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认识自杀--《自杀论》读后感

作者:fish

自杀,对于我们成人来说,并非是很陌生的词。印象中,第一次听说它是童年在乡村外婆家,夏天的傍晚,外婆回来急促地告诉我们,村里有家媳妇跳水死了。第二次也是来自这个小村,几年后,已是少年的我回外婆家,听大人们说起,村里的大奶奶(年龄在老人中最大)在家上吊死去了。而成年后,耳听的自杀更多了,有些还发生在身边。进入网络社会,网上更是频频曝光自杀。

有时候思考,该以怎样的态度对待自杀这种现象?小时候觉得自杀很恐怖,因为大人说起时都是脸色沉重、语调低沉且时有哽咽。后来觉得自杀的人很惨,他们选择自杀前内心必定冲突绝望,自杀后样子让人不忍见,活着的人还对逝去的他们指指点点,这些都令人沉重压抑。“既然如此,还不如好好活着,有死的勇气,还不能勇敢地活在世上吗?”一段时间里,我这样认为。伴随的生命观就是人要爱生命,好死不如赖活,还应自强,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这样生命观的人或作品形象不少,张海迪、霍金、《老人与海》里的硬汉老人、《飘》里的郝思佳、《约翰.克里斯朵夫》里的约翰.克里斯朵夫。但使人不解的是人类社会并不是因为宣扬这样的生命观,就少了自杀现象。名人里自杀的明星张国荣、林肯公园主唱查斯特.贝宁顿等,印象派画家梵高,作家茨威格、川端康成等等。普通人则据世卫组织报告数据,全球每年大约有100万人死于自杀,这个人数,超过了战争、冲突和凶杀导致死亡的总和,在我国,自杀已成为位列第5的死亡原因,仅次于三大疾病和意外死亡。并且,活着的人中有很大一部分人尝试过自杀。

对那些自杀的人,单方面责怪他们不热爱生命,是不是强加了我们自己的主观感受、观念强给他们?并且在自杀率如此高的社会,自杀真的仅仅是因为个人心理、身体等因素吗?

带着疑惑,接触了法国社会学家涂尔干的《自杀论》,这是5月份共读的社会学书籍。

本书出版于1897年,是涂尔干最著名的四本社会学经典著作之一。
"如果说孔德是告诉了我们有社会学这个东西,而涂尔干则告诉我们什么才是真的社会学。"带读老师介绍说。我想这是因为这本书以及另外一本《社会学方法的规则》。后一本奠定了社会学研究的方法及对象。在书中,涂尔干提出一个重要概念:社会事实(或称社会现象)。《自杀论》则是第一次真正的进行了一项社会学的经验研究,将自杀作为社会事实进行研究,并运用了统计学等量化分析的方法。而社会学所研究的特殊对象和相应的独特研究方法,是使社会学变成一门独立的科学所必须具备的一般条件。
这本书分为导论和三个部分。导论中界定了何为自杀。任何由死者自己所采取的积极或消极的行动直接或间接地引起的死亡都叫自杀。作者提醒注意:如果听凭自己被固有的词义支配,就可能把应该合在一起的事物区别开来,或者把应该区别开来的事物混在一起,以致看不出这些事物之间的真实关系,从而误解它们的性质。只有经过比较才能消除误解。那么根据这个提醒,自杀虽从名词上来看,是一种个人采取的行为,似乎完全取决于个人的因素,属于心理学范畴,但是这可能只是表面上所看到的,自杀还有冰山下未见的部分,可以从别的方面来考虑。于是本书从社会学角度,将自杀作为一种社会事实作了详实的分析和研究。

作者在第一部分用统计数据分析了影响自杀的非社会性因素,发现实际上这种影响根本不存在。非社会因素包括心理变态、正常的心理状态、种族、遗传、自然因素、仿效行为。这些因素的影响一一被排除,那些曾经广为流传的断论,如精神病患者自杀的多,一个人自杀主要是心理上原因,等等,应该被审慎对待。

第二部分讨论了影响自杀的社会原因的性质及产生影响的方式。这一部分阐明了作者采用的是利用社会原因和社会条件来进行病理学的方法来分类。接下来主要分析了宗教、家庭、政治社会和职业群体中的自杀情况。自杀分三种类型,利己主义的自杀、利他主义的自杀、反常的自杀。作者分析了不同类型自杀的形式和原因。

在分析利已主义时,作者得出了三个关系命题:自杀人数的多少与宗教社会一体化的程度成反比;自杀人数的多少与家庭社会一体化的程度成反比;自杀人数的多少与政治社会一体化的程度成反比。那么运用关系命题,可以干预自杀行为。如本文前面提到的那位跳水的媳妇,她的跳水原因是婆媳冲突,当时她一个人与三个子女及婆婆住在乡村,丈夫则在城市里上班。如果她与家庭成员亲密度高,夫家这边有人抚慰开导,娘家那边也能及时劝解,她应该不至于这么想不开,丢下三个年幼的孩子决绝离去。事实上过去农村里,这种媳妇自杀的情况很普遍,现在亦不少见。“随夫居”一定程度上阻隔了农村媳妇和娘家亲人的情感交流,在婆家遭受无助、困境和痛苦无以倾诉和排解,她们很容易走上绝路。

