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虫》:也许只有社会学毕业生,才能拍出这么深刻的电影

北京时间2月10日上午(美国2月9日晚),韩国电影《寄生虫》(Parasite)拿下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奖,成为首部获此殊荣的非英语影片。

除此之外,《寄生虫》还获得最佳原创剧本和最佳国际影片(最佳原最佳外语片),导演奉俊昊获第92届奥斯卡最佳导演。合计《寄生虫》共斩获奥斯卡四项大奖,成最大赢家。这是韩国连续19年选送奥斯卡外语片首次入围首次获奖,也是韩国电影首次获奥斯卡!

《寄生虫》的故事并不复杂。故事讲述了身处底层社会的金家因为破产不得不寄居在半地下室生活,勉强度日。一个偶然的机会,金家的儿子获得了给有钱人家女儿做英文家教的机会,继而把自己的妹妹介绍进来做美术家教,赚取不菲的工资。由于有钱人的“天真单纯”,这对兄妹又通过不道德的手段将原有的司机和女管家替换成自己的父母亲,一家人成功“寄生”在上流家庭。

然后,一场大雨,把影片前半段基泽一家的辛苦成果打成了泡影,也彻底的撕下了影片故意营造给观众的“虚伪的面具”的错觉。

很多时候,电影是人们逃避现实的港湾,但在这部电影中,我们却看到了生活中比残酷更残酷的一面。在大多数描写社会底层人民的电影中,即使主角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人性瑕疵,到最后都能让它们散发一次生命的光彩。但《寄生虫》却没有,从头到尾他为我们展现的都是主角一家作为社会底层人民的“坏”,到最后更是用让人难过的“疼”作为结局。

有人说,《寄生虫》的胜利,并不在于演员们的演绎,而是在于它的剧本。剧本的成功注定了作品的成功。剧本的立意,说故事的手法,让看惯了飙演技和比变态的奥斯卡评委们选择了它。

而之所以能够把片子拍的如此深刻,与该剧的导演奉俊昊自然也分不开关系。

奉俊昊1969年出生于韩国三大城市之一大邱,家庭给了他最早的艺术启蒙。他的父亲奉尚均是一名平面设计师,外公是韩国一位有名的作家。此外,他的哥哥目前是韩国首尔国立大学的一名英国文学教授,姐姐则是一名时装设计师。在一档韩国访谈节目中,他形容童年的自己是一个“怪胎”,并没什么朋友。

熟悉奉俊昊的朋友,经常把他称为“电影社会学家”。但他说:“其实我不懂社会学,我的精力都花在电影上。”

他最早学习的专业是社会学,是韩国延世大学社会学系93届毕业生。在大学里,他组建电影社团,喜好从好莱坞转到台湾新浪潮电影,酷爱《悲情城市》与《童年往事》,从侯孝贤和杨德昌处学到了本土色彩、乡土情结、写实风格,以及对社会的深刻剖析。

奉俊昊的社会学专业背景给他的作品提供了一个很鲜明的维度,那就是社会观察,这一点几乎是他所有电影中都很清晰地展现了出来,就像法国人所说的“作者电影”,一生只拍一部电影,这个“一部”不是数字意义上的一部,而是一生致力于同样的主题的反复表达。

之前我们提到的韩国电影和同名书作《82年生的金智英》作者也是就读于社会学系。也许社会学的专业视角能够为这些艺术家的创作带来更多的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