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净与危险》读书笔记

作者:已过

玛丽·道格拉斯 女爵士,(1921年3月25日-2007年5月16日)。英国人类学家,因其对于人类文化与象征主义的作品而闻名于世。她被认定为涂尔干的追随者与结构主义分析的提倡者。

《纯净与危险》一书被认定为社会人类学的重要文本。玛丽·道格拉斯在《洁净与危险》中指出对洁净的关注乃是处于所有社会关注中心的关键主题。揭示了洁净对社会态度、价值观、宇宙观和知识的全方位影响,为每位读者理解人们为何行其所行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解释。玛丽试图澄清在不同社会和时代之中,介于神圣、洁净与不洁净之间的差异。透过对于仪式、宗教和生活方式的一个复杂与深思熟虑的阅读,她挑战了西方对于污染的概念,厘清了文化脉络与社会历史究竟有多么重要。

在这本书中,道格拉斯主要以日常生活为基点,聚焦于日常象征,仪式,物品及其活动等。该书从结构和功能两个层面展开论述,在其中我们可以发现涂尔干的结构主义和结构功能主义的影响。

道格拉斯文章的中心思想是将涂尔干的社会整体论思想运用到现代社会的信仰体系中。此外,道格拉斯通过检验结构主义的假设来澄清自己的假设。

《洁净与危险》该书是关于污秽和传染观念的概述,包括两个主题,一个是展示禁忌作为一个自发的手段,为什么有必要保护宇宙的原始分类及为什么禁忌是如此五花八门?第二个主题是关于以上问题的回答。它针对含混带来的认知不适做出反思。

为了阐述以上的问题,道格拉斯解释了为何要分类,接着阐述了分类的标准,在此基础上,进而论述何为污秽以及如何处理污秽。

首先,关于为什么要分类,作者提出,分类是 指人们把事物、事件以及有关世界的事实划分成类和种,使之各有归属,并确定它们的包含关系或排斥关系的过程。通过分类,确定了内外的边界,使社会成为一个有序的整体。对于无法分类的事物,则归为禁忌,要么神圣,要么异端。其次,关于分类标准,作者认为分类没有客观的统一标准,应当在具体的文化环境中去考虑。此外,道格拉斯指出,污秽是位置不当的东西,以“主位”的视角来审视,见仁见智。例如,鞋子本身不脏,但是放到饭桌上就是脏。通过物品各归其位,来组成一个有序的世界。作者在如何处理污秽的问题上,道格拉斯将世界分为洁净与污秽。在洁净的边界外的所有事物视为污秽。处理污秽的方法有忽视,禁忌,遮蔽,净化等。如苹果掉地上,洗干净可以吃;五脚猪不祥,但是祭祀后可食用。换而言之,采用仪式使污秽净化后,可以将物品纳入到洁净的体系之中。作者提出,仪式演示的是社会关系的形式。通过直观的表现这些关系,它能使人们认识自身所处的社会。通过物质性的身体这个象征的媒介,仪式作用于政治实体。

在《洁净与危险》这本书中,作者从社会结构与人的思维观念出发进行分类,从中,我们可以看到结构功能主义的影子,同时又有涂尔干社会整体论的影响。

在这本书中,通过分类,我们界定了事物的边界,从而划清了 社会关系网络,从而亲属关系,权利义务等得以明晰。分类体系的建立使我们有可能更清晰的洞察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