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如何影响了我们?

作者:莫小年
社会学的一些门派,主张社会和个人的一体化,即结构性的特征会决定个体的脾气秉性。
那么从这个角度,来看手机如何影响了我们,会发现什么呢?
首先,个体愈加封闭也愈加开放。封闭者,指与外界的面对面互动越来越少,建立社会关系越发脆弱;开放者,指运用各种APP来接触世界,以此来表达自我。这是表面的分析。
其次,个体愈加被动也愈加主动。被动者,指个体的创造力、想象力都服膺于手机中各路商家为刺激购买所做的安排;主动者,指面对纷繁复杂的信息,个体可以依据自己的喜好来展示自我。这一点指向个体。
复次,个体愈加单面也愈加双面。这两个描述都源自马尔库塞对社会秩序的分析。单面意味着行动者被操纵、支配,乃至绑架——这是批判理论的说法。双面则意味着个体的自主和自由。
我们可能在手机的品牌、性能等方面被控制,但同时,在手机上,知识的累积效应以及传播条件的便捷,大大拓展了我们对于事物的理解,丰富了我们的文化资本。这一点与上一点的区别主要在于它是将社会分析运用于个体的尝试。
最后,个体愈加同质化也愈加异质化。二者的前提在于每个人的自我都包含主体我和客体我两部分。同质化是指通过手机,我们好像蜘蛛网一般,与他人建立了联系,这种联系可能很脆弱,但孰知这不是它的长处呢?
齐美尔关注的陌生人,通过技术条件,拓展了其应用范围:陌生人今天在并且会待到明天,他距离我们既不近,也不远。同质化与异质化是相对的,一个个团体联盟的同质,就是彼此间的异质。运用手机,我们也会遭遇不同的人物,这一条条的互动仪式链,将人们整合在了一起。这一点力图从微观过渡到宏观。
说起来,谁人离得了手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