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博论文,台湾今年开始也要查重了

来源:台湾联合报

作者:吴珮瑛,台湾大学农业经济学系教授

据报载台湾政大、清华及交大规定2019学年度起硕博士论文要先完成「原创性比对」之体检,才可申请学位考试。这是原本就该做的事,虽然慢了些,但永远不嫌晚。

此规定一出,各方正反意见蜂拥而至,针对机器检查的疑虑及诸多诠释似是而非。现在订此规定虽不嫌晚,但我们要问,这些硕博士生的学位论文,绝不会是他在大学裡念了至少六年及以上不等的时间,所写的唯一论文,为什么在他将完成可能是人生最后一个学历前,才让机器告诉他「你是否抄袭?」

由大一开始写三、五页的小报告,至大学高年级的三、五十页中报告,到最后硕博士必备的学位大报告,为什么没有人教他们写报告?难不成老师真的认为学生多写几篇就会,是老师误以为学生真的会,还是老师根本没有看?

日复一日,到了最后的学位论文,指导教授也和一般答辩委员一样,口试前一周才看到论文。所以全都要仰赖机器,而靠机器比对又觉得不完全可信,需要人工比对,请问谁该是那位人工?图书馆员,还是工读生?如此,课堂老师为什么要规定写报告作业?为什么论文规定要有指导教授,指导什么?

有人认为此规定一出,人文社会科学领域首当其冲,因为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常会大量引用其他文章。此一意见似隐含自然科学领域研究,不用参阅前人研究?这是对参阅文章引用的绝大误解。参阅他人研究不管多少,都要用自己的文字说出别人的意思,所以学生需要知道何谓改写(rephrase),但改写后不会「自然」变成你的想法,因为内涵还是别人的,所以一样要引用。

因此引用和抄袭绝无模糊界线,且多引用并不折损你论文的价值。机器指出来一长串和他人相同的词句,你虽有引用,然是抄袭,因为你和原作者讲同一个概念竟可以巧合到用一模一样的词句,更何况该概念你是由该作者一文看来,这怎不会是抄袭。试问,请你用五分钟讲白雪公主或三国演义故事,你会和原作者用一样的字句吗?让你讲十遍,你就会变成这两本书的作者吗?你讲的时候不是拿著书念,所以用词用字绝不会和原书相同,但一听(看)就知是在讲该故事,这称为改写(说)。

硕博士论文都有指导教授,平常不指导实质内容,更不逐章逐节看,最后学生送来上百页论文,丢给机器检查。或许第一个会被机器人取代的工作是指导教授。回到务实面,在研究型大学认真踏实指导完一篇硕博士论文,在升等上完全抵不上夯不啷噹指导完十篇论文。又更务实一点,指导完一篇硕博士论文在本校的金钱代价是四千及六千元,如此低诱因难以诱发良心的展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