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将活到100岁,长寿时代,我们的生活和工作要怎么办?

无论你是谁,无论你多大年纪,都必须面对这个基本事实:21世纪初出生的人有一半的概率活到100岁,这在发达国家已经成真,发展中国家也正迎面赶上。这就是长寿时代。如果我们以为长寿时代只是意味着老龄化、延迟退休、养老金缺口和劳动力短缺,那我们的视野仍然是流于表面。长寿时代带来的变革远超出我们想象之外:

  • 过去的受教育—工作—退休三阶段人生模式已不再适用;
  • 劳动力市场中空化会进一步导致贫富差距;
  • 更复杂的家庭结构和变化的代际关系会出现;
  • 新一轮产业变革,生物工程、计算机采集和碳替代会成为巨型产业;
  • 员工更少但通常更专业的企业组成的生态系统将成为增长点;
  • 智慧城市和零工经济兴起,工作和办公场所分离;
  • 个人对灵活性和多样选择的渴望,将压倒公司对体制和可预测性的需求;
  • 跨龄友谊将成为常态,老人不再是一个老无所依的“独立王国”……

本书来自英国伦敦商学院经济学家琳达·格拉顿和心理学家安德鲁·斯科特为MBA学生开设的一门“百岁人生”课程,入围2016年英国《金融时报》和麦肯锡公司年度图书奖,出版一年便已经被译为12种语言。两位作者是经济学和心理学的专家,并且在多个政府和多个跨国公司担任人力资源和经营管理咨询顾问,他们运用前瞻性的研究成果和超前视野的实践经验向我们展示,在长寿时代,我们必须从过去的三阶段人生演进到多阶段人生,才能将长寿变成天赐大礼,而不是变成诅咒。

“作者雄辩地向我们证明,我们的全部生活都将重组,以适应这破天荒的长寿。婴儿潮一代和千禧一代都应该好好读这本书。”

——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哈佛大学劳伦斯·迪什历史学讲座教授

核心观点

我们的寿命将比任何历史时期的人类寿命都长得多,也会比我们目前做人生决定时参照的榜样长得多,比我们的当前经验和制度安排所假设的寿命更长。许多事情都会发生变化,而且这种转变正在发生。你需要为此做好准备,并适应这种转变,这也是我们写作本书的目的。

本书讲述了世界上许多人活到100岁时会发生的事情。最紧迫的一点是怎么解决财务问题,但是当我们关注无形资产的时候,才会得到真正的洞见。从经济学和心理学角度来看,我们已经提出,长寿人生需要对生活进行根本的重新设计,并且重新调整时间结构。

“受教育-就业-退休”三阶段人生变成多阶段人生,夹杂若干个过渡期。过渡会成为常态,灵活变通,获取新知识,探索新的思维方式,从不同的角度看待世界,建立新的关系网,这些转换技能需要我们剧烈地改变视角,还需要真正的远见卓识。

过去服务业取代农业和工农工业成为最大的产业,在长寿时代,老年人口更多创造的需求效应,行业和市场价格会做出回应。新产业、新企业和新技术的兴起。

对于企业,特别是企业中的人力资源部门来说,这一切听起来如同一场噩梦。企业喜欢的是老一套的、简单的、可预测且易于运行和实施的体制。最终个人对灵活性和多样选择的渴望,将压倒公司对体制和可预测性的需求。

大量的行业变革会出现,人们在掌握的技能和可能的工作地点方面更灵活。人们的工作对象也会发生重大变化。人们工作的公司类型会发生巨大变化。在未来的企业格局中,大型企业将越来越多地被小型企业和初创企业生态系统所围绕。这些由员工更少但通常更专业的企业组成的生态系统将成为增长点。

到目前为止,政府的注意力仅限于退休问题,但它们必须越来越多地考虑教育、婚姻、工作时间和一系列更广泛的社会安排。在百岁人生中,确保财政供给很重要,但是,调整人们在一生中的生活和工作方式更重要,这才是政府机构需要探讨的问题。建立一个全新的监督和立法体系是政府的首要任务,政府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健康不平等以及如何确保穷人能够保持健康长寿。

到目前为止,政府的注意力仅限于退休问题,但它们必须越来越多地考虑教育、婚姻、工作时间和一系列更广泛的社会安排。在百岁人生中,确保财政供给很重要,但是,调整人们在一生中的生活和工作方式更重要,这才是政府机构需要探讨的问题。建立一个全新的监督和立法体系是政府的首要任务,政府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健康不平等以及如何确保穷人能够保持健康长寿。

技术创新与长寿相结合之后,对这个传统行业构成了实质性的威胁。因此,将有新的提供者、新的产品和实现现有目标的新途径。为了支持那些注定要长寿的人,教育机构面临四个问题:如何将新的学习技术和体验式学习整合进来;如何打破年龄组之间的界限;如何更深入地传授创意、创新、人性和同理心;如何提升实用性,确保教育在与科技的竞赛中胜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