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与风险——《失控的世界》读书笔记

作者:daisy

吉登斯《失控的世界》从政治、文化和生活的角度对全球化问题作了深刻的分析,生动地论述了不断增长的全球依赖性是如何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

首先作者论述了全球化的含义和自己的立场。全球化以一种深刻的方式重构我们的生活方式。对于全球化的概念,怀疑论者认为对于全球化的讨论只是一种谈论而已,世界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各个国家只是在对外贸易中获得了很少的好处,或只是在地区范围进行贸易,并非是全世界范围。他们认为全球化只是自由市场主义者散布的意识形态。这样一来,政府可以继续控制经济,福利国家的体制也不会受到破坏;激进分子认为全球化是真实的,全球市场不受国家边界的影响,民族国家的时代已经结束。

作者赞同激进派的观点。如今世界的贸易水平更高、商品和服务范围更广,尤其是金融和资本流动的速度极快,由于电子货币的出现,使得货币市场的贸易额大增。但同时作者指出,全球化不仅是经济的全球化,更是政治的、文化的、技术的全球化。即时的电子通讯不仅使得信息传播范围更广、速度更快,还改变着我们的生活结构,对于穷人和富人都是一样的。全球化是一种“在其中”的现象,影响着人们生活中亲密的个人方面。

全球化是一系列复杂的过程,而不是单独的过程。全球化产生了国家之内和国家之间的新的经济区和文化区。当然,全球化并不是公平的,带来的结果也并非是完全良性的。全球化只是一定程度的西化,但却变得越来越无中心化。此外,民族国家正在被重塑。国家面临的是风险和危险,而非敌人。全球性的世界性社会形成,并非由集体的人类意志推动所形成的全球秩序,以偶然的方式出现,带来一系列影响。这个世界性社会不是固定安全的,而是充满了焦虑,并被深深的分化所影响。

风险是全球化的一个显著特征。风险的含义,最初有空间的意义,是指航海上到达未知的海域;后来又转向时间的维度,比如投资决策对于买卖双方的影响,与不确定性和可能性相关。传统观念之中没有风险,风险指的是在将来的可能性关系中,被评价为危险的程度。

作者并不认为“风险是控制将来和规范将来的一种方式”,人们控制将来的企图迫使人们去寻找不同方式来处理不确定性。因此,作者将风险分成外部风险和内部风险:外部风险是指来自外部的、因为传统的或自然的不变性和固定性所带来的风险;被制造出来的风险则是指由于我们不断发展的知识对这个世界的影响所产生的风险,是指没有多少历史经验的情况下产生的风险。从我们更担心我们能对自然做什么,而非自然能对我们做什么开始,意味着被制造出来的风险开始代替外部风险占主导地位,而这种风险是难以计算的。总而言之,我们所处的年代并不比过去更为危险,但当下的危险更多的来源于我们个人而非自然,有些会对个体造成威胁;对于科学技术应该采取一种更为公开的处理方式,以便于减少破坏性后果;不能消极的应对风险,积极的冒险精神是充满创新的社会中最积极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