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的终结是否将意味着学校教育的终结

读《大学的终结——泛在大学与高等教育革命》
作者:高志奇,延安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师

《大学的终结——泛在大学与高等教育革命》[美] 凯文·凯里著,朱志勇,韩倩等译,人民邮电出版社2017年版,文中标注引文皆引自本书。

教育是一逐渐普及化的过程,最早的教育权和受教育权都掌握在贵族手里,普通百姓是很难受到教育的。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尤其是科学技术在教育领域的应用,学习也变得方便起来。教育的时空开始分离,只要有接受教育的意愿,教育随时随地都可进行。如今,只要有网络,任何人都可以学习世界顶级大学教授的课程。于是,传统的学校教育方式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学校课程的减少,慕课等网络课程的增加,已经在冲击着教师的课堂。今天我们对于教育技术的怀疑也许就像苏格拉底不相信书本知识一样,但它确实已经在影响着教育。网络课程所呈现的资料以及学习的痕迹将会保留较为久长的时间,同时它也少了很多人为因素的干预,教育,尤其是考试变得更加客观化。在线测试或考试都是自动生成,没有人可以随意改变答案,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或许线上课程以后将会成为教育方式的主流,以代替传统的上课方式。如果是这样的话,大学是否就会终结呢?唯一担心的就是网络课程没有相关的学历认证,或者网络课程的学历认证认可程度低,以及要保证学习课程与参加测试考试的始终是同一个人。网络课程,既要保证网络畅通,又要保证测试者不利用网络作弊。当所有的问题或弊端都解决了之后,或许大学教育的实体将不复存在,甚至没有了学校。若干年后,大家只知道需要受教育,但不一定就是要去学校接受教育。要真是这样就好了,家长再也不用愁孩子上不了好学校,再也不用千辛万苦,想尽一切办法送孩子去所谓的好学校读书。

毋庸置疑的是,线上与线下还是有很大区别的,线上是单向的传递知识,师生间没有任何互动,学生不能提问后,老师立刻作答,只能是学生先选择提问,老师隔一段时间后再回答学生所提问题。对于老师的回答,学生若有疑惑,也不能立即解惑,还得需要等。当然,也许很快就能实现即时互动,师生可以用电脑,甚至手机进行互动。大学的终结或者说学校的终结,暂时是不可能的,因为上大学不仅是去学校学习相关课程,更要接受的是大学文化的熏陶。学校教给人的不仅是知识教育,更有文化的熏陶。坐在自己家里学习知识与坐在某高校的教室里,自然是不一样的感觉。大学校园的文化是家里所没有的,不去大学读大学,怎么知道大学是什么样。很多人都喜欢看明星演唱会,我没有去看过,但个人认为现场未必就有电视上看得清楚,可是为什么很多人要去现场呢?待在家里看电视岂不更省事。原因不言自明,当然是现场有现场的气氛。还有一个情况,或许更能说明问题。北京天安门早上升国旗,每天都是人山人海,去的稍微迟点的人几乎就看不见什么,与在电视上看简直是天壤之别。我去天安门看升国旗,很多人都是举起自拍杆在手机上看,而且很多人也在拍照或录视频,自己拍的照与录的视频,就比网络上的好吗?显然不是这个道理。所以上学也是同样的道理,学校是学习的地方,而家里不是。即便教育技术再发达,受教育和学习还是需要学校,学校退出历史舞台应该还需要很久长的时间,或许是永远都不会退出。因此,大学的终结,或许只是教育方式的更新换代,而不是大学的终结。更进一步讲,大学文化永远不会终结。

