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特权的思考

作者:莫小北
这几天连着两则有关特权的新闻,那么社会学是如何看待特权的呢?
其一,特权离不开比较。特权发生在脱离约束、自行其是的场合,当事人认为这情境不构成对自己的管控,在如此情境定义的作用下,出现了特权者。有特权者,就有非特权者,不然大家都不守规则,那还谈什么遵守规则呢?
其二,特权是权力的“炫富”。在科层制组织中,权力依据地位、职务而定。但在“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仍然存在的今天,职务性权力不免会扩大与弥散:可能是人际方面的扩大,比如“有关系”;也可能是事物方面的弥散,将职场上的权力挪用到其它时空坐落中。
其三,特权反映了时代特征。在封建时期,人们认为特权是理所应当的,把特权自然化的关键是下层连身体也被上层控制。到了后来,个人崇拜和权力操纵又合法化了特权。直至如今,人们的权利意识成为惯习,才会对特权反感。
其四,特权易引发冲突。既然定义了此情此景是不正当的特权,便会激发人们的义愤,造成冲突。这种多对一的冲突,借着互联网传播的威力,动员起人们的公平感,表达了人们对特权的愤怒。
曾经有网络暴力的提法,互联网既可以发出声音(利益高),而且还不受限制(成本低)。与之相似,面对特权,我们的应对不仅需要结果的正义,还关乎程序的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