当一个人脱离社会时,很容易自杀,而当他过分与社会融为一体时,也容易自杀,即发生利他主义自杀。利他主义自杀发生时,个人是不属于自己的,他高度地与其他人融合在一起,他只是整体的一部分,他放弃自己的生命只是因为对整体的义务。本文前面第二个自杀例子乡村老人,就是因为年老体弱,觉得自己活着是儿孙的累赘,而选择了上吊。人类历史上,这种老人自己选择结束生命的情况很多,电影《楢山节考》就讲了这样一位自愿放弃生命的老人阿玲婆。由于生活极端贫困,她所在的村子没有多余的粮食让没有生产能力的老人和孩子吃,所以她就遵从了习俗:每户人家,老年人,男人一到了70岁,女人一到了60岁,就要由儿子背到村后的楢山上去,任其自行消灭。阿玲婆由儿子背至楢山,儿子悲壮离开,雪淹没了楢山和阿玲婆。此外,丈夫死时,妻子自杀;主子死时,仆人或被保护者自杀也属于利他主义自杀类型。

利他主义自杀的发生与社会贬低自杀者人格有关系,只有个人微弱了,他的存在只是因群体而存在,那么他的生存权就很容易交付出去,群体需要他奉献“一钱不值”的生命。信徒们为了宗教组织而自杀、军队的士兵为了军队组织的自杀,也都是这种情形下的利他主义自杀。

归结来,利他主义自杀可分为三种类型:义务型如上述老人为尽职责采取的自杀、选择型如以为获某种荣耀的自杀、急性利他主义自杀如为追求某种乐趣或理想状态的自杀。

还有一种自杀为反常自杀。如经济危机引起的自杀,这种自杀并非是危机导致贫困而引起人们自杀,而是因为人们感受到传统秩序的破坏而冲动的自杀。离婚引起的自杀也属于反常自杀。反常的自杀和利已、利他自杀相比,是最正常不过的。

以上三种基本自杀类型可以复合、混杂。利已主义和反常自杀结合,利他主义和反常自杀结合,利已主义和利他主义结合,最后一种结合很少见。小说《遥远的救世主》里,主人公女警芮小丹为追捕歹徒而身中炸弹毁容断肢,自杀之前她电话爱人丁元英,对方的回应是沉默。她的自杀可以理解为是混杂的,突发的危机毁掉了她的美貌、健康和职业生涯,自我极强的她难以忍受这种状况,利他主义让她不愿拖着残躯成为爱人、亲人的负累,而最后对方的反应让她生出一种牺牲的冲动欲望,种种综合起来导致了她的自杀。

第三部分明确说明影响自杀的社会因素。从前面的分析得出,社会自杀率只能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解释。个人心理、自然环境、种族等非社会因素都与自杀率并不相关。任何时候,决定自杀人数的都是社会道德规范。表面上看自杀是一种个体行为,实际上是集体倾向。利已主义、利他主义、反常侵入个人时,促使个人去自杀。在这里我们可否认为,利已主义者自杀是反抗群体吞没自我或者感觉自我存在微弱、自我价值低,利他主义者自杀则是完全忠于群体,任由群体吞没自我,反常自杀则是感觉群体与自我关系的失序的激进结果。

“一切都取决于引进自杀的原因作用于个人的强度”。这一部分中这句话引人思考,既然取决于“力”(将引起自杀的原因称为“力”)作用于个人的强度,是否可以认为还是有个人心理因素在内?这个“力”的作用可以是长期的,也可以是突然发作的,对于长期的可以认为“力”影响个人观念,让他有了那些倾向:利已、利他,而突然发作的,则是失范、反常,突然击破心理防线。当然这种怀疑有点陷入导论中的提醒误区,如果要证实还需仰赖社会学理论和方法。

第三部分还谈到了自杀与其他社会现象如道德、犯罪的关系。正如感想的开头所提到的,自杀经常被当作是不道德的。自杀与杀人表面对立,其实是统一的暴力行为:当社会缺少限制时,暴力便体现为对他人的伤害,当社会限制人们行为时,暴力体现为自杀。

社会对自杀该有的态度是什么?作者认为自杀是正常、必然、不可缺少的但可以避免的“弊病”。自杀是社会结构的一部分,也有一定的正功能。根据本书推测,当今及未来的社会,急速变化,自杀率越来越高不是反常,而是正常现象,社会结构的动荡产生的社会条件是越来越有利于自杀了。

如何控制自杀?作者针对不同类型的自杀提出了不同的方案。加强人的社会化有利于减少利已主义自杀和反常自杀,使人在社会中有归属感,感受到个人价值。利他主义自杀主要是在低级社会出现,作者没有提出特别的方法。那么我想,是否可以通过提高社会文明程度,改变社会结构来实现?

每一个人都是独立于他人而存在,但又都存在于人的群体里。存在感和价值感是人的根本。我想只有提高存在感和价值感,才能有效减少自杀。但一个人若选择了自杀,我会思考引起他自杀的原因是什么,引起他自杀的原因是怎样印上他那个社会、时代的铬印,而不再单纯地责怪他不热爱生命,内心不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