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月经的私密化——《洁净与危险》读书笔记

作者:daisy

玛丽·道格拉斯,英国著名人类学家之一,因其对于人类文化与象征主义的作品而闻名于世。其代表作《洁净与危险》关注的重点在于“洁净”的意义,介绍了洁净对社会态度、价值观、宇宙观和知识的全方位影响。

要论讨洁净,就不得不提到相反的概念,即“污秽”。道格拉斯认为污秽就是位置不当的东西。根据这个定义,在中国的传统之中,人们通常将月经视为“污秽”之物。其原因有二:首先,月经的表现形式是“血”,而血被视为肮脏的东西,当这种血产生于女性的隐私部位或生殖器官时,它的“污秽”属性就得到了强化。其次,月经被视为是女性生殖能力的象征,但是发生初潮时,女性年纪尚小,被认为不应该具备性能力,进行性行为。因此,月经的出现是不合时宜的,是一种位置不当的“污秽”。

当今时代,随着去性别化潮流逐渐发展,月经本应该被定义为仅是男性和女性之间一种生理上的差别,但在事实上承载了太多的社会意义。突出的表现就是将月经私密化。所谓私密性,是指个人或群体控制自身与他人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在什么程度上与他人交换信息的需要。而私密化就是私密性形成的过程。女性月经的私密化,即月经的属性被建构为是女性特有的,完全私人的和隐秘的。月经的私密化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男性和女性对于月经的初步了解及评价多呈现出负面的态度,如“麻烦”、“不适”;初潮提前的女性害怕自己被视为异常,而选择隐瞒和藏匿,这些行为不仅针对异性,更针对同龄女性;月经的私密化已成为女性群体无法扭转的态势,谨慎的态度和藏匿的行为已内化为女性的行为标准和无意识的习惯。而且,社会环境塑造了一种无形的社会规范,使得藏匿行为成为了女性无意识的举动。初高中时,去学校超市买卫生巾,店家会主动提供黑色的塑料袋。这是卫生巾作为一种商品独有的“待遇”,而目的就是为了使其不可见,不必暴露于男性的视角下。这一行为在无形中提醒着女性,卫生巾是需要被遮蔽和隐藏起来的私人物品。

道格拉斯提到,处理污秽的方法有忽视、禁忌、遮蔽、净化等。采用仪式,使污秽得以净化,即可纳入到洁净的体系之中,而被接纳。在这里,笔者认为私密化就是女性处理月经这一“污秽”的方法,因此她们选择隐瞒和遮蔽。同时,这种“仪式”,也就是私密化的行为,实际上是女性自己强加给自己的,呈现出事与愿违的结果。事实上,多数男性随着年龄的增长对卫生巾和月经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将其视为正常的现象而非肮脏之物,所谓的“污秽”通常是女性自己内心想象出来的,即使成年男性看到女性的卫生巾,得知女性正处于经期,也不会觉得尴尬和难堪。随着社会的发展,月经的去私密化势在必行,但是这个过程却又注定漫长和艰难,因为在短期内,女性依旧无法改变那些已内化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