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的社会学

作者:莫小年
洗澡之余,胡思乱想,做此短文,以飨大家。
洗澡里,有什么社会学门道呢?
先是阶层化。不同的洗澡工具、方式、乃至间隔天数,都彰显出经济资本的差距以及生活方式的异质。在作为消费实践的洗澡过程中,洗澡是被打上阶层烙印的符号,显现出品味的有无与高低。
然后是性别化。男女有不同的洗澡用品和习惯,一般觉得女性的洗澡物品更多——父权制所规训的女性气质使然。不过在商家眼里,无论男女,洗澡所用之物都是一片有待不停的开采与挖掘的领域。现在以男性为消费对象的广告越来越多,于是男性对自身的关注、旁人对男性的看待,也被“建构”出来了。
接着是异质性,包含时与空两个维度。时代是纵向的,即洗澡之别勾勒出年代的差异。曾经流行澡堂,像煮饺子一样,许多人“挤挤一堂”;而今家庭有淋浴的越来越多,保护了私密,方便了用者。
场所是横向的,不同的场所资源不同,洗澡的模式等也不尽相同比如在医院,为了便于控制,每个病患洗澡的时间不过十余分钟;比如在工厂,因为有澡堂,所以职工养成了下班前去冲个澡的习惯;再比如在普通人家,洗澡的间隔可能是每晚、两三天、一周等等。
最后是个体化。洗澡能否成为一类惯习呢?按布迪厄的定义,惯习是“一种客观上根据其被构成时所处环境的具体情况进行调整的、后天习得的生成性图式”,“这是一种对于外部性的内化和内部性的外化的辩证统一”,洗澡受制于环境,体现着环境,也促进了环境的再生产。
洗澡毕,文亦结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