大学终结后,被泛在大学所代替。“泛在大学,就是未来的学生要上的大学,对于那些接受过良好大学教育的人而言,泛在大学中的一部分知识似曾相识”(P6)。曾经的教育资源非常稀缺,现在优质的教育资源更是稀缺。“数世纪以来,教育资源一直稀少而昂贵,而在泛在大学这种状况将不复存在”(P6)。泛在大学的出现,降低了教育成本,与此相反的是,人们的收入却在逐年提高,中产阶级的比例不断增大,所以能够上大学的人则越来越多。所以教育普及化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中国人的收入也在逐年提高,在解决了基本的需求之外,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孩子的教育上,都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甚至出现了揠苗助长,一些家长恨不得6岁的孩子就能达到考大学的水平,尤其是当看到同龄孩子比自己的孩子在文化知识上强,家长就坐不住了,这给现在的培训辅导机构提供了机遇。现在的孩子,上学就比较辛苦,放学放假后也基本不能闲着,除了学校的假期作业外,还要接受家长的安排。一些孩子基本就没有假期。中国的孩子在玩的时候被逼着学习,在学习的时候却在疯玩,完全丧失了学生应尽的义务。比如,大学教育的问题就很突出,大家都在喊提高大学教育质量,但所做的工作却是在办综合性研究型大学。很多大学没有自己的特色,都是追求大而全。“‘大学录取’ 这一概念将成为历史,泛在大学面向所有人开放”。(P7)同时,“未来的学生将不会在其童年时光为了进入那屈指可数的几所精英学校而挤破脑门”(P7)。如果到了这种情况,那么教育将不再是一个问题,而是一个话题。这种情况是大家所殷切期盼的,或许这是解决教育资源不均衡的一个最有效的办法。当教育资源的不均衡问题解决了,剩下的就主要取决于个人自己的天赋和原生环境两个方面。

中国现在最廉价的教育是大学教育,因为大学的学费这么多年来也未上涨。上大学是有严格的分数要求的,达不到学校的要求就上不了自己想读的大学。与大学教育相反的是,基础教育随意性就比较大。义务教育不考试,按学区划分,为了能上好学校,家长就得另想办法,要么买学区房,要么花钱。当然,归根结底,还是钱的事情。这是教育资源不均衡的突出表现。为了保证学生质量或者为了保证公平公正,各种奇葩的做法都有,比如面试家长,登记学生家里的汽车、家长的学历、工作等,最搞笑的是,学生上哪所学校,竟然有采取摇号的形式,这或许比中彩票都难。如果学生被摇到了好学校,那就意味着中了大奖,不过,彩票可以多次买,而上学摇号却只有一次机会。现在懂教育的,不懂教育的,都在搞教育,好像所有的人对教育多少都有发言权,唯独教师应保持沉默。教师的课堂,现在不仅受学校学院的部门所管和监督,还要接受学生的监督,老师要怎么上课,还要咨询学生吗?在各种监管和监督之下,老师就变成了傀儡,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教书育人,最终就变成了照本宣科,保证不出事就行。教育的本质是什么呢?并不是培养高分数的考试能人,而是“传道受业解惑”,学校是人社会化的重要场所之一,所以教育就是为了培养合格的社会人。忘记了教育的本质,就不会找到提高教育质量的方法。大学的教育不仅是教学,还有研究,教学是两个方面,教和学,研究是师生都要做研究。老师教,学生不学,还要怪老师没有教好,谁能主持这个公道。至于研究,这是大学必须做的事情,老师不做研究,空谈教学,教学又依靠什么进步。
中产阶级占大多数的社会是一个比较稳定的社会。正是因为有了大量的中产阶级,对教育的需求也才越来越高。当社会上的大多数人都有能力供孩子上学时,上学就不再是简单的上学,而是要上名校。教育之间的分化表现在教育资源在不同学校之间的分配,归根结底是师资和管理两个方面。如今,学好上了,但好学校难上。义务教育看似不收费,但为了能让孩子上个好学校,家长所花费的费用远超于曾经上学所谓的学费。除了物质上的花钱外,家长的心神难以安宁。况且,不是所有的家长都有足够的金钱去支出孩子任性的上学,也不是所有的家长都有弱关系可用。除了学校教育之间的差距之外,校外教育的落差更是越来越大。各种兴趣班成为孩子特长教育几乎唯一的学习机构,因为学校教育不承担兴趣教育,即便是有也难以达到家长和孩子的要求。学生之间的差距在不断拉大,拉大的不仅是学习,还有特长。兴趣学习依赖于校外,课外辅导也更多依赖于课外,学校的学习好像越来越业余化。教育问题今天前所未有,它又将何去何从。“美国大学学费如今是全球最贵的,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贵”(P8)。中国大学学费估计是世界上比较低的,因为读大学的正常费用都不及哪些贵族幼儿园。而小学、中学中的优秀学校,其入学资格就更难,所花费用是一般人都不敢想的。在中国很多家长看来,孩子能不能上好大学,在于能不能上好幼儿园,在于能不能上好小学,在于能不能上好初中,在于能不能上好高中。只有一路好,才可能有最终的好结果。义务教育阶段,孩子的潜力还没有发挥出来,还不能衡量出谁到底是真正的学霸,而择校则是帮助孩子学习的最佳办法。学校在竞争中被分成了三六九等,教育在竞争中形成了恶性循环,教育不公平的问题越来越严重。即便划片区上学,一旦所在片区没有好学校,那么有能力的家长,是不会甘于这样的安排的。尽管要改变划片区上学很难,但也不是不可能。事实证明,困难总是有人能够解决。我曾经上学的轨迹是村里上学前班和小学前阶段,小学五年级、六年级在镇上的中心小学读,初中也在镇上,高中在县上,大学到城市。如今完全不是这样,村里早已没有了学校,镇上学校也已容不下大家对优质教育的追求。只要有能力,家长都会想办法把孩子送到县城,市区,甚至是省城。

