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为谁形塑身体?

作者:高志奇,延安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师。本文为《身体及其社会学》([法]帕斯卡尔·迪雷,佩吉·鲁塞尔著,马铎译,天津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一书读书笔记,文中引文均来自该书。

每个人的身体是自己的,但更是社会的,因为人是社会人,人的本质属性不在其自然性,而在其社会性。为了让他人对自己身体的看法与自己想象的一致,每个人都在想办法改变着自己的身体外形。爱美是女人的天性,这种不断改变自己身体外形,以赢得美的享受,无疑更多是女人的专利。人身体所具有的社会性,促使衣服款式多样化。衣服对人来讲,就不是仅起到保暖御寒的作用,除了遮羞之外,更多应该是为了美丽。进入消费社会,追求新款和新潮更是女性,尤其是年轻女性不改的初衷。为了将自己形塑成大家认可并喜欢的样子,人发明了很多手段,小到化妆品、减肥产品,大到整容,甚至变性。这些都是在改变人的身体,无论其最终是否能达到预先的目的。塑造身体,是人对衰老的一种反抗,尽管人人都知道衰老不可阻止,可是在进入消费时代的今天,花钱形塑身体对女人来讲,已经成为一种时尚,谁落后谁就会成为“黄脸婆”。而对男人来讲,不形塑身体,则是不懂得享受生活。不同时代,不同社会对于审美的标准是不一样的,比如中国唐朝时期就以胖为美。以胖为美的时代,生活条件自然差不了,否则是胖不起来的。对于大多数人来讲,吃胖比减瘦要容易许多。然而,对于生活在一个不缺吃少穿的时代,追求线条美会让人付出很大代价。漂亮的衣服要有漂亮的身材,否则便是对衣服的侮辱。不是谁都能忍受漂亮衣服总是穿在他人身上,这对女性来讲尤其重要。

身体所展示的,总有着这样那样的意思,有人打鼻环,有人刺纹身,有男人戴耳钉,还有男人蓄长发等等。无论怎样,只有活着的身体才能展示其意义。当一个人生命结束时,最后的寿衣仅表示此人已死亡。对于没有生命气息的人来讲,无论其穿着如何华丽或多样,除了死亡,都将不会再有任何其它意思。身体与支配身体的行动者是不同的,而“社会学的研究对象不是身体,而是支配身体的行动者”(前言P2)。身体与其行动者有紧密关系,身体是行动者的身体,行动者要行动也必然需要身体这个载体。在研究身体时,需要将身体看作独立研究对象,不能将行动者与身体混为一谈。皮埃尔·布尔迪厄“认为身体至少发挥三重作用:记忆、学习阶级习惯以及标志社会地位”(P1)。这是身体最基本的作用。人的记忆,虽说是由大脑控制,但是记忆形式则是依赖于对身体的训练,比如仪仗兵的步伐非常一致,就是由于身体经过强化训练记忆的结果。学习阶级习惯是由于身体总是处于一定的时空当中,在一定的时空中,人必然会学习属于自己同时又能区别于他人的阶级和习惯。至于标志社会地位,那是最常见的,不同社会地位的人总是有着不同的身体外形,无论是其穿着打扮,还是其言谈举止,总是有很大差异,而相同社会地位的人则在身体外形上有着大概基本的相似,即他们同属一类人。身体的外形总与饮食有着密切关系,追求胖的时代,能吃自然被推崇,而追求瘦的时期,节食或吃而不胖总是令人羡慕。“身体是身份重塑的载体,因为它可以维护名誉”(P6)。拥有漂亮的身体,总是令人羡慕的,看颜值的时代深深的影响了社会大众,小鲜肉的粉墨登场让其它因素变得不再重要,漂亮才是硬道理。

“身体必然是身份的恒定因素,它保证对于自己和对于他人继续存在”(P9)。有着不同身份的人,必然对身体有着不同的打扮,最明显不过的就是不同职业所穿的职业装。通过职业装,我们会很容易判定这个人是快递员,送外卖的,还是医生、护士,或者是环卫。因此,衣服是身体的辅助标签。不同职业的人对身体的形塑要求是不同的,有些需要化妆打扮,有些则一直都是素颜。底层人士或者说体力劳动者基本上是不用怎么去形塑自己的身体,因为他们所从事的工作本身就是在形塑他们的身体,而其它改变对他们来讲,既无可能,也没有必要。相反,对于脑力劳动者而言,尤其是对从事一线服务的工作人员来讲,则更加注重外在形象,即对他们来讲,化妆打扮本身就是工作所需。因此,身体在表明人的身份和地位。为了表明自己的身份,就需要对身体进行装饰,衣服、包、手表、皮带、鞋等就成为区别人之间差异的标志。谁穿戴名牌,则意味着这个人至少看起来不是底层人士,或至少是有钱人。“每种文化都有不同的标准,都规定不同的身体规则”(P15)。而为了迎合自己所属的文化标准,就需要想办法改变自己的身体。现在市场上出现的各种类型的化妆品,做身体护理的以及减肥产品等越来越多,就是人们追求身体美的最佳体现形式。当一个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尤其是人的基本需求得到满足之后,人则会有更进一步的需求。中国当前社会主要矛盾已经发生变化,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表明中国人对形塑身体有了更高要求,不再是吃饱穿暖,而是要让自己健康起来、漂亮起来、年轻起来。

