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大学教授写给普通人的社会学入门书

你我都是少了一颗纽扣的米娜,一直在寻找的路上前行

一场认识自己,接纳别人的社会学之旅

我们今天要推荐的书是日本社会学教授山口一男的《少了一颗纽扣的米娜》。

作者:[日] 山口一男

出版社:江西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12月

在一个星球上,每个孩子从出生开始就有一件奇特的衣服。

这件衣服上缝有七颗纽扣,它们分别代表着一种人格特质,而纽扣的颜色、质地则意味着这项特质的性质与强度,它们会随着孩子的成长发生变化,也会伴随这个孩子的一生。

星球上有个女孩名叫米娜,在她出生前夕,母亲因为长期用药水麻痹自己,抵御孤独感,而产生了副作用,使她忘了给米娜缝上第七颗扣子。因为少了这颗纽扣,米娜被身边的人嘲笑、欺负,她无法忍受他们异样的带有一丝同情的眼光,终日生活在孤独与自我否定之中。
这像是一场因果轮回,母亲所逃避的事物,终要由女儿来承受与面对。
有一天米娜听说在远处的岛屿上有个魔法师,拥有神奇的魔力,她猜想他一定能够帮她找回那第七颗纽扣。于是她拼命努力学习航海技术,想要到达那个岛屿。然而当她来到传说中的“迷岛”时她才发现,一场充满奇遇和惊险的旅途才刚刚开始。
为了见到魔法师,她必须利用她的勇气与智慧闯过所有关卡,只要一步走错,就有可能走上通往毒蛇和蝎子栖居的沙漠,走进通往“死亡”的大门,或者迷失在只能“独自旅行”的孤独森林……好在她最终战胜了所有难关。当她从整个探险中走出来后才发现,原来她一直寻找的那颗纽扣,就在她的身上。那是一颗代表着“勇气”的纽扣,只是因为一些人的成见,所以她才没能看到它。
这个故事出自于日本社会学家山口一男的同名作品《少了一颗纽扣的米娜》。整个故事篇幅短小,只有几万字,但却包罗万象,解释了很多至今仍在困扰我们的社会学难题。
作者用童话一样的语言为读者开启了一扇通往社会学的大门。在这扇大门里,我们得以更清晰地了解自我与整个社会。
一、囚徒困境VS公地悲剧
米娜在登上小岛以后,就踏上了寻找魔法师卡兹的旅程。途中她遇见了一对很奇怪的夫妻,他们已经三天没吃饭了,饿得连打水的力气都没有,而家中明明有大量的食材,却谁都不肯做饭。米娜觉得很不解,询问过后才知道,这原来与卡兹有关。
这对夫妻介绍,他们总是因为一点小事吵架,所以去请求卡兹给一些建议。卡兹于是给他们下了一个规定,当他们意见不和时,就必须猜拳来做决定。具体规则是:用“手枪”和“工人”决定胜负,其中“手枪”可以赢“工人”,输的一方要听从赢者的意见。如果双方都出“工人”,双方意见各采纳一半遵照执行,如果都是“手枪”就可以互不理睬,但也不能自行其是。
从理性的角度来看,如果想赢,出“手枪”是最保险的做法,这样简单的道理两个人都能想到,所以每一次猜拳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出了“手枪”,互不妥协,最终导致二人之间的沟通无法进行。而如果他们能够事先约定,两人各退一步,都出“工人”,那么结果就会大不一样。只是可惜,他们都不愿意这样去做,也不肯相信对方会遵守约定。
这种现象在社会学中被定义为“囚徒困境”,用来表示“个人的‘理性选择’无法为社会带来最优的结果”。
“囚徒困境”在社会生活中非常常见,公共设施的“搭便车”现象就是典型表现之一。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本着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原则,我们很难珍惜爱护这些设施,而是最大限度地进行利用。
当这种属于个人行为的“囚徒困境”叠加发生时,就会造成“公地悲剧”,使公共环境遭遇严重的破坏。
近几年,关于“公地悲剧”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共享经济产品”。从本质上来看,共享经济这种模式整合了线下的闲散物品和劳动力,也挖掘和提高了已有事物的剩余价值,对于消费者与经营者来说,是个双赢的举措。 然而这种双赢却没能带来真正意义上的“盈利”。以共享单车为例,共享单车从最初的一家独霸,到后来的“颜色之争”,再到最后惨遭收购,原因之一就是在运营过程中付出了很多“意料之外”的成本,单车被偷走、上私锁、破坏密码锁等行为屡屡发生,维护成本大大增加,进而使这种模式演变成为了经营者的噩梦。
可以说这种理论上如此有发展前景的市场双赢模式,最终却因为“公地悲剧”变得举步维艰。
“共享经济”能否突破固有的发展瓶颈,仍然是很多企业家致力于探索的事情,但如果说“共享经济”最终败在了“公地悲剧”手里,那最应该反思的人,正是我们自己。
二、自我实现预言
