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研究:“同性恋”并非由单一基因决定

欧美科学家根据近50万笔基因资料和访谈,进行历来最大规模的性向与基因关系研究,结果显示性行为如同体形或智商,并非由单一基因决定,亦即没有单一“同性恋基因”,而是受到成千上万组基因和环境的复杂影响。研究成果于今年的8月29日发表于美国《科学》(Science)期刊。
研究团队根据英国生物样本库(UK Biobank)及美国基因技术公司“23andMe”提供的逾47万笔基因资料和生活资讯,展开全基因组关联分析(GWAS)及个人是否有过同性性行为等访谈调查,发现可能有数以千计的基因组与同性性行为有关,影响程度约为32%;且又以其中5组“基因标记”(genetic marker)的关联性最显著,但影响程度不到1%。
该研究的共同作者、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哈佛大学“布洛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学者尼尔(Ben Neale)指出,研究结果印证性向并非由单一基因决定,而是源于不同基因组中众多小基因的交互作用,惟不可能透过基因准确预测个人的性行为,因为养育过程、生活模式等环境因素,也都会影响性向,就如同身高或心脏病是受先天基因和后天饮食、作息等因素共同影响。
但另一方面,本身为LGBTQ(男、女同性恋者、双性恋者、跨性别者与对性别认同感到疑惑者)的众多科学家,担心该研究会被有心人士利用,助长对同志族群的偏见和歧视。例如,基因影响性向的研究成果,可能会让反同人士用以鼓吹基因编辑、胚胎挑选等手段,尽管这在技术上不可能实现;再者,性向非由基因百分之百决定,也可能导向“同性恋是一种选择”的论点,并借以推广“性向矫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