优质生源的大量流失,使曾经还小有名气的学校逐渐边缘化,只能招收无处可去的学生。教育分层,提早把人就进行了分类。学习,受好的教育,就是为了上大学,但大学却总是让人失望。“在培养大学生知识方面,美国的大学却不折不扣是平庸的”(P11)。这样的研究结论在大学教育方面还是比较通用的。“读大学是美国公民人生中的一个重要仪式,也是一个极为重要的阶段”(P17)。看看中国高考的架势,就知道这个仪式有多重要,每年都有的高考,竟这样被社会所推崇。高考上大学固然重要,但不是谁最终都能到自己满意的大学去读书。“大学似乎是一种更高尚的存在形态”(P18)。可以学习到大学的优质课程,却没有资格进入到这样的大学,确实是两种感觉,更是两种收获和两种人生。大学的在线课程很多,但不能代替传统的大学教育,“一直听讲而不能打断和提问,是很让人沮丧的”(P19)。凭这点来讲,线上课堂的优点确实还是不那么理想和吸引人。对于新事物的出现,人们总是难免会产生困惑,今天我们对待新科技在教育领域的应用是否也和当初巴黎的教师“面对印刷技术的出现,有点措手不及”(P24)一样呢?教育技术的不断改进,总是在挑战着传统教师的权威,导致教师教学和指导学生的方法,其实一直在变。虽然现在我们并不完全认为线上课堂会取代大学教育,但确实教学方法发生了变化,比如课堂中使用多媒体,指导学生不一定要面对面等。大学教育可以普及化,但大学教育确实应该属于精英教育。要实现上大学容易,读大学难,从大学毕业就更难。否则上大学的意义在哪里呢?为何基础教育残酷的竞争最终在大学被抛弃了呢?大学教育是教学重要,还是研究重要,对于二三流的大学来讲,总是喜欢高喊教学为重,拿教学做挡箭牌,以掩盖自己研究方面的不足,而对于一流大学,由于它们的研究能力非常突出,从而这也成为它们忽略大学教育的借口。大学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学,可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但教学和科研都应该做,且无论怎么做,都不能脱离学校的实际情况。盲目追赶超越,不是把自己累死,就是把自己弄得不伦不类。“一个人的道德品质、社会和个人特征会彻底使他的教学失败,而博士的考查并不能顾及到上述的任何特征”(P34)。这样的悲剧依然继续在中国大学上演。今天中国一些大学拼命引进所谓人才的做法,是美国曾经做过的,也是被怀疑和否定的。不搞研究的大学肯定不是好大学,甚至可以说它就不是大学,如果有,就可以将这样的大学归为类似于美国的社区大学。所以一辈子没有任何研究,没有任何只言片语,就是所谓教学做得好,就应该被评上教授的做法我并不认同,毕竟像米德那样述而不作的大家应该很少。而只做研究不做教学的人实际上也不适合在大学生活,或许他比较适合研究所。