身体也是信息传递的工具,不同的手势或者身体某一部位的晃动总是在传递着什么信息。“手势与姿势的意义取决于它们的表达环境”(P24)。不同环境,同样的手势或姿势其意义是不同的,但最悲哀的莫过于同样的手势或姿势在不同环境表示的是相反的意思。所以,当进入到一个新环境时,一定需要事先了解清楚当地有没有特别不同的身体姿势,其传递的信息或意义会让当地人反感,甚至是抵触。“手势往往不是代替言语而是通过把身体当作真实性的补充保证来把言语延长”(P25)。言语虽然重要,但身体具有的功能也是言语所不能代替的。身体在社会中的影响非常巨大,“只有浪漫的神话能权衡身体在社会中的影响”(P29)。我们经常听到的神话故事总是在印证着这一点,美女与野兽、青蛙王子、灰姑娘、白雪公主等,无不都是王子与公主的故事。现实中虽然不一定总是王子与公主终成眷属,但是人们所期望的总是公主嫁于王子,王子娶了公主。在社会大众眼里,没有什么能比看到英俊的王子和漂亮的公主举行盛大的结婚仪式而让人感到欣慰和快乐了。因此,社会大众最想看到的便是身体外形的般配度,其它的不想看到,而且也难以看到。身体也是表达抗议和不满所选择的首要工具,“集体游行是身体抗议的传统形式”(P31)。集体游行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游行人员不单一,甚至有人从中作梗,唯恐天下不乱。对于正常的游行来讲,“身体只是用来凑数,根本不能显示游行队伍的实力”(P31)。身体凑数的形式,在得不到有效处置时,则有可能会演变成身体的冲突,这时候游行就不是象征性的,而是变成了一场运动。

“现象学的中心问题是了解主体如何通过感官来触及围绕在其周围的事实”(P36)。现象学的中心问题无疑更多关注的是身体的反映和感觉,而身体的反映和感觉或者或假,总是身体发出的独特信息。对这些独特信息的解读至关重要,它是身体社会学所要重点研究的。身体承载了太多信息,“想要改变生活只需改变身体”(P45)。当身体发生变化,则意味着生活也要随之改变。这既是人为的,也是自然的。“我们把身体当作对象,必定要不断消费更多的体育用品、化妆品、医疗用品和时装”(P49)。要让身体与众不同,就必须进行投资。不给身体投资的人,其身体自然会朝人们所预期的相反方向变化。衰老本身就不可阻止,任其衰老则只能加快老衰。有追求且有经济能力的人,才会想着去改变自己的身体,这两个条件其实是缺一不可,当有追求却无经济能力,想改变是不可能的,强行改变则不符合实际情况,最终给会自己带来更多麻烦和经济负担。如果有经济能力,却不在乎自己的形貌如何,这样的人,也不会改变自己的身体,因为他们觉得没有必要,不过这样的人很少很少。按照戈夫曼的“印象管理”来理解,人人都想把好印象留给他人,如此,喜欢美、需要美、想变美是几乎所有人都想做,也会尽量去做的事情。一般来讲,有精神追求的人或者不愿意亏待自己肚子的人,是不太会刻意改变自己的身体,基本是顺其自然。而那些没有精神追求或精神追求层次较低的人,则更注重外表的装饰。当然,对身体的改造或装饰程度,最终还是取决于人的社会地位与财富。“身体的忧虑就是要追求完美形式,追求更个性的外表”(P56)。只有完美和与众不同,才能吸引他人的注意,有更高的回头率,否则是不会引起别人注意的,毕竟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人。人们对美和健康的追求有不同的理解,以前的人注重运动,现在的人则更多相信神奇的产品,越来越多的人都幻想有一种神奇的产品能将自己的身体形塑成自己所希望的样子。她们对产品寄托了过高的要求,忽略了自己的努力和行动,甚至不考虑自身先天的条件。成功形塑身体是自身努力和产品双重作用的结果,这对减肥来讲更是如此。当产品的作用有限时,选择手术就成为她们的一种选择。尽管手术风险很大,但依然不能阻止人们对美的追求,即她们甘愿冒险一试,也要让自己与众不同,最终在美丽和漂亮中脱颖而出。手术方式有成功的,失败的可能要更多,但失败的教训总是在事后让她们后悔,在决定是否动手术时,她们的意志总是比较坚定,相信属于自己的美丽要到来了。广告

不同的职业群体,对身体的要求是不同的,也对身体是否美的评价有很大差异。无论怎样,身体的存在才更为重要。对人侮辱的最高程度便是对其身体的侮辱。当一个人做了违法犯罪的事情,最严厉的处罚就是剥夺其生命。剥夺生命在不同国度的不同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形式,比如古代有凌迟、斩首等,即在对犯人进行处罚时,不仅要达到剥夺生命的目的,还要让其身体经历被摧残和侮辱的过程。古代设立这样刑罚的目的在于震慑其他人,让他们忌惮于刑罚的残酷而不敢去犯罪,但是在观刑过程中,民众忽略了刑罚的目的,甚至会忘掉受刑人的罪行,反而更容易激起对受刑人的怜悯。对身体的改变,说明了人愿意不安于现状,想要改变自己的现状,以过上自己想要的美好生活。

无论身体要表达什么样的信息,也无论身体的现状与自己的感觉和他人的评价是否一致,身体的存在永远都是第一位的。意外事情的发生,总是会剥夺一些无辜的生命,自己身边也不乏这样的惨例。在学校跟前有很多送快递的,他是其中的一个,由于经常让他寄东西,所以相对比较熟。可是前几天听他的同事说,他因为车祸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这不仅让人甚感痛心。当一个人的生命不在时,一切都是0。他只是普通人中的普通人,他的离去也许都不会有几个人注意,除了他的至亲。当他离去后,他的身体不再具有传递信息和行动的能力,但快递依然有人在送,只不过了换了另一个身体形式。至此,只想说,所有人当珍惜自己身体,爱护自己,爱护爱自己和自己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