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的无力与有力:有感于PUA骗局

作者:莫小北

这两天接连看了两则消息:一是那篇引起争议的、被男友精神控制而自杀的大学女生,二是神木因“不是处女”而被殴打致死并分尸的初中女孩。看了新闻后心里沉沉的,想说点什么,又不晓得到底该说什么。

我想这种纠结的心态是来源于知识的无力。我们可以分析PUA的套路,感叹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的缺位,批评“处女情结”背后的男性霸权。那么然后呢?想要借此来启民智,涤民心?

这种立场预设了“我”和“他们”的不同。“他们”成为“他们”,是结构与习性的产物,还是“我”预设、建构、再生产的结果?污名由客观属性和刻板印象的关系所致,反映出主体意欲控制对方、攫取权力、型塑等级的动机:错是“他们”的。

鲍曼说,先有既存,才会有超越,但一旦达到超越,超越不就不再是超越了么?同样,先有“他们”,才有“我”,“我”成为“我”,了解了自己何以为此的缘由,也就消弭了彼此间在道德上的差距。

拆解掉“我”指责、哀叹“他们”的傲慢心态——即使这很隐晦,我们或许可以把知识的动力理解为:人溺己溺,人饥己饥;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这样,“他们”不再是异类,而是与“我”相关的“你”。我知道你有你的制度条件和情境定义,我能理解你的处境、苦恸、选择,“要理解凯撒,不一定要成为凯撒”,但通过知晓你在现实空间中的策略与逻辑,我与你的感受便能相通。

到这里,知识不是角色的面具,不是区隔的符号资本,不是规训他者的理据,而是对“科学与道德之间的张力”的平衡。这,或许就是知识的有力之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