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的共同体》读书笔记

作者:daisy

《想象的共同体》由本尼迪克特·安德森,是探讨“民族主义”的经典著作。安德森为康乃尔大学国际研究院教授,是美国著名的学者、政治学家、东南亚地区研究家,对推进文化和政治相关的比较历史研究中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在《想象的共同体》一书中,他融比较史、历史社会学、文本分析与人类学于一炉,以一位“具有强烈现实关怀的人戏观众”的独特视角,为研究民族和民族主义问题提出了新思路,树立了新典范。

整本书围绕着几个递进的问题逐步展开,即民族的概念和本质的界定、民族意识的起源、民族主义在历史上出现及变迁的过程、民族主义会有如此深刻的情感正当性的原因。安德森强调将民族主义的文化根源主要归结于宗教共同体逐步瓦解、王朝的衰落和对时间理解的改变上,并认为“资本主义、印刷技术与人类语言宿命的多样性三者结合”以及认识世界的方式不断变化,促进了民族意识及民族原型的产生。作者从“哥白尼精神”出发,从民族情感与文化根源来探讨不同民族属性的、全球各地的”想象的共同体”,认为这些”想象的共同体”的崛起主要取决于以下因素:宗教信仰的领土化,古典王朝家族的衰微,时间观念的改变,资本主义与印刷术之间的交互作用,国家方言的发展等。最后作者就该书在世界范围内的出版与翻译史描绘了《想象的共同体》的地理传记并进行了社会学意义上的理论分析。

论及该书的研究意义,《想象的共同体》之所以成为民族研究中的经典,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它独特的视角和多元的论证方法,这也正是安德森民族研究的主要贡献和价值所在。才外,《想象的共同体》在纵向的学术史中也有重大的意义,其完成了原生主义到现代主义再到后现代主义的过渡。

另一方面,安德森对于印刷媒介技术的极力夸赞,与麦克卢汉的“媒介即人体的延伸”的观点极为相仿,但这不免陷于技术决定论的漩涡。麦克卢汉认为:任何媒介都不外乎是人的感觉和感官的扩展或延伸:文字和印刷媒介是人的视觉能力的延伸,广播是人的听觉能力的延伸,电视则是人的视觉、听觉和触觉能力的综合延伸。当然,现代社会层出不穷的各种媒介确实发挥了重要作用,促进着人类社会的进步和发展,极大地便利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也改变着我们的行为方式和思维结构。但这种观点把媒介技术看作是社会发展的唯一动力,却看不到人的主体性和能动性的局限性,只是片面强调感觉,有其局限性。

综合上述,《想象的共同体》的学术价值不可忽视,但也不可陷入盲目的崇拜和一味遵从的泥淖中,应结合现实状况从多个角度进行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