做研究是做实际的研究,没有可比性。不同学校之间有差距,不同教师之间自然也不一样。不求同,只求符合自身情况,力争做到做实研究,不做虚研究即可。现在,“博士学位仅仅是假象、装饰与托词,是大学和学院装饰其目录的手段”(P34)。于是,大家都想办法去读个博士。“大学里的学生分为两类,一类是认真想学的,一类是有钱人的孩子”(P45)。这个划分不全面,实际上还有两类:一类是不想学的,一类是没钱也不想学的。“你上个大学,就是混个学历”(P45)。现在中国不知有多少大学生不仅是这样想的,更是这样做的。现在的教育最被忽视的恰恰是最重要的教育——大学教育。在中国的家长看来,把孩子送进大学就算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中国现在在校大学生的父母,大多都没有上过大学,之前早已毕业的大学生的父母,没有上过大学的就更多。所以从家长的角度来讲,当孩子走进大学校门之后,他们就不再会过多关注孩子的教育。可是这并不是说大学学校自己就没有压力,没有事情可做。实际上,大学之间的竞争也是很激烈的。“要同传统的大学竞争并超越它们,新的大学就需要利用科学技术提供的一些能显著优越于传统学校所能提供的东西”(P89)。不过,由于“学生个体有着独特的经历和神经模式”(P89),他们未必会买学校的账。

大学文凭实际上就是一张通行证,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标志,就如同一件普通的运动衣上面印有耐克的标志,瞬间就让它的价格翻一番,甚至更多。读大学可以让人的命运发生变化,因为通过读大学你会有更多的机遇;读大学会影响你的工作,也会影响你的婚姻,会影响人的很多方面。更重要的是,读大学给人带来的基本都是好处,而读大学的坏处好像没有听过。现在你去约会,寻找结婚对象,对方及其家人一定会考虑你受教育的程度,甚至你的受教育程度最终决定了你的结婚对象。在一个越来越看重教育的社会里,谁又会忽略这个大家最关心的因素呢?面对面交流互动式的教学方式,显然比单向的信息传播更有益处,一个大家都知晓的例子是,让小孩看电视学说话与和与大人交流学说话,看电视反而不利于小孩说话。人们之间的互动形成了社会,或者说正是因为人们之间的互动,也才有了人。所以,“技术让教育变得更好,而不是更容易”(P241)。现实的情况是,大家都在追求方法上的改进,以使教育更容易,于是为了提高教育质量,就大搞特搞教改、课改。实际上,无论怎么改,教育就是教育,学习就是学习,不教育,不学习,什么样的方法都是没有意义的。可见,理解错了,就达不到课改、教改的目的。上大学是目的,受教育是手段。如果是这样,大学一旦终结,则将意味着教育就得终结。实际应该是反过来的,受教育是目的,上大学是手段。这样去理解,大学在不在都无所谓,只要能够享受到优质教育资源,谁又愿意挤破头去读精英学校和好大学。教育,一个永恒的话题,一个复杂的谜题,一个家长头疼的问题,一个学生讨厌的去所,一个学校一直在做却一直都没有做好的工作。既然复杂,那就简单化,教育,即教书育人,学习,即看书学习思考,没有做到教育和学习,则没有做好教育工作。对于学校来讲,务必要做到维护学校师生的合法权益,不能遇到问题就推卸学校责任,而把老师当成替罪羊,不能怕家长吵闹就无底线忍让。教育就是教人原则和底线的,学校无原则无底线,教出来的学生就会无底线无原则。如果不能回归到教育的初衷,则社会上无底线无原则的人就会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