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世界》笔记

作者:maggie

吉登斯不单从经济而且从文化、政治、技术多方面解读全球化。第一章是关于全球化的含义及作者的立场;第二章是关于什么是风险以及如何规避风险;第三章传统与现代性的关系以及如何应对;第五章是全球化时代的民主。

我们的历史只是之前历史的重复吗?它真与之前有所不同吗?启蒙强调理性、意志、控制、创造、稳定和秩序。今天我们面对的是失控、危险及不确定性。这些不确定带来了全球化的变迁,全球化不仅影响日常生活且对世界性事件产生影响。“我们从来不能成为自己历史的主人,但是我们能够而且必须找到驯服这个失控世界的方式。”吉登斯的这句话向我们表达了他面对这个失控世界的积极态度。

全球化到底是什么?吉登斯从经济学的角度是同意激进论者的,全球化是确实存在的它不止是一个被讨论的概念。全球化是政治的、技术的、文化的以及经济的全球化。全球化是一种在其中的现象,影响着我们生活中的亲密的个人方面。全球化是一系列复杂的过程,而且这些过程是以一种矛盾的或者相反的方式运作的。如全球化本是将大家联系但是也成为世界上不同地方的地方文化认同的复兴的理由。全球化产生国家范围内和国家之间的新的经济和文化区。全球化并不以公平的方式发展,而且它所带来的结果绝对不是完全良性的。如西化。但是全球化正变得越来越无中心化,不受任何国家集团的控制,也很少受大公司的控制。全球化对西方的影响也越来越和其他地方一样。今天国家面临的是风险和危险而不是敌人,性质发生了完全的转变。造就了一种外壳制度,制度的外表还在,但是实际内容改变了。变迁和变化产生了一个全球的世界性社会。世界性社会是不固定的、偶然的、分化和无法控制的,我们有巨大的焦虑,所以要重构制度。

风险是什么?它与可能性和不确定性的概念是分不开的。风险指的是在于将来可能性关系中被评价的危险程度。风险有积极和消极两面,积极地对待风险能够推动变化,走向将来。通过计算风险现代资本主义将自己融入到作为连续过程的将来之中。保险就是人们面对风险的积极作为。保险是一种控制,但是它也是有限的,它只是在我们认为可以被人类控制的将来中才是可能的。想要控制风险首先要对他们进行区分,分为外界风险和被制造的风险。区分的方式在于人们担心的重点的变化、贫富差异和主导的时代。被制造出风险的扩张使得风险变得危险,因为它无法控制、不可计算也就无法保险。若风险与权威的表态相反,则权威就会受到谴责。散布谣言反而对减少风险可能是必需的。现在并不是危险更严重了而是危险的状态不同了,它不是源自外界而是我们自身。科学并不统一但是我们仍要公开处理科学技术,积极地对待风险,要敢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