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语言类节目的性别歧视

作者:莫小北
春晚语言类节目,对女性的“敌视”真的很深。几乎每个相声与小品,都能找到物化、刻板、污名女性的点。
比如,津津乐道于女性的年龄和容貌,女朋友永远是对的,婆媳小肚鸡肠、斗得火热,女性陷入恋爱脑,只在意小家庭而无大情怀,更年期妇女脾气暴躁,女领导好像“男人婆”。
节目具有社会文化嵌入性,所以叙事也都有据可依。比如婆媳矛盾。沃尔夫根据对台湾地区的观察,提出了“家内有家”的“子宫家庭”。在传统的父权制社会,家庭是一个个经济合作社,女性婚前与母亲和兄弟姐妹团结一心,婚后则以自己为核心来凝聚丈夫与后代,这种建立在感情和忠诚基础上的女性化的实践性亲属关系或者说后台生活空间,就是子宫家庭。子宫家庭的解释意味着,婆媳贰心是结构性的矛盾。可是我们不要忘了大前提,婆媳矛盾是女性在父权制社会中争夺保障的策略反映,可是节目里演的,是2020年的两个女性,勾心斗角、善于伪装,难道女性的形象就那么无聊么?
再一个,节目里出了好几个孕妇。可是现实中,多少女性因为怀孕生育而被迫辞职或降职?这样的事实,能够在嘻嘻哈哈中消解掉么?
此外,催婚的声音又一次出现。在“为自己而活”成为制度性从众的个体化时代,单身女性难道还没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力么?我们一边赞扬女性的独立,一边流传着女性依附于男性才完整的伦理建构,真是逼得女性“发疯”。
性别刻板印象、性别隔离的社会建制层出不穷,迎合、宣扬落后与陈旧的价值观念,又有什么意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