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觉的社会学

作者:莫小年
睡觉里,蕴含着怎样的社会学知识呢?
睡觉的对象化。把睡觉当做一个研究对象,睡眠成了可分析、可消费、可操纵的物品。睡觉不好时,人们会求医问药,各种帮助睡觉的药物和方法也层出不穷。当睡觉遭遇了问题,人们会焦虑、会把睡眠问题化,用现代化的手段解决现代化引发的问题——睡眠不佳。
睡觉是手段,是目的,还是表征?手段者,睡觉由工具理性操纵,是为了储备体力和智力,以服务于工作或其它,甚至有用剥夺睡觉的办法来审讯;目的者,睡觉就是对闲暇的追求、对自身的满足,比如“睡觉满窗晴日”;表征者,睡觉是它物的符号与体现,如白居易有诗云“睡觉心空思想尽,近来乡梦不多成”,睡觉在这里表达了内心的思念与渴求。再比如,工业革命前后、信息革命前后,睡觉的时长一定不同,从而吻合于忙碌的工业时代或是占据注意力的信息时代。
睡觉也可以被看做一个符号,表达意义,完成互动。比如失眠,可以是大赛来临前的紧张,也可以是痛苦绝望所致;而心情平和时的“安稳觉”,则是和谐。
睡觉可能是性行为的同义词,也可能是“打个盹”的意思,还可能是“困了”“瞌睡”,或者是“无聊”。总之需要联系特定的情境——更准确地说,是特定的情境定义。
最后,愿大家都有好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