济社会学和政治经济学以及一般的社会学的角度归纳了结论。

本书的结论正确与否,笔者无从评价,因为无从比较,一则是相关主题的研究笔者阅读的很少,另外正如作者所说,没有更加详细的资料来给自己提供判断或进行更深一步的研究。不过,从作者的研究和比较来看,尽管没有相加详实的资料,但从现有的资料和笔者的研究看,还是可以窥探古代社会的生活。

通过本书的研究,笔者似乎在学术研究上有一点“灵动”。在研究中,尽管说研究的资料再怎么多都不为过,但是有一个问题是:资料再多也未必能够准确抓住研究的关键之处,更别说现实中资料总是不全面。有些时候,一个典型的事物,确实能够成为一个洞见社会全貌的钥匙,正如本书,以礼物察古代社会,在如《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以反常现象找到一种发现社会变迁的另一种解释逻辑。这不免会想到社会学的想象力,一个伟大的学者,社会学的想象力总是必备的。从本书译者的讲座中,也发现这种睿智的洞察之力,这种洞察有别于建基于反思性的思维和学术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