美国著名心理学家罗伯特·罗森塔尔曾经做过一个有名的实验。他从一所学校中随机选择了几个学生,并告诉老师,他是利用一种名为“哈佛技能获得变化实验”的方法将他们筛选出来的,筛选的结果证实,这几个学生都是不可多得的天才。不可思议的是,在随后的测试中,这些被随机定义为“天才”的学生,真的取得了相较于他人更优异的成绩。
然而这并不是什么魔术表演,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结果,是因为当教师得知这些学生是天才以后,会在行为上对这些孩子予以“天才”的对待,间接地帮助了他们成长,从而使他们在各项测试中取得较他人更优异的成绩。
这种现象被称为罗森塔尔效应,是一种社会心理效应,指的是“教师对学生的殷切希望能戏剧性地收到预期效果”的现象。而这正是自我实现预言的典型证明。
书中自我实现预言这个概念出现在哲学村的会议中。为了闯关见到卡兹,米娜参加了哲学村会议,并被要求在会上提出有建设性的意见。会上,莫顿先生讲述了一段“艾特和榔桔种子”的故事。大致意思是说,在一个村子里,村民每年都要向仓库上缴榔桔种子,以确保明年还能吃到美味的榔桔面包。有一年他们得罪了预言家艾特,艾特于是预言到第二年时这个村子的人将无法吃到榔桔面包。村子里的人十分害怕,以为第二年一定会发生灾害天气,导致颗粒无收,所以他们索性不再向仓库缴纳种子,而是“及时行乐”,吃光了全部的榔桔。戏剧性的事件就这样发生了,直到第二年,当他们发现原来并没有什么所谓的灾难天气出现时,他们却依然无法吃到榔桔面包了。
自我实现预言可以简单地理解为一种“因为有了某种预言而大大加大了某件事情的发生概率”的现象。这种社会心理理论在生活中非常常见,但它最为常见的是一些在负面事件上的应用。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过度担心某件事情的发生,并提前采取了降低成本的措施,就可能导致这件事真的发生。
比如加里·贝克尔在其著作《家庭论》一书中曾经提到,如果一对夫妻为了降低离婚成本,决定不生小孩或者不发生财务纠葛,那么他们实际离婚的概率就会大大增加。
自我实现预言其实是一种自我塑造的行为模式,无论我们的预期是好是坏,我们都有可能在潜意识中将自我行为塑造得与预期更加相符。因此与其去相信那些即将发生的坏事,不如转而相信,好事正在发生。
三、自我认同
《少了一颗纽扣的米娜》其核心是一个包裹在种种社会困境之下的关于“自我认同”的故事。
米娜原本是一个非常优秀甚至可以说“完美”的孩子,但因为她少了一颗纽扣,看似与身边的孩子不同,遭遇了嫌弃和嘲笑,于是产生了很强的负面情绪,感觉十分孤独。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决心要找回那颗纽扣,踏上了探险之旅。而当她的探险之旅走到尽头时,卡兹却告诉她,其实她并没有少什么纽扣,那颗纽扣一直都在她的身上,那是一颗代表着“勇气”的纽扣,它不仅一直在她的身上,还如钻石般闪亮。
直到那时米娜才知道,人们之所以看不见她的那颗纽扣,是因为他们都在用他们的视角来看待米娜,来理解那颗纽扣的含义,误认为那是代表“朝气”的纽扣,而米娜缺少的从来不是什么朝气,只是对于自我的认同。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具备什么样的品质,而是在通过他人的评价来认识自己,得到关于自己的反馈。
我们的眼睛就像一面镜子,我们用它来审视别人,也在别人的审视中认识自己,但这种现象是存在一定危险的,当我们将这种自以为是的评价强加给对方,而又偏偏与对方的自我认知发生冲突时,就可能会产生“反向认同”。反向认同指的是“青少年人格发展的一 种偏差倾向。”当家庭、学校和社会为青少年强加某种标准时,就有可能导致他们朝着背离的方向发展。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现象,它已经逐渐成为了青少年犯罪的重要原因之一。
其实要克服这种反向认同并不困难,其中一个重要的方法就是培养社会对于“多样性”的认知。社会之所以缤纷多彩,正是因为每个人生而不同,有自己独特的色彩,
正如卡兹所说的,“每个人都各不相同,这样才好。”
而当我们用整齐划一的标准去看待和规范社会成员,就有可能出现更多的米娜,明明拥有闪闪发光的特质,却无法产生对于自我的认同,无法发挥自我真正的价值。
回到故事之中,小女孩的整个探险际遇其实正如同我们经历的人生,她所遭遇的种种问题:他人的歧视,对自我的怀疑,亲身见证甚至参与囚徒困境,陷入价值观的难题之中……也正是我们当前的社会生活中存在的普遍问题。在这些问题里,并没有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有的是我们如同米娜一样,秉持着勇气与善良,去相信并爱这个世界,去从纷繁复杂的人世里,找寻属于自己的奇迹。