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论》读书笔记

作者:River

《自杀论》读书笔记

世人对于“自杀”的定义,显然是不能统一的。作者在本书开篇的导论中给出了一个公式:任何由死者自己所采取的积极或消极的行动直接或间接地引起的死亡都叫做自杀。但这个定义不完全,因为不能把幻觉症患者的死亡和神志清醒的人的死亡列为一类。其实,这个定义何止不完全,连作者自己都在后文中对这个定义有所疑议,但是这样的思考过程真是让我兴奋呐,毕竟“自杀”这种“高级”行为比其他死亡形式更能牵动人的神经。人们特别好奇一个人之所以自杀的原因,然后妄自猜测,浮想联翩,根本停不下来,也因为,几乎每个人都曾有过自杀的念头。但是作者也提醒人们,意图是非常隐蔽的东西,除了大概估计,别人是无法猜到的,甚至连本人也擦觉不出来。这也涉及到心理学的范围,其实“自杀”这个行为和很多其他行为一样,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进行研究和解释。例如,有人就认为自杀是一个人的行为,这种行为只影响个人,那么自杀似乎应该完全取决于个人的因素,因而只属于心理学的范畴。这样的观点过于偏颇的原因在于,它如同八卦气息太重的普罗大众一般,仅仅是根据自杀者的脾气、性格、经历和个人历史上的大事件来解释他的决心。

那么影响自杀率的因素什么呢?一些心理学家认为,自杀是一种精神疾病,因为“自杀表现出神经错乱的全部特征。”但是作者也提出了反驳,认为持这种观点的精神病医生所知道的自杀者当然都是精神错乱者,但是他们不能断定他们没有观察带的自杀者也是神经错乱者,而后者的数量最多。作者随后给出了一些数据表格,来体现欧洲主要国家自杀的稳定性,发现自杀的变化呈现出明显和连续的波浪状,这种起伏是一阵阵地发生的,一次高潮过后是一阵间歇,然后又是一次高潮。这样的高潮往往发生在一些重大社会变革后,因此,每一个社会在它历史上的每一个时刻都有某种明确的自杀倾向。我们把这个数据称之为被考察的社会所持有的自杀死亡率。

有些因素能促使某一个人去自杀,但不可能促使整个社会产生多少有点强烈的自杀倾向。正如这些条件并不取决于某种社会组织的状态一样,这些条件也没有社会影响。因此,这些条件使心理学家感兴趣,而不是社会学家感兴趣。所以一个社会的自杀率和影响自杀率的因素是本书研究的对象。

随后,作者围绕“自杀”这个主题从以下三个大的方面进行述说:非社会因素、社会原因和社会类型、作为一般社会现象的自杀,解释了自杀是怎么一回事以及自杀的种类和主要规律。

在以上问题阐述清楚后,作者提出应该探讨现实社会对自杀应该采取什么态度。自杀在不同文化、不同国家有时是遭到禁止、有时遭到谴责;对自杀的禁止有时是正式的,有时则容许有保留和例外。自杀绝不可能与法律和道德无关,自杀总是有足够的重要性,可以引起公众意识的注意。

现在自杀现象的增加不是由于社会进步的固有性质,而是由于今天发生自杀的特殊条件,但是没有任何理由使我们相信这些条件是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