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个体化社会》:如何在流动时代,个体化社会中生存?

作者:菜籽

  1. 在市场经济之下,人与人的竞争是主旋律。人与人之间的竞争才能带来市场的繁荣,人与人之间的竞争才会让信息更透明。但这种背景之下,也使得人的诸多特征都被市场的规则所束缚。如自媒体对传统新闻行业的冲击。新闻生产以消费者为导向,能够吸引更多的消费者去阅读,在其中沉迷更长的时间。但同时以“点击量”为主要绩效指标的注意力经济,已经让新闻人短视,不顾新闻的内在价值。造谣,虚假,低俗等内容被生产;任何内容,不管好坏,都沦为标题党。是一场无止境的恶性竞争。
  2. 在本该严谨的科学研究中,也是如此。为了提高录用的几率,研究者需要夸大自己研究的各类意义,而忽视可能的不足。科学本就不信奉绝对的真理,理论就是被推翻的。这种背景之下,大众对科学生产出的矛盾结论心存疑虑。科学已经不再具有他曾经的权威地位。
  3. 当信息能够转化为价值,信息能够给信息优势的一方带来财富。隐藏自己的信息,让自己的所有特征流动起来,才能不被他人检测。具有绝对信息优势,才能在这个时代自由地生活。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任何有形的东西,都可能被一种累赘,是种约束。唯有抛弃这些,才能具有绝对的自由。房子会被征税,资产会贬值,荣誉只属于过去,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更有甚者,习惯也会被人利用起来,谋取利益。
  4. 在流动的时代,学习也是如此。学习的方式比学习到的内容更重要。学会的内容只会是过时,因而学习模式在发生改变。相较于大学这种系统的,分学科的学习方式,为工业生产服务,所有职业都有门类。而在流动的时代,这种学习模式可能要比短期就业培训更逊色。如何对大学的模式来进行改变,让其具有经济效率也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5. 相较于以前,个体按照某种客观的条件来分类,学历,性别,甚至血统而言;在流动的时代,对人的分类更多的来自于个体的自我认同,来自于他们的选择。这种选择所带来的权利与责任,是现有的监管体制不到位的地方。个体的作假,以及个体的特征如何识别,是个值得深入研究的问题。
  6. 在流动的时代,不管你是否承认,选择是人生的主要内容。有选择的项目,才自由。而这种自由,意味着某种失控状态。这种对生活时刻都要重新开始,都需要有重现选择的可能,使得处在其中的人类有种无力感。因为这社会,越来越看重个人的努力,而忽视对个体的福利保护进一步加大了人们对生活失控的恐惧。活在其中的人,无时不刻都处在焦虑与恐惧之中。而贫穷就是代表问题。贫穷限制人的生活的其他可能性,还使得生活在其中的人丧失尊严。帮助穷人,是让人建立信心:即使是贫穷,也能实现自己的人生意义。
  7. 思想的模糊性和行动结果的偶然性,让人有了自由,但同时也让人生活在恐惧与焦虑之中,无法获得片刻安宁,处在无根的状态。生活的意义沦为对快感的追逐,从一个短暂的快感到另一个短暂的快感,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